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基因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今天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從另一個維度看人類社會」的第一本書自私的基因》。

西方有一句諺語說:「當你手上拿著錘子時,眼前的所有東西看起來都會像釘子。(If all you have is a hammer, everything looks like a nail.

世界上大多事物背後的原因其實都很複雜,有時候只是立場的差異,而不見得有涇渭分明的對錯。所以,如果我們只單純以一種角度思考去思考事情的本質,那麽得到的結論就必然會非常狹隘。

因此,透過廣泛的閱讀、跨領域的學習,並擷取各領域不同的傑出思想和方法,來建立淵博的學識,形成多元的思維模型,或許會有助於我們更加貼近真實的世界,而不是囿於自己的偏見。

所以今天我們就要從「演化」的維度來為大家介紹這本「生物學」的經典之作《自私的基因》。

本書的作者是牛津大學的教授 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新達爾文主義的代表人物、著名的演化生物學家、科普作家,同時也是「新無神論四騎士」之一。

而這本《自私的基因》是 道金斯在1976年的著作,距今已逾四十載,但書中提出的觀念非但沒有因為科技的進步而過時,反而逐漸在生物學領域,甚至是之外的領域裡發揮力量。尤其在社會學問題上,「基因」觀點讓人們能夠跳脫傳統的道德觀點,改以「演化」的方式來理解人類社會的構成與運作方式

本書的核心思想是達爾文主義的「自然選擇」,也就是大家非常熟悉的那句「優勝劣汰,適者生存」。但以往我們對這句話的暸解都著重在「物種」的層級上,認為競爭發生在兩種環節上,也就是:「個體擇汰」及「群體擇汰」。

個體擇汰」是指「同一個群體內的個體彼此競爭發生的擇汰現象」;
而「群體擇汰」則是指「一個群體和其他群體在競爭、合作時所發生的擇汰現象」。

但是如果我們把自然選擇的尺度放在「物種」上時,就會發現一些不太合理的情況。

例如:當羚羊發現有獅子靠近時,會不斷地在原地彈跳,而且會盡量跳得很高。
而沒有發現獅子靠近的羚羊群在看到同伴不斷原地彈跳後,就知道「獵食者來了!我們要趕快逃跑!」

你看,發現危機的羚羊這種「原地彈跳」的行為看起來是不是很偉大?
因為牠們這樣高調的彈跳不只有同伴會看到,同時也會引起獵食者們的注意,有可能會讓自己身陷險境。所以人們往往都會把羚羊這種原地彈跳的行為視為一種高尚、無私的「利他」行動。

但是事情卻沒有這麼簡單。

因為如果一個物種中真的存在著這種「犧牲自己來解救群體」的偉大基因的話,那麼隨著與環境的長時間互動演化之後,這種帶有這種自我犧牲精神基因的個體,因為比不帶有這種基因的個體更容易犧牲,所以能夠產生這種無私特性的「基因」應該要逐漸從一個物種裡頭消失才對,怎麼還會留到現在呢?

所以 道金斯進一步把這種競爭的尺度從「物種」縮小到「基因」的層次上。
認為「是基因造就了我們的身體與心靈,而我們所有的行動則是為了把這些基因流傳下去。

換句話說,無論是自私的行為,還是利他的行為,其實都只是基因為了延續下去所反映出來的行動,為的就是能夠傳遞基因。所以,作者才把這個概念稱作「自私的基因」。

以上面羚羊的例子來說,羚羊的原地彈跳並不是為了警告同伴,而是為了告訴獵食者:「你看!我能跳得很高喔!我能跑得很快喔!我身強體壯,所以你去吃別人吧!」

雖然這聽起來有些滑稽,但在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就是這樣,最後成為獵食者們的盤中飧的,往往都是那些跑不快的老弱婦孺。

正因為原地彈跳其實是為了增加生存機率的「不要吃我宣言」,所以會產生這種行為的基因才能夠延續。至於警告同伴,那只是這個行為的副作用而已,並不是主要目的。只是由於人類太過喜歡「德性」的概念,所以才把無私的德性投射在羚羊身上。

這邊要額外說明一下,道金斯雖然使用「自私」這個字眼,但並不是說基因會有主體意志地來控制我們的行為,而是說基因表現出來的行為「看上去」是自私的

也就是說,在生物體中的基因總會以「對基因的傳播有利」為行動的最高原則,而這些行動並不必然有利於生物體本身。是一種以「基因為中心」的演化觀點,和過往的「基於物種」或「生物個體」的演化觀點有所不同。

關於這個容易使人誤會的形容詞,道金斯在30週年再版序裡也後悔地表示說:「我當初應該聽取 湯姆·馬胥勒(Tom Maschler)的建議,改名叫「永恆的基因(The Immortal Gene」才對。」

好,在初步瞭解了這本書的核心觀念之後,下面我們就透過四個主題來看看「基因」如何在真實世界裡影響物種行為。

 

一、為什麼生物一定會死亡?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物種的生命並不是為了延續物種本身,而是為了延續體內的『各種』基因。」所以,一個基因是否成功,關鍵就在於「基因是否能夠不斷地複製自己,並且一代一代留傳下去。」

打個比方來說,這些不同的基因就像是各種不同的物種,裡頭有好有壞;
而承載著這些基因的生命體就好比是這些物種們生活的世界。

這些基因在生命體內保持著一種既合作又競爭的互動模式,既透過分工來維持生命體的順利運作,但骨子裡仍舊沒有忘記自己最初的使命——複製並傳遞自己」,所以還是會伺機而動,等待恰當的時機爭取體內資源。

但是,大部分新出現的基因其實很難有機會複製自己,它們往往才剛出現沒多久就消失了。
因為這些不成功的基因會導致那些承載它們的生命體早早死去。

對,「癌細胞」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假設現在有兩種基因都會使生物體得到癌症,但是兩種基因產生癌症的時間並不一樣,一個在兩、三歲時發病;另一個在五十幾歲時才發病,那麼哪一種基因才能夠更好地傳遞下去?當然是「越晚導致生物體發病」的基因能夠更順利地傳遞下去。換而言之,前一種基因就是「失敗的基因」,而後一種則是成功的。

因為致死基因如果在生物到達生育年齡前就發病的話,那麼他就沒有任何複製、遺傳給後代的機會;相反的,如果是在已經生育過後代的青壯年之後才發作的話,那就有較高的機率能夠遺傳給後代。

如果這些基因能夠沈得住氣,等到生物體在老年之後才發作,導致生物體死亡的話,那就等於給了生物體足夠長的時間去為這種基因複製、傳遞很多次,所以這種致死基因就有機會不斷地被保存下來。

而在經過漫長的演化歲月後,這些會讓生物體在老年時死去的基因就會不斷累積,而且種類也越來越多,所以生物體最終都必須在衰老之後面對死亡這個結局,無一例外。

 

二、有性生殖如何影響物種的親疏關係?

從生物學的角度上來說,有性生殖對於生物個體而言其實很不划算。
因為生物體必須耗費很大的心力來尋找能夠與之交配的另外一半,而且費盡心力養育的後代也只有一半的基因屬於自己,另外一半繼承的是配偶的血統;甚至還有些物種只有在交配的時候才會結合在一起,等到交配結束,雌性個體就會獨自帶著孩子離開,這就相當於雄性個體在這場繁殖交易上打了白工一樣,雄性個體完全是吃虧的。

人人都愛自己的近親,血緣越接近,愛得就越深,這同樣是由基因決定的,因為血緣越接近,就代表「兩個個體之間的基因越相似」。

但有趣的問題來了,如果說我們的親疏關係純粹是由血緣關係決定的,那麼我們和我們的祖父母、外祖父母之間都是1/4的基因繼承關係,但是為什麼外祖母會比祖母還要更疼愛孫子呢?

這是因為「母親其實會比父親還要更能夠識別後代」。

你看,我們多少都有耳聞過一些「孩子長大了之後才發現不是自己親生的,而是隔壁老王的」的社會異聞。
這是因為孩子是由母親生下來的,所以這個孩子是誰的,只有母親才知道,父親在養育後代這件事情上其實非常容易上當受騙,當一個白做工的現成老爸,這也就是為什麼父親不像母親那樣樂意為子女操勞的緣故。

所以,外祖母會比祖母更能夠識別誰是他的外孫,因為她生下女兒,而女兒又生下外孫,所以在親屬關係上清清楚楚;
但祖母生下兒子,而兒子不能夠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是外孫的老爸,所以在親疏之愛上,就不如外祖母那麼疼愛孫子。

除此之外,從有性生殖角度來看,母親之所以會偏愛最小的孩子也有合理的解釋。
因為「偏心」其實就是一種母親在子女身上投資時,對於資源分配的不平均。

任何一個母體在一生中所能夠給予子女的資源總量是固定的,所以在養育不同的後代時就必須有所取捨,這就叫做親代投資」。

親代投資」是指親代為增加後代生存的機會(並讓其成功繁殖),會犧牲現存後代的福祉、親代的未來生殖能力和輔助家族的適應性等能力。
白話一點來說就是「當小兒子出生之後,大兒子就會被晾在旁邊;爸爸晚上也不用想要交配;平常媽媽負責的工作現在全部轉移到其他人身上,因為眼下媽媽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哺育小兒子」。

兩者的對比下,雄性的親代投資就只是為了能夠交配而努力;
而雌性的親代投資則要交配、懷胎和生產。
因此,雌性物種的投資程度遠高於雄性,因此,在擇偶和照顧子代的投資也會有所區別

以人類為例,一名人類男性可以讓任何具有生育能力的女性懷孕,生出大量孩子;
但人類女性通常九個月才能生一個孩子,這種懷孕的長度就限制了她可能生產的孩子數量。
所以,女性在選擇適應度最高、基因良好的男性上會更用心,因為她們投資量比男性還大,因此也導致男性之間的競爭變得更劇烈

哺乳動物一般都會在幼體學會覓食之後斷奶,這樣母體才能夠把有限的生育資源留給未來的子女。但是,假如某個母體已經確定自己正在哺育最後一個孩子(雌性個體會絕經),那麼她就不需要再節約,可以傾注全部的資源在最小的孩子身上,甚至可以一直餵奶到孩子成年為止。這就是為什麼母親往往會偏心最小的兒子、女兒的原因。

你看,如果我們從物種或是生物個體的角度來看自然選擇的話,那我們就很難解釋為什麼會出現有性生殖,因為這實在太不划算了。但是如果從更小的「基因」尺度來審視自然選擇的話,這件事就變得不那麼奇怪了。

因為任何物種也好,個體也好,都只是為了承載與傳遞基因而存在,而不是基因為了我們存在

每一種物種都擁有很多種的基因,而且每個基因也都具有自己的功能。
而這些基因的其中一個基因的主要功能就是「控制我們的有性生殖」。

我們之所以會採取有性生殖的方式來生產後代,就是因為這個基因自私地操控了其他的全部基因,強迫其他基因必須要配對與交換。

 

三、基因如何影響我們的競爭?

道金斯提到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演化穩定策略(Evolutionary Stable Strategy,縮寫為ESS」,意思是指:大部分族群成員所選擇的、無可替代的最佳策略

例如:一個群體中「鷹派(激進派)」和「鴿派(保守派)」的競爭策略。
鴿派面對敵人時會假裝恐嚇一番,但卻從不傷害別人,而且遇到鷹派攻擊時會迅速逃走,所以不會受到傷害;
反觀鷹派則恰好相反,鷹派會猛烈爭鬥,絕不退縮,只有在受重傷時才會勉為其難地撤退。

如果一個群體中全是鴿派,這時只要出現一個鷹派,那麼突然出現的鷹派就會成為絕對贏家,獲得最大利益,所以這時候有利於鷹派的基因將快速散播到族群中;

反之如果一個群體中都是鷹派,彼此互相嚴重傷害,這時候出現一個明哲保身的鴿派,那他就是唯一不會受傷的個體,因此能成為收穫最大的個體,這時候就有利於鴿派的基因散播到族群中。

鷹派成為多數後,鴿派基因就獲得好處,且增加數量,直到鷹派基因再次茂盛起來,接著又繼續循環下去。然而變動並不一定是持續不休的,通常會有一個穩定的比例,如果某方的數量開始上揚,自然選擇就會使得另一方獲得好處,不久之後比例又會回到穩定狀態。

ESS 的概念幾乎適用於任何有利益衝突的地方,像是人類中愛情騙子的比例也可以用 ESS 來解釋。

若是雄性個體在每次都在交配之後就離開,那無形中會使得多數的雄性個體採取這種策略來增加自己繁衍後代的機率,雄性個體可以將照顧下一代的精力拿去追求下一個雌性個體。

但這種做法也使得這個物種裡被雄性遺棄的雌性都要自己撫養幼兒(也就是單親媽媽的概念),幼兒在缺少父親照料下容易成為弱勢,幼兒的生存機率因而降低,因此愛情騙子的基因就不會無限制地散播到整個族群裡。

同時,雌性個體也會開始嚴加篩選自己的對象,以避免遇上愛情騙子,這時候老實人就得到了戰略上的優勢,老實人基因變得更容易散播下去,達到一種平衡。所以說純情的回收業者也是有市場的

ESS 不僅是和個體自身有關,也和其他個體的策略有關,簡單來說,我們可以把 ESS 看成是一場超長時間的超大型重複賽局。

 

四、我們能夠反抗基因賦與我們的天性嗎?

這種基因中心論把我們的身體看成是一部生存機器,但是這部生存機器和人造機器之間的最大差異,就是我們這部生存機器擁有「自我意識」,可以自己去思考和決定,不必等候中央控制系統發號司令。

基因控制我們的方法,其實就很像工程師編寫程式,DNA透過蛋白質的合成來控制我們的天性。當我們還在胚胎的時候,基因就已經在身體裡建構了一個能夠快速做出反應的計算系統,並且寫好了所有行為程序。

但是天有不測風雲,這個原本應該完美無缺的程序卻忽然發生了質變,使我們產生了「主觀意識」的奇特能力。

而當這部生存機器產生了意料之外的「意識」,那就表示生存機器從基因那裡獲得了解放,變成有執行能力的決策者,擁有能不服從,甚至反抗基因的能力,主宰自己的生命。

例如:基因希望我們能夠盡量多生孩子,好讓更多的基因能夠被傳遞下去。
但是我們的理智則告訴我們要計劃生育,一對夫妻最好就只生兩個孩子,給世界留下更大更自由的空間;
甚至是在考慮自身與環境的關係之後,或是只想和伴侶享受兩人世界而選擇不生孩子。

要想建立一個合作無私、慷慨大度的社會,那就不能指望僅靠我們的天性與本能就能夠達成,而是必須透過教育把無私精神與利他主義灌溉到人們的腦中去

雖然我們生來自私,但是透過瞭解在背後控制我們的自私基因的居心何在,那我們就有可能去打亂它們的自私計畫。人類在演化過程中的偉大成就,就在於人類發展出了「自我意志」,可以獨立思考,能夠對抗自私的基因,為人類群體與個體本身謀求更大的幸福,這也是其他物種未能做到的。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