現代選舉的策略計算

你好,歡迎來到 《發現新視界》。

距離年底選舉剩沒幾個日子,各方的選情也日漸白熱化,新聞上成天就是某候選人與某某某的合體,誰誰誰又去拜會某位地方大老、某某某又想拉攏哪個政黨或候選人。
總之,在選情膠著的日子,政治人物顯現出難得的大團結早已是常態,各種合縱連橫策略也儼然是選舉的基本常識,並不需要太過深究、苛責其是非對錯。

但是大家也知道,筆者並不太關心是非對錯之類的大義問題,因為那本來就是會隨著立場不同而改變的事,而且立場也沒有什麼絕對正確或絕對錯誤的分別。這種以是非大義之類的論述,說穿了,除了寫爽自嗨之外,其實也沒有多大的意義。所以今天並不打算像那些社會觀察家或政治評論家一樣,用自己的立場、價值觀來或指責某些策略無恥,或護航某些戰術的凜然,而是單純地從策略的角度分析:

該怎麼評估策略,並做出有效的行動。

 

例如:前幾天 姚文智委員南下找 陳前總統幫忙背書,媒體就立刻跑去詢問早一步下高雄的 柯文哲市長:是不是被 陳前總統拒絕站台了?還是另有考量?

再例如:最近的時代力量也「被放話(個人是覺得那種無人署名的「內部人士」的放話,倒是要謹慎聽之)」説:「要時代力量必須要自己打定主意,不是一邊有台獨、金主的壓力,一邊又要選票;一邊罵柯文哲,一邊又想合作。」

所以我們不妨就以這兩個例子、一本大家應該都沒讀過,卻很熟悉的兵書孫子兵法》,和一個大家最熟悉計謀故事空城計》來說明一些基礎的策略分析。

 

我們先來看看大家學生時期課本裡都有的那則故事《空城計》。

這個故事相信大家都很熟悉,無非就是 司馬懿在意料之外來襲,諸葛亮在手中無兵卒的情況下,兵行險著,故作鎮定地開城迎敵,賭你 司馬懿不敢貿然來犯的智慧表現。
這個故事一方面凸顯了 諸葛亮的臨危不亂,一方面也凸顯了 司馬懿對 諸葛亮的畏懼與謹慎(好啦!我知道有些人會覺得這是膽小XD)。

但要先跟大家釐清一下事實,這其實是《三國演義》裡虛構的故事。
但「空城計」確實有在三國時期發生,但主角並非 諸葛亮與 司馬懿,而是 趙雲曹操。(btw,曹操自己也有用過。)

事情發生在建安24年的「漢水之戰」。當時 曹操大軍剛被 劉備打敗不久,著名的征西將軍 夏侯淵也戰死。所以為了報復 劉備,曹操揮軍南下準備襲擊 劉備在漢水的營地。
劉備在接獲消息後,派遣 黃忠和 趙雲迎敵防禦。而在 曹軍的糧草行經北山下的時候,黃忠率眾前去打劫糧草(因為只要曹軍軍中無糧草,那基本上也就拿下一半的勝利了)。

但是,黃忠到了約定的時候卻還沒回營,當時也沒有手機可以聯繫,所以 趙雲只好率數十輕騎出營接應。但萬萬沒想到,就在 趙雲出去找人的途中,居然衰到碰上了曹操率領的大軍。

換作是一般人,這時候不是投降輸一半,不然就是直接嚇到閃尿了。
但趙子龍不愧一身是膽,直接一個閃現與曹軍發生激戰,且戰且退,最終順利返回本營。

而且趙雲回營後還下令大開營門,偃旗息鼓,在營外埋伏戎弩手,營造一種「剛剛是我故意引誘你過來的,有種你就打進來試試」的氛圍。
多疑的 曹操害怕裡頭有埋伏,於是下令撤軍。
而且,在 曹操撤退時,趙雲還下令擊鼓擊得震天響,並以戎弩射曹軍。
最後反而嚇得曹軍驚慌失措,許多人尿濕了褲子,還紛紛跌倒相互踩踏,多死於漢水之中。

你看,無論是《三國演義》裡的 諸葛亮還是正史裡的 趙雲,是不是都以一種非常漂亮的姿態贏得勝利,為自己在故事裡增添傳奇色彩呢?

但是,從「策略」的角度出發,我們並不能這個看這個故事。

為什麼呢?

這是因為我們在看這個故事的時候,其實都是以「上帝的視角」出發,才會得到這種「運用空城計的人都是天才,敗給空城計的人都很愚蠢」的感想

你看,我們在看這個故事的時候,是不是早已知道了雙方的虛實,知道了「城中其實無兵無將,只是在虛張聲勢」這個實際情況了呢?
但是如果我們回到當時的視角呢?尤其是 司馬懿和 曹操的視角,我們在「未知」的情況下,又該如何做出正確的決策呢?

這就要回到「策略的根本」來回答這個問題了。

 


 

那麼策略的「根本」是什麼?
其實《孫子兵法》裡開宗明義的第一章就是所有策略的「根本」,也就是《始計》篇。

那麼什麼是《始計》呢?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始計》裡的那個「計」字,既然是兵法,那麼講求的當然就是「計謀」啦!而且大家也很熟《孫子兵法》中的一句話:「兵者,詭道也」,所以應該是「計謀」或是「計策」之類的吧!

但其實《始計》的「計」並不是「計謀」的計,而是「計算」的計
雖然「兵者,詭道也」也是出於《始計》篇,但其實《始計》更重要的部分是裡頭的「五事七計」,也就是從天時、地利,和敵我之間的情勢分析與比較。


所以《始計》篇的最後才說:

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吾以此觀之,勝負見矣。

 

那麼我們要怎麼去「計算」出空城計的最佳策略呢?

其實也不難,要戰還是不戰,只要用「樹狀二分法」,看看我們能接受什麼結果就好。

假設1:趙雲設局埋伏。
那麼我 曹操就有兩種選擇:一是「強攻」;二是「撤退」。
而我的「強攻」也有兩種結果:一是「我戰敗,甚至戰死」;
二是「戰勝,攻下一成且俘虜 趙雲」。
而我若撤退,結果就與「我從未在路上遇上 趙雲」一樣,所以趙雲的埋伏失敗,勞師動眾多此一舉,對我而言反而有利。

假設2:趙雲虛張聲勢,城中實無一兵一卒。
那麼我 曹操也有兩種選擇:一是「強攻」;二是「撤退」。
但這次我的「強攻」只有一種結果,就是「戰勝,攻下一城且俘虜 趙雲」。
而「撤退」也只有一種結果,就是「失去一次輕鬆獲勝的機會」,也就是《空城計》這個故事希望大家建立的感想。

如果大家覺得看起來不易理解,可以看一下樹狀圖(好,我知道圖看起來很醜XD):

螢幕快照 2018-09-25 下午5.05.52

 

大家可以看一下這5種結果,思考一下哪一個結果才是最佳選擇?

從結果上來看,雖然「強攻」這個選項有兩個結果都是「戰勝」,甚至還有一個是不費吹灰之力戰勝,但是這個選項並不是最佳選項,因為其中一個結果是「戰敗,甚至戰死」。
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一件事:

在做任何決策之前,請先考慮『最糟糕的結果』,並評估自己到底能否承受這樣的結果?

其實這也是許多人做出錯誤決策的原因,因為「眼前的美好果實」實在太誘人,所以往往會引誘人們選擇那個可能導致最糟結果的選項

反過來看,雖然「撤退」好像什麼都沒有得到,而且還錯失一次輕鬆獲勝的良機,很容易引起人們的抗拒,但其實這才是正確的選項。
別忘了,今天我們在路上遇上 趙雲其實是「意料之外」的事,這次的遭遇戰並不是規劃好的戰鬥,所以進城追擊就存在一定的「風險」。

你看,如果你不在路上遇到 趙雲,你就不會來到城下。因此,按理來說,這很有可能是 趙雲安排的(雖然從結果上來看並不是)。所以我們對於「對方現在在玩什麼把戲其實一無所知」,也就是說「對方為實,我方為虛;我方在明,敵方在暗。」

還記得《始計》的最後一句話嗎?「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
現在這種狀況如果我們貿然進攻,那就是敵方軍情不明的「無算之戰」,從經驗上來說,我方有很大的機率會戰敗,而戰敗的結果又壞到我們無法接受。因此,雖然後來的情況看似可惜,但我們也應該在這次的測驗中繳交「撤退」這個答案。

這也是我想說的第二件事:

無論眼前的利益與誘惑有多大,都別忘了作戰的最終目標,也就是『不忘本謀』。

而且,在策略計算時,也必須考慮『利益與損失到底對不對等』。

你看,你今天就算贏了,其實也不過就是拿下一個 趙雲而已;但如果你輸了,那麼你的天下霸業也就到此結束了。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交換的利弊得失是「完全不對等、不划算」的,所以不該強攻,應該撤退。

 


 

好,有了這些概念之後,我們再回過頭來看前面的兩個問題。

問題一:找 陳前總統對 姚文智與 柯文哲來說是不是個好策略呢?

你看,有許多名嘴或是政治分析師都有這樣的看法,認為上一次 柯文哲之所以能勝選,就是因為民進黨的禮讓。
而這次 姚文智的參選則與柯文哲形成了一種鷸蚌相爭,丁守中得利的態勢。
也因為這樣,有不少人認為民進黨只要能夠穩固基本盤,然後再從 柯文哲那裡喚醒選民的綠色血液,那麼或許還有挑戰 柯文哲的機會。

所以,這次 姚文智南下找來 陳前總統當顧問,希望能夠以此為自己的選情加持,也在媒體上製造一種「柯文哲不被 陳前總統青睞」的氛圍。

但是這樣的想法其實和「在空城計中貿然選擇強攻一樣」,只看到了「可能的好處,卻忘了計算最糟的情況是不是自己能夠接受的」。

在舊有(非藍即綠)的政治思維中,想辦法鞏固自己的基本盤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必要之惡。
因此,找一個完全能夠代表綠色的 陳前總統來背書,好像也是喚醒綠色基本盤回歸的好方法。
而先前因為民進黨禮讓而勝選的 柯文哲,為了鞏固自己宣稱「墨綠」色調,找一個能夠代表綠色的 陳前總統來幫自己加持,好像也是必要的手段。

但是,這就是現代選戰的「致命誘惑」,是一個鮮豔但卻可能有毒的陷阱。

因為從近年來的政黨支持度民調來看,藍綠的基本盤的差異其實不大,而且現在的最大族群其實是顏色不甚明顯的「中間選民」。

20180819-051805_U2764_M444030_5785圖片來源:台灣民意基金會

 

20180819-051805_U2764_M444028_d237圖片來源:台灣民意基金會


所以,在不考慮「這些中間選民其實只是自以為中立理性」的前提下,我們就得仔細審視「找 陳前總統來幫忙背書」這個選項的正確性,也就是「必須思考這個選擇可能導致的最糟結果是什麼?」

雖然找來深綠大老幫自己背書,確實能夠鞏固舊有的基本盤,但同時也會失去意圖脫離藍綠對立的中間選民。

對 姚文智來說,那10%的支持率是否完全覆蓋了民進黨的死忠支持者確實很難說,但可能也是八九不離十。
因此,他這次找來 陳前總統,反而可能是有害(失去想擺脫顏色的中間選民)而無益的(沒有增加到多少深綠選票,因為本來可能就已接近飽和)。

對 柯文哲來說,不找深綠的代表合體,盡量表現自己的「中間路線」,拉攏中間選民,確實是比較正確的策略。

別忘了我們在《為什麼政客的立場會越來越偏激?》中說過:

當勝選者只有一個的時候,選擇中間溫和路線確實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因為勝率較高;

反之,如果勝選者不止一個的時候,選擇極端的路線反而可能是一個勝率較高的好策略。

 

問題二:時代力量與 柯文哲結盟是不是一個好策略呢?

從上述的結論來看,我們就可以來回答:「時代力量是否該與 柯文哲結盟」這個問題了。

從結論上來說,與 柯文哲結盟看似能夠獲得不少好處(例如:曝光率),但是同樣要考慮「最糟糕的情況」。
因為 柯文哲的路線畢竟是「兩岸一家親」的不獨不統中間路線,但這個中間路線卻明顯與時代力量的台獨(甚至是「急獨」)路線有矛盾。
因此,雖然結盟能夠獲得曝光率,但也同時會流失一定程度的台獨派票源,這對勝選者不止一位的市議員選舉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結盟」反而可能是一個得不償失的策略。

當然啦!台獨立場本來就存在許多分歧,例如在速度上有:公投急獨派、穩健緩獨派的差異;在國名上有:中華民國獨立、台灣獨立的差異;在主權上有:屬於中華民國、台灣獨立建國的差異……等。所以就算一開始因為「反對統一」而聚集在一起,但是等到時機成熟(聲勢壯大、民眾態度固定之後),因為內部差異而分裂也是可以預料的事。因此到了那時候,選民意識型態的分布狀況也就需要重新計算,才能夠以計算結果做下一輪的決策。

政治的型態與選民的版圖其實是隨時都在成長變化的,所以用基本盤,而且還是「萬年不變的基本盤」來制定選戰策略其實是相當不智且危險的,因為還是那句話:「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

最後,請大家記得不要只看到眼前可能的利益有多可口,還要考慮到當事情不如預期,走向負面效果的時候,「糟糕的下場」和「可能的利益」到底對不對等?自己是否能夠承受那最糟的「下場」?如果不能承受,那麼無論利益有多大、多有可能,都不該選擇。

以上就是這次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