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身份地位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今天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如何活出自己」的第一本書 ——《我愛身份地位》。

每個成人的人生可說都是以兩種愛為主軸。

第一種愛──「對兩性之愛的追求」,公開,而且廣為流傳;
第二種愛──「對身分地位的追求」,私密,而且過程充滿羞辱。
然而,我們對於第二種愛的強度卻毫不遜於第一種。

身為一個忙碌的現代人,我們無時無刻都在和「身份」這件事打交道。
身份代表著你在人群中的相對位置,代表了你在社會中、在他人眼裡的價值
換句話說,在現代社會裡,你的價值並不是自己認為自己有什麼價值,而是透過與他人之間的攀比而得到的結果。只要你還沒達到隨遇而安、無欲無求的超然境界,那麼你或多或少都會感受到「身份帶來的焦慮」:

顧慮別人如何看待自己,顧慮自己在別人眼中究竟是成功還是失敗。
而依附權貴、鑽營投機、為了妝點門面而過度消費,都是典型的症狀,造成人們晚上輾轉難眠。

你看,書店的暢銷書架上永遠擺著兩類書,一種是「成功學」的書。
例如:《有錢人和你想的不一樣》、《川普的成功學……等;

另一類是「心靈雞湯」的書。
例如:《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等。

這類書籍之所以會暢銷,並不是因為裡頭說了什麼大家從未聽聞的深刻道理,說白了就只是因為這類書「抓住了現代人焦慮」的精髓而已,內容幾乎都是任何文筆稍好的國中生就能寫出來的文章。

那麼人們為什麼會對身份感到焦慮?為什麼人們會有越來越焦慮的傾向?我們該如何緩解這種焦慮?這就是今天這本書所要討論的內容。

本書的作者是著名的英倫才子 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畢業於劍橋大學歷史系,而後又在哈佛大學研讀哲學,擅長用哲學的視角來解讀日常生活。他才氣橫溢,文章智趣兼備,在書寫主題上也力求變化。著作包括了小說《我談的那場戀愛》《愛上浪漫》《吻了再說》,以及非小說《擁抱似水年華》《哲學的慰藉》《旅行的藝術》……等。


首先,我們必須先給「身份焦慮」下一個定義,同時釐清導致我們焦慮的原因。
「身份的焦慮」是不是歷史的常態?還是到了近現代社會才日益嚴重?

其次,我們不妨走進歷史,看看面對這種身份焦慮,人們都做過什麼樣的努力來獲得解脫?而我們又可以從中獲得什麼樣的啟發?

下面我們就把書中的內容整理成四個部分來為大家解說。

 

 

一、身份的焦慮是什麼?

作者認為,身份就是:「你在他人眼中的價值與重要性」。

這裡的價值與重要性是比較抽象的概念,但是在實際生活中,我們遇到的身份焦慮其實都非常具體。例如:事業、成就、財富……等。

舉一些實際的例子來說,當你去參加同學會的時候,大家的第一句話雖然都是「好久不見,你最近過得怎麼樣?」,但第二三句話就不外乎「你現在做什麼工作?」之類的問題;或是去參加聯誼,才剛覺得相談甚歡,對方就開始旁敲側擊你的收入、工作、有沒有車、是租房還是買房?
當然,還有每年過年回鄉團聚時,總不免要被問到的那些問題:什麼時候要結婚?薪水多少?小孩成績好不好?

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讓我們焦慮的問題,為何往往都是以『物質』的形式表現呢?」
比方說:你開什麼車、戴什麼錶、穿什麼牌子的衣服、年薪多少、小孩讀哪間學校……等。
人與人之間的比較造成了現代人的焦慮,而這比較的標準卻是以膚淺的「物質」方式呈現,這又是為什麼呢?

作者認為,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之所以會格外在乎「物質生活」,其實並不是因為我們「真的想要那樣東西」我們期望的是那些物質能夠帶給我們的「情感反饋」

因為世人對我們的關愛取決於我們的社會地位,所以只好透過能在社會地位上呈現價值的「物質」來換取他人的關愛。

想像一下,如果現在世界上只剩下你一個人,那麼你手上戴著什麼樣的珠寶、名錶,住什麼樣的豪宅、開什麼樣的跑車還有什麼意義呢?
說穿了,你對於某些物質的追求,並不是因為你真的喜歡那個東西,而是因為你察覺到「這些東西的背後能帶來什麼樣的情感反饋」,例如:羨慕、嫉妒。

人類是群居的生物,所以我們的價值是高還是低,很大程度上都是透過「人與人之間的比較」而來的。

如果你只是小康,那麼你肯定不會跟那些世界級的超級富豪相比較,但是跟街頭的流浪漢比較也沒什麼意義。所以你只會拿自己和「差不多的人」比較,因為這種比較才能給你一點真實感。
而且,流浪漢對你的羨慕(假如他們真的會的話)對你也完全沒有意義,因為你的朋友、同事和熟人才是和你朝夕相對的人,他們對你的態度(也就是情感反饋)才會真正地影響你的生活。

唯有當你從和身邊人的比較中發現「自己擁有的比別人多(比年薪、比車、比房、比小孩成績)」,或是「得到他人的積極評價(他人的羨慕,甚至是臉書的按讚數)」,才會獲得「身份帶來的快感」。

這種身份焦慮並不是哪些階層的通病,就連那些世界級的超級富豪也深受身份焦慮的困擾,而且可能比我們還要嚴重。因為對他們而言,自己的價值是無時無刻曝光在所有人面前的,只要稍微退步一點,原來的鮮花和掌聲就立刻變成了質疑與嘲笑,因此受到的打擊也就更重。

因此,在現代這個社會中,無論身處什麼樣的社會地位,身份的焦慮都像把刀一樣,架在每個人的脖子上,讓人喘不過氣來。

#題外話:有興趣的人可以觀賞美劇《黑鏡》的第三季第一集《急轉直下》。

這邊總結一下,我們之所以會那麼汲汲營營於追求那些空虛的外在物質,就是希望透過外在物質來形塑我們的身份;而我們之所以想要形塑我們的身份,就是因為我們想在人與人之間的比較中肯定自我的存在價值;而我們之所以會那麼想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背後的根本原因就是「被愛的渴望」

我們總希望自己能夠得到他人的情感關注,無論那份情感的真實樣貌是關愛、羨慕還是嫉妒都無所謂。總之,那是我們在他人眼裡存在的證明,是被他人肯定的絕佳證據。



二、為什麼我們越來越焦慮?

你有沒有發現,比起我們的父執輩,我們的焦慮感似乎比他們還要來得更嚴重了?
這是因為現代人的身份比過去更容易改變。

我們回過頭來看歷史,雖然古代中國和第一次工業革命前的西歐都屬於封建社會,但是改變身份的難度其實是不一樣的。

古代中國出現了科舉制度,讓很多中下階層出身的孩子能夠透過讀書來實現向上的階級流動。
但古代歐洲普遍是小規模自治,缺少像古代中國那樣的中央集權政府。而且教會的權力凌駕在王權之上,各種客觀條件都限制了古代歐洲無法出現能夠改變身份的階級流動制度,流動性非常小,貴族與農民的身份幾乎是天生決定的,由你的父母和你的祖輩決定,和個人沒什麼太大的關係。

因此,上流階級的人並不會擔心自己會跌入谷底,成為身份低的農民或貧民;而身分低的農民也不會奢求自己有朝一日能夠一飛沖天,麻雀變鳳凰。
這個時期,農民們身份雖低,但並不會因此受到額外的歧視,因為那就是一個命定和種姓的年代,多數人都沒有改變身份的動力,各個階層都安於現狀。

但隨著幾次的工業革命,資產階級興起,貴族階級沒落,多數的農民遷徙到了城鎮裡,改行當起各種工匠。於是「對財富的追求」逐漸成為了人們努力的目標,人們逐漸相信這種追求才是社會進步的動力。

尤其是在封建社會被推翻之後,人們逐漸走向崇尚菁英的社會。
這種社會提倡「改變命運,讓有能力的人出頭天」。

崇尚菁英的社會認為:

有能力的人就會進入上流階層;沒能力或懶惰的人會掉到社會的底層。
換而言之,你的身份地位就是你能力的象徵。

這種菁英社會給人們灌輸了一種觀念,就是:

如果你窮,那就一定是因為你不夠努力!
如果你窮,那就意味著你過往的人生都是失敗的!
你過去的所作所為都是沒有價值的!

我們所處的社會告訴我們人人平等、告訴我們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各種成功人士的個案,提高了這個社會對每個人的期望,以及自身對自己的期待。
所以,當失敗發生時,就代表我們不夠努力。

但事實上,我們忽略了每個人的特質、世間環境的不確定性,以及運氣……等各種影響我們成功與失敗的原因,彷彿一切都是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這樣的觀念讓社會變得更崇尚富人與物質,對窮人造成了各種環境壓力。
可以說,在一個身份越容易改變的社會裡,這種身份的焦慮感就會越容易產生。

entre-nosotras-tendre-cambios-de-humor2

追根究底,這種社會觀念的變化改變我們塑造身份與自我認同的途徑。
當我們成功時,我們便會透過物質來張揚我們的身份已經與眾不同了;
換而言之,當我們買不起那些物質時,就等同於給過去的人生打了一個大叉叉,給了自尊一個否定的評價。



三、現代社會中,人們的自尊受到了哪些因素影響?

19世紀末,美國的心理學家 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曾提出一個著名的「自尊公式」,能夠概括崇尚菁英的社會中,人們的普遍心態:

自尊 = 實際成就 / 個人期望

也就是說,可見成就越小,但期望越大,那麼自尊心就越低,內心就越受挫,因此也就越焦慮;
反之,如果成就越大,但期望越低,那麼自尊就會越高,感受也會相對良好。

由這個公式我們可以獲得兩種提高自尊的方法:1、增加成就;2、降低期望

但很明顯的,在一個「提倡努力」的社會裡,只有前者(增加成就)是被鼓勵的。

而且,除了「成就/期望」對我們造成直接的影響外,現代的「大眾媒體」其實也不斷在我們的焦慮上提油澆火。

因為現代的大眾媒體總是不斷地引導人們「應該提高自己的期望」,告訴我們:「你的心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寬」,不斷地強調「只要你肯努力,你其實可以成為任何人」。

而且,操縱媒體的行銷人員還不斷地把自己的產品塑造成一種「高端消費者們用來彰顯自己身份的一種工具」,希望藉此來引導消費者們往更高的身份邁進,並對自家的產品產生渴望。

例如:找來國際明星代言產品,讓你覺得擁有這項產品就能更接近這些高端人群;
或是塑造某些商品的特殊形象,比方說穿上什麼衣服、開什麼車,就代表與眾不同、獨立精神和品味。

但全球有70幾億人口,和你穿一樣的衣服、褲子,開一樣的車的人有多少?哪來的與眾不同?哪來的品味和獨立精神?其實那不過就是商人們操弄的行銷語言罷了!而會上這種「獨立精神」和「品味」的當的人,多半是那些毫無品味,也毫無獨立精神的一群。因為說穿了,這群人只不過是因為自我的認同焦慮,所以隨意找了個牆頭依靠而已

因為商業的本質就是:「創造問題,並且銷售這個問題的解答。」

而問題的本質,往往就是人們的「恐懼」:害怕自己無法融入社群、害怕沒有競爭力、害怕在他人眼中沒有價值……等。所以,只要能消除這份恐懼,人們就會樂於支付代價。

同時,當所有聲音都告訴你:「你的付出與努力決定了你的自尊」時,那就意味著我們們個人就都得卯足全力向前衝刺不可了。

其實成事不成事,背後有努力因素,也有運氣因素。
但現在全都歸因到了「努力」之上,那我們的焦慮和壓力能不大嗎?



四、有哪些緩解身份焦慮的方法?

作者從幾個方面來給現代人一些消除焦慮的建議,分別是:哲學、宗教、異類、藝術、文學和旅遊。


1
、從哲學的角度出發,我們可以用「理性」來為自尊把關。

意思是說,當有人批判我們「沒有價值」的時候,我們可以透過理性來對這個評論做出判斷。
如果這個判斷為真,那我們就改變自己的處事方針;但如果這個判斷為假,那就不要理會評論,過你自己想過的生活。

那麼,如果我們改變了自己,但社會還是不願意接納我們,認為我們就是個不堪用的廢物時,又該怎麼辦呢?

哲學家們又提出了另外一個思路「理性遁世」,也就是「避免與世俗交往」。

「理性遁世主義」最著名的哲學家就是叔本華。他認為「所謂的人生,不過就是一齣點綴著幾個笑料的漫長悲劇」。因此,他建議年輕人應該要享受孤獨」,不必汲汲營營於他人的認可,因為那只會讓人生的悲劇顯得更為可笑

但這種觀點並不是要我們完全斷絕與社會的聯繫,而是建議人們要「避開來自外界聲音的侵擾,遵循著內心深處的想法和良知」來行事。

 

2、另一個緩解身份焦慮的方法其實歷史悠久,那就是「宗教」。

在西方社會中,雖然農民們知道現實中的貴族是自己所無法企及與奢求的,但按照基督教的觀點,無論你是農民還是貴族,當你死了之後,都會以平等的身份站在上帝面前,兩者之間並沒有階級的差別,只有靈魂是否高尚的區別,和俗世中的身份無關。因此,在這種宗教觀與社會環境下,人們就只是安份守己地等待蒙見上帝的那一刻到來,並不會對自己的身份感到焦慮或不安。

 

3、到了19世紀,又出現了另一種緩解身份焦慮的新方法,這種方法是一種生活方式,也就是「波希米亞文化」。

「波希米亞」這個詞原來是指那些放蕩不羈的吉普賽人,後來被用來指涉一些異類。
這些異類「反抗傳統、不照社會主流的標準生活、不關心物質的價格,只在乎藝術和情感」。

他們認為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事情並不是積累財富和提升自己的身份地位,而是「成為一個人」。而作為一個人,就應該好好地去感受和認識世界。

他們同時也拒絕接受在菁英社會裡對於「失敗」的主流定義。認為外在的地位、身份、房屋、薪水,吃什麼美食,穿什麼錦衣都不重要,因為那並不能用來判斷一個人是否成功。無論社會怎麼看他們,他們都能看到自身的價值,這種生活方式就解決的工業時代裡的身份焦慮。

 

4、另外,對於身份的焦慮還可以透過「藝術創作」來抒發。

在藝術的領域裡,人們可以向主流認可的身份標準提出質疑,甚至進行批判。
17世紀的法國藝術界,普世的標準是:

歷史與宗教題材最為崇高;王公貴族的肖像居次;風景畫再次;而那些描繪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則是最低級的作品。

但改變就從這個「排序」開始。
18
世紀以來,畫家們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在日常、平凡且瑣碎的事情上。
他們希望挖掘日常生活的美,而這些美與財富地位完全無關。

總之,繪畫再也不是身份地位的專屬服務了,而是漸漸成為畫家表達自我,甚至批判世俗身份標準的工具。而這種更加關注於私人體驗的傾向則一直延續到現在。

 

5、當然,「文學」也一直和身份概念息息相關。

不管是哪個國家的作品,來自哪個時代的小說,我們都經常可以從中看到某些身份尊貴,但卻無惡不作的角色;也總有身份低賤,但品格卻無比高尚的角色。

文學界還有一個時常用來向主流身份標準提出挑戰的利器,那就是「悲劇作品」,很多的悲劇作品都涉及了「身份的喪失」。

一部好的悲劇,結果並不是要讓觀眾去嘲笑劇中的倒霉鬼,而是希望能夠引起觀眾的共鳴與憐憫,去思考「為什麼這個角色會落得如此下場」,並同時聯想到自己的生活,因此感到警醒

悲劇的用處就在於提醒人們「你現在擁有的身份與地位其實非常脆弱」,你也具備親手毀掉自己的能力。透過悲劇,人們就能對真實生活中那些喪失身份的人多一分同情與理解,對身份的標準也不再那麼非黑即白

無論我們身處於什麼時代,無論身份是否容易改變,對身份的焦慮都可以通過文學的手段來緩解。

 

6、「親近大自然」對我們的身份焦慮也有緩解作用。

這種方法的邏輯是「當我們被世俗中的各種攀比折磨得苦不堪言時,最有效的改善方法,就是站到誰也比不上的存在面前」,例如:壯麗的山河、浩瀚的星空、無邊無際的大海。在大自然面前,任何人都只是顆渺小的塵埃,我們所重視的身份、地位也都變得不再重要,哪裡還有什麼高低貴賤?因此,在崇高的大自然面前,各種身份的焦慮就會自然煙消雲散了。

最後,附上一部「身份焦慮」的短片: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