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真的判斷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上上週提到我們對任何外在事件的判斷都可以分為三個步驟:

1.被分析與判斷的「材料」:也就是「你所認知到的事實為何」;
2.
用來分析的「理論」:也就是「你觀看事實的角度、個人偏見、對事實的想像和刻板印象」;
3.
分析之後的「結論」:也就是「你對這個事實的判斷」。

繼前兩週拆解完「材料」和「理論」的部分之後,今天就來說說最後一個部分「結論」,也就是我們「對事實的判斷」這件事,看看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諸多判斷是否真的如我們自認為的那麼理性?

 

前兩週的內容裡,我們反覆提到一個傳播學裡的概念議程設定(Agenda Setting」。
內容是說:

大眾媒體報導了什麼,人們就會更關注什麼;而如果媒體對某個特定議題的報導量越大,那這個議題就越容易被人們認為是當前最重要的議題;相反的,如果媒體沒有報導什麼,那麼就算這件事真的很重要,人們也會對此毫無感受。

看完前兩週的文章後,你可能會覺得:「好!就算我接收到的議題材料大多都參雜了媒體的主觀色彩,但並不代表我就真的會被媒體牽著鼻子走,不代表我就毫無明斷是非的能力啊!我能夠判斷哪個頻道是藍媒,哪個是綠媒,這不就是最佳的反證了嗎?這說明我是能夠分別與設立場的!

但是,如果我們把這些媒體的政論節目全部拉掉,只剩下單純的新聞報導(去除所有和電視台有關的標記)的話,你覺得你有多少把握能判斷哪則新聞是偏藍、偏綠、偏財團,還是偏政府呢?

當然,你可能會說:「如果只是單純看新聞,接收一些訊息,那麼就算這些訊息有些偏頗,我也有把握能夠做出理性的判斷!」

但還是那句老話:「真的嗎?」

 

政治學家 尚托·伊延格(Shanto Iyengar曾經就「媒體對民主選舉的影響」,對美國的選民做過一項研究,結果發現:

人們會依據自己的第一感覺,也就是直覺,來決定自己的選票要投給哪個候選人」。

而所謂的「第一感覺」就是當下腦中認為「最重要的政治議題」。
因此,當媒體大量報導與「經濟」有關的新聞時,人們就會認為這個議題是當下最重要的公共問題,因此就會傾向把選票投給那些提出宏大經濟政策的候選人

同理,如果媒體大量報導的內容是「台海危機」時,那麼人們普遍就會認為這是這次選舉最重要的議題,因此希望維持現狀的人,就會傾向把票投給提出較為溫和的兩岸政策的候選人(從這一點來看,你應該就能明白為何某些立委候選人總會公開表明自己主張極端的「台獨」或「統一」;而那些大區域候選人,又為何總是會迴避直接面對這道問題的原因)。

順帶一提,雖然現在「看似」有許多人都主張台獨,但根據台灣民主基金會的一項統計數據指出:目前台灣年輕人所謂的「天然獨」,其實並不是純粹意義上的台灣民族獨立,而是更接近於「天然反統一」的立場。

2040歲這個年齡層裡,希望台灣維持現狀的比例大約是65%
40歲以上希望維持現狀的比例大約是60%
兩者都遠高於「真正意義上獨立」的15~26%,或「主張統一」的7.5%20%。

但是,如果媒體的報導,或是網路社群的核心議題始終都圍繞在這個話題上的話,那麼可以想見的是,隨著時間過去,希望真正意義上的獨立,和希望兩岸統一的比例也將會逐步上升。

原因之一,就如同前面提到的 伊延格的研究那樣:媒體能夠培養出人們的「第一感覺」,並讓人們透過這樣的第一感覺來判斷是非;

原因之二,則是上週我們也提到過芝加哥大學的法政學者 凱斯·桑斯坦(Cass R. Sunstein)做的一項研究:

讓立場相悖的兩派共同參與公共議題的討論,「雙方非但沒有因此找出共識或得到折衷立場,反而變得更加堅定原有立場,而且想法也變得更極端」;而如果是立場相同討論,人們也會因為在討論中被肯定立場,因此變得對某議題有更加堅定的想法。

也就是說,對特定議題的團體討論非但不會如我們所願地那樣達成某些共識,反而會強化彼此的意識,讓參與討論者的立場變得更極端,左派更左,右派更右。無論是立場相同,還是立場相異,得到的結果都一樣:「人們會更相信自己原先就相信的事情,而且信仰會變得更加堅定」。

也因此,除非是刻意去養開放性立場的社群帳號,否則如果只是以個人好惡來經營社群的話,那就很容易在自己的身邊堆起一道越來越厚的同溫層,而同溫層裡又會出現某種「主流意識」或「意見領袖」帶領你把想法更精緻,也更極端化。

那麼這種同溫層的資訊生態對我們到底是好還是壞呢?我們不妨就以此來檢視一下現代人最自豪的政治體制「民主」吧!

你看,為什麼我們說「民主政治好過於專制政治,也好過精英政治」呢?

我們可以用劍橋大學歷史學系的 阿克頓勳爵(1st Baron Acton的名言來概括:「所有的權力都會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All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換而言之,就是希望用「集體智慧」來取代一個不優秀的機會極大,而且出狀況的機會也不小的「個人專制」

當然,歷史上自然不乏有反對這種「把民主種植在過於理想的土壤裡」想法的人。
例如:匈牙利美籍物理學家 利奧·西拉德(Leó Szilárd就曾對此吐槽說:

即便我們接受民主最基本的信條,一個蠢貨跟一個天才有同等的價值好了。但真有必要進一步走火入魔到相信兩個蠢貨可以強過一個天才嗎?

 

那麼我們到底能不能信得過「集體智慧」呢?尤其是在媒體形塑的環境,和意見領袖們的帶領下,我們究竟能否到達那片民主的應許之地呢?
我們不妨來看一個有趣的實驗:

在行為經濟學的領域裡,有一個持續十幾年的簡單實驗,「猜糖果實驗」。

這個實驗是這樣的:

在玻璃罐子中放了超過我們目測能力數量的糖果,然後請一群人來猜測糖果的數量。
記錄每個人的答案、答案的平均數與真實正確數字之間的關係。

2007年在哥倫比亞商學院的實驗為例,糖果真實數字為1116顆,73個學生參加實驗,平均數為1115顆,與實際數字僅差了「1顆」。

但在73個人的個人答案中,其實有天壤之別,離這個真實數字都相差很遠。
也就是說,在這個實驗中,人群中湧出的群體智慧遠遠超過了個人智慧。

但是,這個實驗結果是有前提的,這個前提就是:

參與實驗者彼此之間必須互相獨立,在給出自己的答案前彼此不能互相溝通。

換句話說,正是因為確保群體中的「個體獨立性」,正是這種群體智慧發揮作用的重要前提。

學者當然也做過相應的反向實驗,就是「取消獨立性條件」,允許人們在給出自己的答案之前互相交換意見。多次實驗表明,當人們失去了「個體獨立性」之後,本來的「群體智慧」就消失了,正確率大幅降低。

在反向的猜糖果數實驗中,看似是在允許互相交流之後,才導致群體智慧消失。
但真正的原因並不是溝通造成的,相反地,保持自由、多向的溝通,這才是群體智慧的重要保證。

那麼實際上導致群體智慧消失的原因是什麼呢?

答案是:「沈默的螺旋(Spiral of silence」。

沉默的螺旋 」的意思是說:

如果團體中存在著主流意見,那麼當人們發現自己的意見與主流意見不同時,就會因為害怕自己被孤立,而選擇隱藏自己的意見,並且保持沉默。

最後支持主流意見的聲音會愈來愈大,而弱勢意見的聲音逐漸消失,這就是所謂的螺旋效果。
就如同漩渦一般,沈默會把許多弱勢意見的聲音捲入海底的深處,而趨同心態也將會迫使更多的人接受主流意見

也就是當一個有爭議的話題出現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都能感受到周圍對這個議題的「氛圍」。
如果身邊的氛圍與自己的意見相近,那麼你就會敢放膽地說,而且越說越大聲;

相反的,如果你的意見和周圍的氛圍相遠,也就是「政治不正確」的時候,那麼這異派的聲音就會變得越來越小,甚至是「保持沈默」。

這兩股本該勢均力敵的聲音,就因為社會的力量、環境的力量,造成了反方向的螺旋。
而那個最終消失在螺旋底部的「沈默」就是導致「群體智慧」失效的原因。
因為「群體智慧」的基礎是「平均的平衡」,但現在「平衡」被打破了,於是「平均」也就消失了。

 

那麼螺旋頂部的那個被高度傳播的「聲音」是什麼呢?
對!就是「意見領袖」!

一旦人群內允許相互交流,那麼就一定會有「意見領袖」冒出來,他們靠著自己強大的口才與推理,來引導和說服其他人,每個人的自主判斷就往往演變為在不知不覺中被「洗腦」,並且快速地向這些「意見領袖」們的判斷靠攏,所以才導致集體智慧的消失。

簡而言之,當我們的「個體獨立性」消失,只隨著那些意見領袖的思維走,那麼「群體智慧」的效果就會降低,甚至是消失。

從這個角度上來看,我們就得認真地審視那些「意見領袖」現象,甚至是得刻意地抑制這些「意見領袖」的出現,以維持「個體獨立性」。尤其是在那些企圖以「群體智慧」來解決問題的項目上,我們就更該正視這種「意見領袖」可能帶來的反效果。

舉例來說,納粹時期的宣傳部長  約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宣傳策略就是:「當一句謊言被人們傳頌過一百次之後,重複的謊言也會變成真理。

從這個角度來看,雖然意見領袖們未必就是心存惡意,想要透過把謊話說一百次來洗腦大眾,而是他們本身可能也只是某些謊言的傳頌者而已。但無論怎樣,我們還是能從這些意見領袖身上看到一些「戈培爾效應(Goebbels effect」所散發出來的味道。

戈培爾效應」的味道是這樣的:

1.只承認一種絕對正確的理論,並從一個簡單的教條開始,循環論證;
2.當人們一旦相信這種理論能帶來巨大的收益,人在情感上就會難以抑制,會不由自主地接收各種跟這個理論相關的訊息,並將這種觀點簡化成口號;
3.把一些抽象的思想具象化,便於形成圖騰崇拜、思想崇拜,而且這些儀式的莊嚴感能夠對受洗對象造成服從的壓力;
4.最後,受洗者會心悅誠服地接受各種觀點、意見、提議以及任何請求。

「如果你說的謊言範圍夠大,並且不斷重複,那麼人民終究會開始相信它。而當謊言被確立之後,便可阻隔人民去了解那些謊言終將帶來的種種後果。」

 

看到這裡,不知道有沒有動搖你對這個世界的認知與看法?
也不知道你是否覺得自己對某些議題的判斷依舊是那麼樣的精準、理性?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