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何無法永遠地快樂?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愛爾蘭作家 王爾德(Oscar Wilde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話:

世界上只有兩種悲劇,一種是:你得不到想要的;另一種是:你得到了。

前一種悲劇很好理解,想要但卻得不到確實很讓人痛苦;
但後者呢?得到了之後為何還是悲劇呢?

我們不妨來回想一下自己的學生時代,相信大多數人都有過這樣的經驗:

在上學的時候一心想著暑假、寒假趕快到來;
但是等真的放了一陣子假之後,又覺得還是快點開學好了,日子過得有點無聊。

彷彿生活就像是一只鐘擺,永遠都在渴望的痛苦,和滿足的厭倦之間擺動,滑過最底下的那個瞬間,才叫快樂,叫幸福

絕大多數人的人生追求是什麼?無非就是追求「快樂」和「幸福」。
例如:我們會追求舒適、滿足、安全感、親情、友情、愛情的溫暖與滋潤,甚至是玩遊戲的一種爽感,本質上都是在追求快樂,是一種生物本能。

但遺憾的是,我們不需要多高深的智慧也能夠體認到一個殘酷的現實:快樂總是無法延續。
也就是說,快樂無法成為一種持續的常態。

那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快樂無法持續」呢?
背後的原理是什麼?是心理因素?還是生理限制在決定我們快樂程度呢?

最近美國西北大學的神經科學家 英迪拉·拉曼(Indira M. Raman發表了一篇腦科學研究,這篇研究結果給出的結論是:「快樂之所以會難以延續,其實是我們的生理機制決定的。」

首先,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大腦的運作方式。
接下來會提到一些專有名詞和術語,但我會盡量用簡單的方式說明這些東西,請別擔心。

人類大腦的運作模式,基本上可以簡化成三個步驟:先「感知事物」,然後「評估」,最後再從評估的基礎上「做出應對行動」。
也就是:Perceiving(感知)、Evaluating(評估) Doing(行動)

用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比喻,「感知」就像是「你在電腦上輸入指令」;「評估」就像是「電腦對你輸入的東西進行運算」;「行動」則是「電腦在運算過後的輸出」。電腦要完成這些步驟,就必須靠機器訊號的配合,人類的大腦也一樣,需要靠神經系統裡的電訊號配合傳導。

外界的刺激會被我們的各種器官所接收,例如:眼睛看到帥哥正妹、鼻子聞到惡臭、舌頭嚐到美食、皮膚感受環境的冷熱……等。
這些器官上都有感受的細胞,而這些感受細胞的細胞膜上面有一種蛋白質分子,叫做「信號轉導銜接蛋白(Signal transducing adaptor proteins」。這種信號銜接蛋白會建立一條「離子專用的通道」,把外界的所有物理刺激,光、聲音、化學物質或冷熱的感覺,變成電子訊號傳送給我們的大腦,讓我們的大腦獲得「感受」,你可以理解成「你在鍵盤上輸入的指令被電腦轉譯成01」,意思其實差不多。

在這個過程中起到關鍵作用的是「鈉離子」和「鉀離子」。
當外界產生刺激的時候,這些離子就會進入離子通道引發更多電訊號
我們之所以會演化出這種機制,主要是為了「感受外界環境的變化」,所以,如果這種訊號一直持續的話,對人而言就沒有多少好處了。

打個比方來說,你如果有到中醫診所拔過罐就知道,剛開始拔罐的時候,那些有拔罐的肌膚會很痛。但是大約過了一分鐘之後,你就會漸漸適應這種疼痛感,覺得好像沒那麼難受了。反之,如果沒有這種機制的話,我們就無法逐漸適應這種疼痛,而會一直痛下去。

又或者像忽然關了燈的時候,你會什麼都看不見。但是幾秒鐘之後,你就能逐漸看到一些東西了;或是忽然從黑暗中走到陽光下的時候,你也會覺得眼前的一切亮到讓你張不開眼睛,但過了一會兒,你就會逐漸適應眼前的亮度。

簡單來說,和「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是同一個道理。

這些經驗背後的機制其實都是「鉀、鈉離子的濃度變化」,也就是「當外在的刺激過強,或者持續過久的時候,鈉離子和鉀離子會用離開來調節通道內的電訊號量」,以改變我們對外在環境的刺激感受。

幾乎所有的信號銜接蛋白在受到刺激的時候都會產生變化,但如果某種刺激一直持續的話,大部分的信號銜接蛋白就會關閉離子通道,讓「對外在刺激的感受工作停止」。

這個過程就叫做「適應(adaptation」。

這種對於變化的生理機制並不僅限於感知層面,而是大腦對於大部分的外在刺激都是這樣處理的。

例如:某種藥吃太多了就會產生「抗藥性」;吃辣會慢慢習慣,於是就越吃越辣;酗酒者的酒量會越喝越多;吸毒者施打的量也會因為習慣了刺激而逐漸加大用量,直至身體無法承受的過量而死亡。

那為什麼我們的大腦會演化出這種機制呢?

事實上,包含人類在內的大部分動物都很擅長「預測外在刺激可能會帶來的感受」,於此同時,大腦也會針對這種「刺激的預測」釋放出相反的訊號來抵消這些刺激。所以,除非是出現了異於預測的刺激,否則我們根本就不會注意到外在環境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這種對於固定的、熟悉的、可預測的、無害的結果習以為常的能力之所以會成為演化的主流結果,主要就是為了幫助我們節省能量,把精力留給那些真正值得注意的外在刺激

想像一下,如果沒有這種機制的話,那就表示任何輕微的刺激都能夠引起我們的注意。
例如:我們會一直注意衣服和皮膚摩擦的觸感,或是衣服上頭洗衣精的味道,而不會注意到真正需要注意的外在刺激,這對生存來說其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這種機制能讓我們對於那些已經知道的感覺,就沒有必要再浪費能量來進行訊號傳遞
而只有那些真正的重要訊息才值得讓我們耗費能量,開啟離子通道去發出電訊號。

說到這裡你應該就明白為什麼「快樂總是無法持久」這件事的原理了。
原因就是我們的生理機制有這種「對外在刺激習以為常」的特性,所以同樣作為感受的「快樂」,自然也會逐漸被「適應」,直到你不再為這同一件事開心為止。
被背後的目的就是「不要讓你耗費太多能量在這種常態事件上」。

所以,我們其實不需要浪費心思,或是去讀一些雞湯文的教誨來留住什麼快樂的感覺,因為那注定是徒勞無功的。
「快樂」並不會因為你在讀了某篇文章,或是聽了某位大師的開示之後,就能在你的身體裡停留比較久,因為那是由你的生理機制決定的,而不是你的心理。

從大腦的運行機制中,我們瞭解了「再強的刺激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降低」,和「外在環境的刺激變化會改變我們的感受」這兩個大腦運作重點,尤其是「上一個刺激的感受,會成為下一個刺激的參照基礎(所以毒品的施打量才會越來越大)」這件事之後,應該就能明白「如果想追求快樂或幸福,真正該做的並不是想辦法讓自己越來越快樂,而是應該要讓自己處於『落差』的環境。」

就像非常飢餓的老鼠不管看到什麼東西都會急著把東西吃下肚;但是那些吃飽了的老鼠就只會對真正可口的食物感興趣一樣,通往快樂的秘訣並不在快樂本身,而是藏在不快樂之中(the secret to happiness may be unhappiness

只有經歷過寒冷,你才會感覺到溫暖;體會過飢餓,你才會感受到食物的美味;有過跌至谷底的絕望,你才能明白成功之後的感受是如此美好。

也就是說:

「我們對事物的感知,並不是透過本身的絕對價值而定的,而是透過與之前的經驗比較而來的。」
We perceive things not by their absolute value but by their contrast to what came before.

從這個生理機制上來說,我們在面對這個無奈的環境時,生活中的各種「小確幸」確實能夠給我們帶來快樂。但是,如果我們一心只知道著追求這些小確幸的話,那麼隨著時間過去,這些小確幸也註定將無法再成為我們生活的興奮劑。因為我們終究會適應,總有一天你會對你現在重視的一切無感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
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