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黑人經濟學家會反對「最低工資法」?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今天要跟大家介紹一位黑人經濟學家,喬治·梅森大學的經濟學教授 瓦爾特·威廉斯(Walter E. Williams和他在1987年出版的一本名為《南非的反資本主義之戰(South Africas War against Capitalism》的著作內容。

先簡單跟你介紹一下這位 威廉斯教授。

他在年輕的時候是一位「標準的憤青」,因為他是一個黑人嘛!所以就覺得社會上總是存在這樣、那樣、各式各樣對黑人的「歧視」、「壓榨」與「不公平」!

認為白人總是處心積慮、想方設法地想要欺負黑人、壓榨黑人、剝削黑人,所以十分積極地參與各種黑人的抗議、示威活動。

你看,年輕時候的 威廉斯教授是不是和時下的社運份子、憤青、覺青們有著相似的背影呢?

直到遇到了他日後時常提到的恩師,也就是著名的經濟學家 阿門·阿爾奇安(Armen Alchian,用經濟學的思維徹底地改變了 威廉斯教授的憤青本色。

從此之後,威廉斯教授就不遺餘力地推廣各種「經濟學思維」,苦口婆心地向大家展示經濟學的好處與洞見,告訴大家激情、善意、熱血固然很好,但是經濟學卻可以帶領我們走得更遠、更長,避免更多更糟的錯誤。

其中一件,就是一反黑人常識地在報章雜誌上大力批評「美國的最低工資法」

 

如果你是個黑人,你看到這種反對自己的權益獲得提升與保障的言論,你會怎麼批判 威廉斯教授?

你一定會罵他「是叛徒!是資本家的走狗!一定是收了什麼好處,才會背叛自己的階級說出這種狗屁不通的話!」對不對?

那他是怎麼說的呢?

他說,「最低工資法」表面上是在幫助黑人、幫助弱勢、幫助年輕人,但是實際上卻是一套事與願違,會反過來傷害它想保護的對象的「惡法」

那麼,為什麼「人們普遍會支持『最低工資』呢?」

一來是因為「社會的人口結構以『勞工』佔大多數」;
二來是因為「這些勞工普遍不懂經濟學,也不夠深謀遠慮」;
三來是因為「這符合人們自我實現的『良善願望』」。

大多數的人都以為「資方都是強勢的一方」,所以如果沒有法律來加以約束的話,資方就可以愛給勞工多少薪水,就給勞工多少薪水。

但實際上呢?事實真的是這麼一回事嗎?

當然不是!

如果事實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市場上的所有人不都該領到一樣的薪水了嗎?
為什麼會有人高出最低基本工資那麼多?

原因很簡單,因為如果只付那一點薪水(最低薪資),他們就會找不到人。

你看,「低薪」與「加班」是現有的實際狀況,但如果我們將它們視為「果」的話,那麼「因」是什麼呢?

是資本家的貪婪與剝削嗎?確實,這是一種「很合乎直覺」的觀點。而且,這個社會上也確實存在著這種無良的資本家。

但如果資本家全部都是這樣的話,如果資本家真的那麼唯利是圖,那麼我們又要如何解釋「為何年終獎金是年年不一樣?而且家家不一致?」

如果按照「資本家都是絕對貪婪」的前提出發的話,那他們應該是「賺再多也不分你」,永遠只給你一筆萬年不變的薪資,他們應該要只給你最低薪資才對啊!那又為何要給你年終?為何要給你分紅?為何還會幫你加薪?這不就跟「資本家都是絕對貪婪」這個前提相矛盾了嗎?

根據邏輯歸謬法,當一個前提導出矛盾結論時,那就代表「這個前提是錯的」!
起碼作為「全稱語句」的部份是錯的!但法令的規範卻是具有「全稱」特性的,這不是削足適履嗎?

當然,你會說:「但是很多臨時工、便利商店店員、實習生的薪水普遍都很低啊!那他們怎麼生活?」

他們的薪水之所以會低,是因為兩個原因:

一、他們的「被取代性」很高
你不做,那就換別人來做。換句話說,他們在這個產業、公司的「工作價值」其實並不高;

二、因為他們的「價值」不高,所以流動性反而變高了
因為流動性變高了,所以相對來說,他們的培訓成本就變高了。你想,如果一個新人要培訓三個月,結果他第二個月就離職,那麼他造成的麻煩,是不是就比貢獻要大了呢?

換句話說,這些人在市場上是「非稀缺資源」,他們很有可能只能拿到最低工資,甚至「找不到工作」。所以非但是「非稀缺資源」,還可能是「過剩資源」。

為何會「過剩」?就是因為「人為的拉抬」。
人們硬是將價格提高到超過本身價值的位置,所以這種資源很自然的就會被市場拒絕,因而滯銷。

有了上面這些前提之後,我們再來看看「最低工資法」為什麼會是一套「惡法」。

首先,「最低工資」會導致「失業率上升」

你看,當「最低工資」宣布上升的時候,獲利的人是誰?是那些「已經受僱」的族群。
資方因為法律規定,所以只能多付一些錢給他們。

但你要知道,人是有「需求彈性」的,是「有對策」的,企業也是。
所以時間一長,如果買機器設備顯得更划算的話,那麼資方就會大量裁撤員工,改以機器勞力代之。

其次,你以為支持「最低工資」的只是一群「充滿善意,卻沒有經濟學常識的族群」而已嗎?
如果你這麼想的話,那就太天真了!

威廉斯教授在其著作《南非的反資本主義之戰》中提到一件很有趣的見聞,他說:「最希望通過『最低工資法』的族群,正是那些『希望透過提高競爭成本,來打擊對手的人』。也就是「因為『最低工資』而獲益的資方。

這可能有點反常識,按理說,「最低工資」的獲益方不是勞方嗎(當然,前面已經說明了,這其實「對勞方有害」)?現在怎麼又會對「資方」有益了呢?

但你看,公司有大有小,資本也是有大有小。
所以當最低工資上升了之後,最先倒下的是誰?

當然就是那些資本不夠雄厚的中小企業
中小企業根本承受不住這種「競爭成本」,所以更多的「大公司」、「大財團」反而會因此獲益。

所以,如果我們真的將「最低工資」逐步拉高的話,那會造成什麼結果呢?

a因為競爭成本(要付的薪水變多了)逐漸提升,所以體質不好的中小企業將紛紛倒閉,社會失業率提升

b原先可以聘請兩名薪資1萬塊的員工才能處理的工作量,在最低薪資調漲到1.5萬時,就只能聘一名員工來做兩個人的工作(因為只有兩萬的預算)

特別是結果(b),最低薪資的提升不但會造成市場釋出的工作崗位減少(從兩個變成一個),造成失業率上升,而且還會反過來創造「血汗工廠」的條件,接著就是一系列的「惡性循環」。

然後,如果社會上的多數人沒有想過這背後的邏輯,又反過來要求「再提高最低薪資」的話,那麼「失業率」就會再提高,「勞方就會更血汗」,惡性循環的程度會更加嚴重

而且我們還可以進一步問下去:「怎樣才算是『適當』的最低薪資?

假設一個月2.5萬,這樣是太低還是太高?在台北生活和在台東生活是否一樣?
假設我們把最低薪資一次漲成兩倍,讓大家一個月5萬(另一個問題是:5萬夠嗎?5萬不夠,那10萬夠嗎?),那除了數字增長之外,還有什麼實質上的意義嗎?

因為在薪資齊漲的情況下,物價也會等比例上升啊!
物價也同時飆漲的情況下,提高最低薪資對「生存」其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幫助。

更何況人與人之間的「生存條件」根本就不一樣,有人一個月一萬出頭可以帶兩個孫子;也有人月入十萬卻仍舊負債累累。

再者,如果透過制度的規定而使薪資發生變動,那麼對於一般中小企業、攤販店家,他們可能根本無力去應付這種突如其來、非市場自然運作而增加的成本,所以他們可能會因為請不起人,或是因為根本沒賺頭,甚至賠錢而倒閉。

 

所以在南非,那些清一色由白人組成的工會的工會章程裡就有一條規定,說:「本工會致力於支持政府推行黑人的『最低工資法』保障。

為什麼這些白人工會會這麼做?你以為他們是良心大爆發嗎?當然不是!
他們並不是真的關心黑人、愛黑人,而是要增加黑人的「競爭成本」

如果「最低工資」真的徹底地貫徹實行的話,那麼工作機會就會大量地從黑人手上流回白人手裡,這就叫做「提高對手的『競爭成本』!

最後,「最低工資」還會剝奪「弱勢族群的機會」

前面也說了,當最低工資被拉高了之後,首要的獲益者是「已經受僱」的族群,那麼「未受僱」的族群呢?尤其是那群「永遠在最低工資附近徘徊的弱勢族群呢?」

根據數據統計,在美國還沒實施「最低工資法」以前,黑人的就業率其實是高於白人的

為什麼?

因為白人的家庭通常比較有錢,所以可以讓他們對工作挑三揀四,這個不喜歡、那個不想做。
換句話說,就是「白人負擔得起尋找下一份工作的成本」。

那黑人呢?黑人的家庭環境通常較差,所以不得不「有工作就做」。
也正因為這樣,所以在「最低工資法」實施之前,黑人的就業率其實是比較高的。

那麼實施之後呢?「最低工資的水平逐漸升高」了之後呢?

你猜對了!「黑人的就業率就瞬間下降,變得比白人的就業率要低很多了!
當然,這背後的原因還有對於黑人的歧視,認為他們比較懶惰、能力比較差,花同樣的「最低基本工資」,那店家當然就會請白人來工作,所以「最低工資法」反而直接傷害了它原本想保護的族群。

要知道,人是「生而不平等」的!
每個人的美醜、膚色、高矮胖瘦、才能、智識、受教育程度、智商、情商……等,都是不一樣的。

有些人的「工作價值」如果只值每小時100塊,但你非要把薪資拉到每小時200塊的話,那他自然就會找不到工作。

正因為如此,所以法國的「最低工資法」明文規定「殘疾人士」不適用「最低工資法」。

因為他們明白「人皆生而不平等」的道理,也明白市場的運作規律,知道如果殘疾人士也適用「最低工資法」的話,那他們就根本找不到工作了。

 

我們在討論問題時,應該明確地區分「因」和「果」,大家提出的「善意政策」,表面上是要解決問題,但諷刺的是,這反而是造成這個問題的原因之一。

我們當然可以說出自己認為「應該怎麼做」,但我們也必須負責任地用這種「應然」來推導可能引發的結果,並看看那樣的結果是不是我們所樂見的。其實,市場有其運作的機制,你可以適度地干預,但真的不要過度干預,尤其是硬性規定一些必須遵守的規範。

造成各種問題的原因其實很多,在不同的情境下,相互作用的比例也很複雜,並不能一概而論。例如:技術的更迭、產業結構的變化、國際環境的變遷……等,都是市場變化的原因,並不是用「因為資本家就是貪婪的、就是想要壓榨勞工」一句話就能解釋所有問題,讓資本家們背這個黑鍋就能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

再者,每個職業的薪資變化是有不同週期與節奏的,有些人賺在前面,但後繼無力;有些人就漲得少,但基本上也不太會跌;有些人是先跌,然後才迎頭趕上。

但「最低工資」的法律制度,對民眾來說都是「一旦嚐到甜頭就回不去了」的毒品,而且,從這個脈絡出發,一旦我們過度嚴格限制了資本家資遣員工的權力時,那麼資本家就更加不敢隨意聘請新員工。

於是,在產能需求增加的情況下,舊有員工的加班情況將變得更加嚴重。

而又如果,我們此時再加強限制勞工的工時的話,那麼中小企業的連鎖崩潰也不是不可預見的。

 

人不是等價的,也不是等值的」,如果非要抱持著「人皆生而平等」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並將它稱之為善意的話,那我還是得引用 蕭伯納在《人與超人(Man and Superman》裡的句子提醒你:

所有人都是心懷善意的,但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也是由善意鋪成的。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