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認知到的一切是真實的嗎?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我知道今天的標題有些聳動,甚至可能會引起一些人的反感。
但長期關注我們的讀者就知道,「我們從來就不是標題黨」,我們論必有據,言必有物。
雖然不見得會給你什麼結論,或者該說我們從來就不想給你任何的結論,只是想從一些事實、理論和不同於世俗的角度來為你提供一些反思的材料,這才是我們這個專欄的初衷。

畢竟,如果你要聽的是別人思考之後的結論的話(我總是將其稱為「嘔吐物」),那你打開電視看一些政論節目就好了,因為那都是一些專門提供嘔吐物的地方。

你可能會覺得我對於政論節目,或者更大一點,對於電視媒體的評論有些偏激。
因為就你看來,雖然媒體的言論偶有偏頗,但總有會報導公允言論的時候啊!不能這樣一概而論!

但是,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

要說明今天的標題:「你所認知到的一切是真實的嗎?」
就必須為大家釐清「你所感受到的世界究竟有多麽不真實」這件事。

對了!這幾週的文章可能會破壞你的世界觀,內容上可能會讓你感到不適,如果你不想接受這種刺激的話,建議你直接跳過這幾週的內容。

但如果你確定想看到不同的世界的話,下面我將從不一樣的視角來為你撥開一些現實中的迷霧。

總的來說,我們對任何外在事件的判斷都可以分為三個步驟:

1. 被分析與判斷的「材料」:也就是「你所認知到的事實為何」;
2.
用來分析的「理論」:也就是「你觀看事實的角度、個人偏見、對事實的想像和刻板印象」;
3.
分析之後的「結論」:也就是「你對這個事實的判斷」。

那麼,你的「材料」從何而來呢?
這是今天這篇文章的主要重點,其餘的兩個部分就留到之後再講。

一、「你所認知的世界從何而來?」

我們先來看一個真實故事。

2001年的夏天,還沒發生911恐怖攻擊前的美國正陷入一場集體恐慌。
造成這場恐慌的主角並不是任何人,而是一種令人望而生畏的生物「鯊魚」。

這一年的夏天,美國似乎不太平靜。
從夏天的一開始,就發生了駭人聽聞的鯊魚咬死人的事件。

而且意外並不只這麼一起,而是接二連三地,到處都傳來了鯊魚在海裡咬死人的事件。
因此,所有美國媒體都爭相報導這個可怕的消息,轉眼間,舉國都陷入了一種「鯊魚恐慌」的症狀之中。

那麼實際上來說,2001年鯊魚總共咬死了多少人呢?
答案是:7個人

這個數字和往年鯊魚咬死人的數字並沒有多大的差別。
有些年頭死在鯊魚嘴下的人數比這個數字少,但也有時會比這個數字還多。
海洋生物學家表示:這個數字「7」其實只是一個常態數字,並不是什麼驚人的數字,因為往年被鯊魚咬死的人並不見得比這個數字少。

但就算海洋生物學家提出了這項數據,但是在美國本土卻仍舊刮起了一股「鯊魚恐懼」的旋風。
甚至連著名的《時代雜誌》都把鯊魚當成一期的雜誌主題「有鯊魚的夏天」。

 

1101010730_400(當年的《時代雜誌》封面)

 

我們再對比一下另一組數字,2001年美國因為電視擺放不當,而掉下來砸死小孩的事故造成了多少小孩死亡呢?
答案是:總共造成了28人死亡,足足是被鯊魚咬死的人數的4

從數據和這次的恐慌上來看,如果我們會因為「可能被鯊魚咬死」而感到害怕的話,那我們應該也要為「可能因為電視擺放不當,而砸死自己的小孩而害怕」才對,畢竟,被電視砸死的人數足足是被鯊魚咬死的人數的四倍,所以一般人就算沒有四倍的恐懼,起碼也應該差不多害怕才對。

但結果是什麼?
對!人們根本就不會害怕家中的電視把自己的孩子砸死,但卻一直害怕去海邊玩會被鯊魚咬死。

那麼為什麼人們並不害怕傷亡數較高的電視,反而害怕傷亡數較低的鯊魚呢?
答案很簡單,就是:

有沒有媒體的渲染」。

 

過去由於人們生活在一個封閉的小社會裡,所以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往往就只侷限在自家周圍的鄰里裡。當時的人對於街坊鄰居的八卦消息,誰家的孩子在學校闖了禍、誰家的媳婦偷了人、哪家的老爺子剛過世,基本上都一清二楚;

但對於國際關係、國家發展、其他縣市,甚至是隔壁村莊發生了些什麼可能都一無所知,只能靠一些旅人捎來的故事和以訛傳訛的謠言來道聽途說。

在原始社會裡,這種「言不出鄰里」的獲取訊息模式被使用了幾千年,也沒出現什麼問題。
畢竟當時是資訊傳遞不流通的時代,訊息的傳遞受到了時代和科技的限制的,時代限制了資訊的傳播,當然也就限縮了人們視野。

關於這種古代訊息傳播的威力與小故事,建議大家可以去看 孔飛力(Philip A. Kuhn)教授寫的歷史研究名著叫魂:1768 年中國妖術大恐慌》,裡頭有很多光怪陸離的荒唐事。

但隨著科技越來越發達,資訊的成長週期變得越來越短,內容變得越來越複雜,傳播速率也變得越來越快,而且漸漸地超出了絕大多數人類能夠接收並理解的可能,於是就出現了一個專門替人們過濾訊息的產業「媒體」。

畢竟,過去我們可以為一個消息跑到村里長家打探,但現在我們不可能為了瞭解美國的政經局勢就特地跑一趟美國,所以媒體確實是一種新時代的自然產物,目的就是為了能在資訊越來越發達的時代充當人們眼睛和耳朵,去捕捉那些未曾真正從我們眼前經過的一切消息。

但問題又來了,無論再怎麼厲害的人、再怎麼綜觀大局的人也無法看見事件全貌,只能看到事情的片面

況且,文章的篇幅是有限的、版面是有限的、電視新聞的時間也是有限的,所以要怎麼在這些有限裡,把一件事情講到讓大多數的人都能理解,就大大地考驗了各家記者的功力。因為這需要去蕪存菁的功力,也需要化繁為簡的省略

另外,為了增加收視率來賣出更多廣告的商業考量下,勢必還得想辦法在報導裡加入一些能夠引起個人情緒的角度與用詞,以引起更大的迴響。為了達成這些目的,最常見的方式就是:「先給你一個關於這個事件的情緒和結論,然後再向你推導這些結論和情緒究竟從何而來」。

例如:某殺人犯對「手無寸鐵」或「手無縛雞之力」的被害人痛下殺手,其「手段之兇殘,連辦案多年的刑警也不忍卒睹」。
嫌犯對被害人殺紅了眼,「泯滅人性」地狂砍數十刀。

括號裡都是一些很常被媒體使用的詞彙,這些形容詞(語句)看起好像很平淡,但背後其實都蘊藏著「未審先判」的主觀判斷。
媒體總會透過文章、影像的傳播,將這種「片面」、「直觀」、「易煽動情緒」、「主觀判斷」植入閱聽人的心中,導致閱聽人針對某些事件產生一種「先入為主的偏見」。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來說:

「假如現在有名嘴拿著某些『證據』在節目上對某個政治人物抹黑造謠,編造出一齣又一齣的虛假故事,告訴你這個政治人物多麽惡劣、多麽腐敗專制、表面清廉,私下卻中飽私囊地貪污了很多錢」,那麼這種聳動的節目內容就很容易有較高的收視率。

為什麼這類節目容易有高收視率?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些內容「打破了人們的日常認知」,並且給了人們一些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

所以,像什麼「新X龍捲風」、「關X時刻」之類的節目才會時常找來一群名嘴在節目上妖言惑眾,成天說一些深宮醜聞、外星人、靈異事件和超自然現象。因為這類內容有違大家的常識,或是提供了一些「八卦消息」,總能讓觀眾感到驚奇,因此民眾就更願意觀看,所以媒體們才會成天製作這種垃圾節目和新聞(例如:最近的仙女送公文)。

 

此外,每家媒體背後還有商業因素、政黨色彩、贊助商與相關合作企業的考量。
例如:1996年時,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揭露了NIKE公司的越南工廠虐待勞工的醜聞,但當記者打算繼續追這條新聞時,高層卻下令停止繼續追查這個新聞,原因是「NIKE公司決定贊助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冬奧會轉播」。

再例如下面這段諷刺的影片:

影片中看到的新聞台都是美國媒體公司Sinclair Broadcast Group旗下的頻道,Sinclair也是美國擁有最多頻道的傳媒,旗下173個頻道遍及全美各地。Sinclair立場偏保守派與共和黨,高層先前擬好一份批評主流媒體與「假新聞」的講稿,強制要求旗下新聞台必須在播報時照稿念出這份講稿,也就是影片中所見的內容。

川普的女婿 Jared Kushner201612月時曾在某場商業會談裡透露,川普陣營和Sinclair傳媒在2016年競選期間達成協議,川普陣營會提供Sinclair傳媒關於選舉的第一手消息,並讓Sinclair傳媒能更常直接接觸川普,以換取Sinclair傳媒對川普較友善的報導。

 

二、「你的認知可能只是媒體強加給你的」

除了媒體的這種主觀偏頗之外,媒體報導什麼內容,其實也會極大地影響人們對於世界的認知。

例如:前面提到的「鯊魚」之所以會造成人們的恐慌,就是因為媒體不斷報導著這個消息,而隨著這些消息不斷被報導,這個事件就會在人們心裡留下更深的印象,讓人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件」。

在傳播學的領域裡,這有一個專有名詞,叫「議程設定(Agenda Setting」。
意思是說:

大眾媒體報導了什麼,人們就會更關注什麼;而如果媒體對某個特定議題的報導量越大,那這個議題就越容易被人們認為是當前最重要的議題;相反的,如果媒體沒有報導什麼,那麼就算這件事真的很重要,人們也會對此毫無感受。

新聞傳播學者 馬克斯韋爾·麥庫姆斯(Maxwell E. McCombs唐納德·蕭(Donald L. Shaw認為任何議題都可以用下列四個步驟在民眾心裡建立一個對所有議題的「認知框架(framing」:

1.透過強調某些事件、活動、團體、人物,並以不同份量和不同類型的報導來引起民眾的注意,影響民眾思想和言談的種類。;

2.整理這些能讓民眾注意的事件,並對這些事件裡的人、事、物「貼標籤」,讓它們和某些問題或民眾關心的議題連結在一起,加強想要強調的部份;

3.媒體將事件、議題與標籤連結在一起,讓事件或議題變成人們生活中的一環。
由於事件裡的人、事、物之間的「利益」,因為並不是那麼明顯,所以媒體會把彼此之間變成不同的「利益團體」,好建立議題的對立群體,讓事件變成利益團體A與利益團體B之間壁壘分明的對立議題,使議題更具爭議性,也就是「炒作新聞」。

4.讓能夠代表某個立場的發言人出現在媒體上,並且讓他們爭相製造新的話題,好爭奪媒體對他們的注意力(也就是爭奪曝光率),好讓自己能夠主導議題的方向。

簡單來說,媒體如果要創造一個話題,那麼

第一步是:「報導某個弊案與某些人(政治人物)的關聯性,然後重複播放這則新聞,好讓人們建立起『這個議題很重要』的概念」;

第二步是:「對整起事件做『看似客觀』的整理,然後在想要針對的對象身上貼上一些『疑問』或『標籤』,用『標籤』和『疑問』,把想要建立的刻板印象貼在針對的對象身上。並加強民眾對這個議題的關心」;

第三步是:「針對這些特定對象,刻劃出一些其背後的利益團體(例如:政黨),然後讓對象與團體和利益掛勾,而且想辦法讓這個群體的利益與大眾的利益發生矛盾,好造成大眾與針對對象之間的對立,讓整個對立的議題變得更有話題性,更能透過刷新民眾的觀感來在群眾之間建立話題」;

第四步是:「讓各方代表在螢光幕前曝光,並透過各方代表的唇槍舌戰來吸引大眾的再次關注」。

這簡單的四個步驟,就能夠讓接收媒體資訊的大眾感受到截然不同的世界觀,因為這就是媒體創造的影響民眾感知的三種主要方法:

「知曉模式(Aware Model)」:也就是讓媒體上出現某個主要議題,而民眾也注意到了這項議題,造成了「零曝光」與「曝光」的區別;

「顯著模式(Salience Model)」:當媒體上呈現兩項主要議題,而媒體卻比較強調其中一項,另一項議題就會顯得相對不重要。

「優先模式(Priority Model)」:當媒體有兩項以上的議題時,媒體就會對這些議題的重要性加以排列,藉此分配曝光時間的比例,為觀眾建立「什麼才是最重要的議題」的認知。

就像著名的政治學者 貝爾納·寇恩(Bernard  C. Cohen說的那樣:

媒體或許不能完全告訴人們應該怎麼想,但它卻能明確地告訴人們該想些什麼。
The press may not be successful much of the time in telling people what to think, but it is stunningly successful in telling its readers what to think about. 

 

媒體對一個議題的報導傾向與報導數量,就能夠大大地影響閱聽人對於這個議題的重視程度與感受。雖然媒體不一定能造成態度與行為的改變,但卻可以有效的影響認知。

其實媒體就好比是電影的編劇,端看他們打算告訴你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就能夠左右你對這個世界的價值判斷。這就好像是在看《星際大戰》的時候會覺得反叛軍是正義的一方,而帝國軍是邪惡勢力;看《哈利波特》時,會認為 哈利是正義的一方,而 佛地魔是邪惡的大頭目一樣。

 

三、「不僅是傳統媒體能影響你的感知,網路社群的內容和戲劇內容也會左右你的想法」

著名的傳播學者 保羅·拉扎斯菲爾德(Paul F. Lazarsfeld1940年時發表了一項研究結果:他發現在總統選舉中,人與人之間直接的面對面交流,似乎更能夠影響他人對政治態度的形成和轉變。

通常任何信息和想法都是從某一個信息源(如某一個候選人)那裡透過大眾媒體傳達到所謂的「意見領袖(Opinion leader)」那裡;然後再透過意見領袖把信息傳播到一般民眾。

前者是信息傳達的第一階段,後者是人際影響的第二階段。
這就是所謂的「二級傳播(Two-step flow of communication」。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臉書」。
你看,你在臉書上的任何動作其實都被臉書的演算法所監控,當你的目光在某個議題上停留越久,演算法就會判定你對這種類型的內容更感興趣,於是就會優先把這類的內容放到你的面前。最終,你的認知範圍就會變得越來越狹隘,立場就會越來越堅定,判斷也就越來越偏頗

除此之外,你在臉書上按讚的那些公眾的粉絲頁,他們所選擇分享的議題與言論傾向,本身也都有各自的立場與主觀性。但是一個讀者和粉絲看了大量某種特定立場的言論之後,就自然會越來越認同這些粉絲頁的立場,無論是政治立場還是公共議題的立場。這就是「物以類聚,類以群分」的背後邏輯。

這些粉絲頁就是一個「意見領袖」,尤其當粉絲數量越龐大的時候,各種立場之間的壁壘也就會變得越分明。因為粉絲數量越大就意味著「可能被轉發的機會也就越大」,因此,可能造成的影響層面也就越廣,言論能量也就越強,這就是「二級傳播」的影響力。

 

而戲劇內容對於人們的影響,我們可以參考兩組2012年的數據:

1. 在任意一個星期內,你遭遇暴力襲擊的機率有多大?

在現實的美國社會,這個答案是:41%
但在美劇中,這個機率則是64%

2. 在美國所有的犯罪事件中,暴力犯罪佔所有犯罪的多大比例?

現實的答案是:10%
但在美劇裡,有77%的犯罪事件都是暴力犯罪事件。

 

這個數據研究顯示:

那些習慣看一些犯罪類型的戲劇的觀眾,比不看犯罪類型節目的觀眾更容易高估現實社會的犯罪率,更容易覺得周遭的治安非常糟糕

也就是說,「光是你習慣看什麼類型的影集,就能夠影響你對於這個社會的認知」。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很有自信地覺得:「不可能!我沒有那麼容易被媒體改變我的立場!我的所有結論都是來自於我強大的理性判斷!」

還是老話一句:真的嗎?

前面也說了,任何人類的理解都可以分為三個層次:「材料」、「分析」與「結論」。
所以,當你的「材料」來源都是有污染(加入了各種主觀意識)時,你還能確保自己的「分析」與「結論」是絕對純淨的嗎?

讀完今天的內容,如果你只能留下一點印象,那我希望是:

影響大眾對於現實世界感知的,往往不是真正的現實,而是「媒體(和社群)所創造出來的現實」。因此,它們可以藉由對於議題的選擇與切入角度來左右大眾對於公共議題的感知。

當世界變得越來越複雜的時候,那麼呈現在你我面前的一切就將會變得越來越簡單,沒有模糊地帶,非黑即白。而這種非黑即白的價值判斷,才是你我應當要審慎待之的!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

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