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的力量:為何我們總會覺得自己無所不知?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你有沒有發現不管你是打開電視還是逛社群網站,總會看到一群人彷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對所有事物都能品頭論足一番的人在節目裡說得天花亂墜;或是總有許多具強烈攻擊性的酸民,用彷彿洞悉了事情全貌的自信在說話,但卻用極其蒼白的論述在批判或護航;或是只用「貼標籤」的手法來討論議題,甚至是用這種方式來攻擊他人。

在各種公共領域的討論裡,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人明明就一無所知,但卻能夠在公開場合大放厥詞、睜眼說瞎話呢?

我們不妨先來思考幾個問題:

1、你覺得馬英九政府的執政表現比較好?還是蔡英文政府的執政表現比較好?
2、你覺得大巨蛋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柯文哲的表現又該如何評價?
3、你覺得年金改革法案的抗議團體到底有沒有道理?
4、在台大校長爭議案問題裡,你是挺管派?還是拔管派?為什麼?
5、你知道我們幾乎每天使用的「拉鍊」和「門鎖」是用什麼原理來運作的嗎?

除了第五題比較奇怪之外,其他的問題你應該都不陌生,而且多少也都有自己的判斷、偏好與立場。但我們的文章總是和其他文章不一樣,今天的內容不是要向大家宣傳我怎麼想。
因為我怎麼想,甚至你怎麼想,這些其實都不重要。

因為重要的是:「我們為什麼這麼想?」

上週,隔壁專欄裡介紹的《好人總是自以為是》裡提到了一個重點,就是「直覺先來,而策略推理在後」。

我們只是「先用感性直覺對事物作出好惡判斷之後,再動用理性思維為我們的好惡編織合理化的藉口,好讓自己看起來很理性而已」,這就是為什麼人與人之間總會產生價值判斷的分歧,並且總是堅持己見,還會試圖批判或說服他人的原因。

事實上,除了我們習慣用直覺來判斷問題外,還有一個讓我們覺得「自己總是對的」的原因,就是:

解釋深度的錯覺(the illusion of explanatory depth」。

也就是「人們總相信自己對某些概念的理解非常深刻,但當要求他們盡可能地描述這些概念時,他們才會驚覺於自己對於概念的理解有多麼淺薄」。

很多時候人們認為自己很了解某事物的運行原理,而事實上人們所謂的了解最多也就是知其皮毛的程度而已。生活和工作中經常會有這樣的情況,總是認為某樣東西很簡單,但實際上卻因對細節不了解,在具體做事時才發現自己的想法原來是那麼的淺薄。

耶魯大學的認知發展實驗室主任 法蘭克·凱爾(Frank C. Keil曾經做過這麼一個測試:

他讓受試者們評價自己對「拉鍊」的運作原理的了解程度,把「覺得自己對拉鍊的了解程度」分為17分,了解程度越高,分數就越高,並讓受試者為自己打分數。結果大多數的受試者都認為自己很了解「拉鍊」的運作原理,普遍為自己打了高分,分數大多落在67分左右。

接著 凱爾進一步讓受試者「具體地解釋拉鍊的運作原理」,並要求他們寫得越詳盡越好。
這時候,大部分的受試者才發現「自己無法詳細地回答問題,因為他們對拉鍊的原理幾乎一無所知」。

然後 凱爾讓他們再對「自己對拉鍊的運作原理的了解程度」重新進行評分,結果這一次受試者們的分數普遍落在12分。

而且,並非只有「拉鍊」這個問題如此,凱爾教授還以「鋼琴」、「門鎖」、「抽水馬桶」、「汽車速度表」、「縫紉機」……等,各種生活中常見的用品為題,讓受試者們做兩次自我評估(事前與事後),結果無一例外,都是「一開始覺得自己很了解,但事後才發現自己其實對事物一無所知」。

 

這個實驗揭示了一件事,就是「人們其實並不知道自己有多無知,卻總是會讓自己置身於無所不知的錯覺中」。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現象,是因為人們過於相信自己對事物的理解程度,從而在熟知程度上做出了錯誤的判斷。因為在正常的情況下,人們並不會特地測試自己對某一特定事物的理解程度,因此,只有當我們真的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才會發現「自己並不知道自己以為知道的東西」。

這種在做決定或評估時傾向於採取「心理捷徑」的習慣的人,就叫做「認知吝嗇者(Cognitive Miser」。

也就是當個體接收訊息時,不喜歡思考,只依靠過往經驗及個人直覺,並運用許多認知捷徑來處理訊息,只利用直覺系統來判斷是非,以減輕認知的負擔的人

因為既然可以輕易地使用這些東西,那為什麼還要理解這些東西背後的運作原理?
而且如果真有需要的話,那上網查一查就好了,為什麼還要煞費苦心地去理解事物的來龍去脈?

所以,就算我接下來把「拉鍊」的運作原理告訴你,你也不會有想看的動力,你只會覺得「我知道這些東西要幹嘛?」對吧!
請不要覺得這段話是在針對你,因為人類絕大多數的「接收/理解」訊息的方法都是如此,這是演化的結果,因為這樣最能節省能量與時間。

直覺系統往往高估了自己縝密思考的程度,經常給我們一個簡化的、粗淺的,而且通常也還不錯的分析,讓我們產生錯覺,自以為知道很多。但是當我們認真的慎思時,才會意識到事實的複雜程度,發現自己知道的只是皮毛。所以,研究也發現,傾向於抑制自己的直覺反應,在回答前深思熟慮的人,比那些直覺型的人,更少出現解釋深度的錯覺。

看到這裡,我們就可以反思一下前面那五個問題了。
你對前四個都有自己的看法與見解,但是卻回答不出第五個問題,這不是很奇怪嗎?
因為前四個問題都要比第五個問題還要複雜得多太多了

例如,如果我們真的要完整地對第一個問題做出一點稍微有憑有據的論述的話,那就意味著我們必須讀過並搞懂下面這些項目的相關數據:

經濟、金融、國防、外交、水利、建設、稅收、交通、司法、國民健康狀況、民生指數、就業市場、創業環境……等,這個清單其實是可以列得很長很長的。但只要我們隨機抓其中的任何一項向有自信的人們提出一點比較深刻的問題,人們也一樣會像被問到「拉鍊問題」一樣,立刻就被問倒。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的 菲利普·芬恩巴赫(Philip Fernbach 教授就曾經對此做過實驗,得到的結論是:

「解釋深度的錯覺」 不僅適用於「沖水馬桶是怎麼運作的」這種問題,也同樣適用於「政治見解」。

研究發現,那些政治觀點強硬的人,如果在他人要求之下,「必須解釋了自己為何會支持某些政策,以及所支持的政策到底將會如何達到預期效果」,那麼在被要求解釋之後,他們就會軟化原有的堅定立場,並對其他政見不同的觀點持更包容的態度

芬恩巴赫教授以一系列存在爭議的美國政策問題對受試者進行測試,例如:對伊朗實施制裁、醫療保健和減少碳排放的措施等。

受試者被分為兩組,第一組成員只被要求「給出各自的觀點,並說明原因」。
實驗結果就和那些處在爭論或辯論之中的人們一樣,每人都會為了自己的立場而努力辯護;

而第二組的成員所做的則略有不同。他們被要求「不用為所持觀點與自己的立場說明原因,只需要敘述他們所支持的政策應該如何執行,以及將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而且必須盡可能詳細敘述從政策頒布直到出現成效的整個過程。

那麼你猜這兩組實驗對象的立場會發生什麼變化?

對!你猜對了!
「被要求說明原因」的第一組成員跟參與實驗之前一樣,依然堅守立場;

而那些「被要求做出敘述過程與成果」的第二組成員的立場則有所動搖,他們之前自以爲對政策內容的理解程度也有很大程度的下降。例如:原先強烈支持,或是堅決反對碳排放貿易的受試者會變得更加中立。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他們都變得不再像之前那樣的堅定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人也時常高估自己在政治、科學、金融……等方面的知識水準。
例如:2010年時,美國國會通過了《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俗稱「歐巴馬醫改計畫」。
這個法案在美國民眾間引起了熱烈的討論,許多人對這項法案抱持著否定的態度,共和黨更是將它用來當作攻擊歐巴馬執政表現的武器。

那麼既然政黨與民眾對此都有這麼明確的立場與態度,他們應該都非常了解這項法案吧!

但事實卻非如此。

根據一份在2013年的四月對「有多少人了解《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為題而進行的調查結果顯示:

40%的民眾並不曉得《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是一部法律;有12%的民眾以為這項法案早就被國會駁回,並沒有成立……等,各種對於法案的無知表現就這樣在這份數據裡曝光。

那麼為什麼人們會對一個自己並不了解的事情表現出強烈的贊成或否定態度呢?
就是因為「無知的力量」讓我們產生了知識的錯覺,影響了人們的判斷。

這是一種很普遍的錯覺,因為人很容易就會高估自己的理解力和知識含量,覺得自己對這個世界的運行規律掌握得一清二楚。

就如同 麥克阿瑟的那句名言一樣:

開始的時候,我們以為我們什麼都知道;但後來發現,事實是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At the beginning, we thought we knew everything, but then we found out that the fact was that we didn’t know anything.

 

大多數的人都覺得自己懂的很多,但事實上,我們對這個世界的了解卻少得可憐,只是我們自己意識不到這一點。

之所以會產生這種現象,就是因為人類其實非常難意識到「自己對於問題的理解有多麽淺薄,和社會議題其實具有很高的複雜性」,這些內容都是需要齊心協力的共同討論,而不是堅持己見的一意孤行能解決的。

正因為察覺不到自己知識的侷限性與貧瘠,又喜歡對各種問題指手畫腳,結果就是「一群對於氣象學一無所知的人與團體為了全球暖化吵得不可開交;對生物學一竅不通的人與團體為了基因改良食品大打出手;還有一些連電廠蓋在哪裡、目前的發電種類比例、儲備電量是什麼都不曉得的人與團體在吵要不要啟動電廠;連『過失』、『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都分不清楚的人與團體在輿論裡當鍵盤法官。

要解決這種「無知,卻指手畫腳」造成的亂象,就必須讓人們意識到自己的無知。
唯有當人們意識到自己是無知時,心中才會有謙卑感,才會放下對「個人權力、天資、技能,與個人成就的關注」,才能透過他人的知識彌補了我們自身的不足。唯有當我們意識到這一點,才能夠真正地以開放的心態去理解、接受他人的想法與建議,才能夠有效地促進合作,解決社會矛盾,削弱極端分化的力量。

從這個論點上來看,我們或許能進一步思考「全民公投」這種「直接民主」的可靠性與效果到底好不好。如果「直接民主真的如大多數支持者所說的那麼好」,那麼過程是什麼?成效是什麼?可能就需要詳細的描述一下。

另外,堅定的支持者可能也得仔細考慮今天與過去幾週關於「社會輿論」、布萊恩.卡普蘭(Bryan Caplan)的那本《理性選民的神話》,以及經濟學裡的公共選擇學派對於民主選舉的質疑。

人們之所以會那樣義無反顧地支持「公投」這種直接民主,會不會只是某些政客們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和政治動員而強加給你的洗腦呢?關於這一點,小編並沒有答案,或許你可以在留言區說說你的想法。

同樣的,無論是同志平權還是反同婚、廢死還是反廢死、建電廠還是反建電廠、安樂死還是反安樂死……等各種議題,我們會什麼會選擇某些立場,又為什麼會反對其他主張,我們的偏好背後究竟是以什麼在支持著?這些議題要是順從我們的偏好,又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其實都是非常值得我們省思的問題。

相信你在看完今天的內容之後,應該有稍微感受到「無知的力量」對我們的影響。
但除此之外,我們之所以會有這種「覺得自己了解很深、知道很多,並且洞悉一切」的感覺,其實還有第二層原因,這個原因我們就留到下週再聊。

如果你喜歡我們今天的文章的話,也非常歡迎幫我們分享文章。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回再見。

對「無知的力量:為何我們總會覺得自己無所不知?」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