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會愛吃肉?

你好,歡迎來到 –《發現新視界》。

首先要澄清一件事,不管是從生理構造、所需營養素、演化痕跡來看,人類這個物種不能被純然分類為「草食動物」或「肉食動物」。
老祖先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為了活下去,夠營養的、有辦法取得的,牠們都吃,造就了「雜食性」的命運。

如果說吃肉也是一種能力,那麼這種能力應該是在人類演化中期,大約230萬年前才發展出來的。我們就先來了解人類是從何時開始吃肉,以及如何消化這麼多的肉。

最接近人類祖先的類人猿以草食為主,大約在400萬年前出現的人類,其飲食型態應與其他類人猿相似。
觀察同一時期出土的臼齒與深長的顎骨化石,可推測出他們當時吃了許多需要大量咀嚼的植物。
另一方面,採集不會移動的植物當作食物,不需要擬定什麼複雜的策略,所以也不怎麼需要用腦袋。
相反地,若想捕食會移動的動物,就必須擬定更高明的計畫才行。
科學家測量早期人類的頭顱,發現與現在的黑猩猩差不多容量,這個事實同樣可以支持早期人類以草食為主的假設

可是,大約從260萬年前開始,一直到1萬2千年前的更新世,非洲大陸的氣候變得越來越乾,森林也陸續凋零,取而代之的是大片草原。
這種情況對早期人類來說相當不利,因為他們小小的牙齒無法大量咀嚼堅韌的植物。
既然找不到植物吃,勢必得吃肉(動物性脂肪)才能生存下去。
然而不論從前或現在,想在非洲草原上獵捕動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那就來吃剩肉吧!

肉食動物將獵物的內臟吃光後,便會退至一旁休息,等待消化。
緊接著會聚集過來一堆禿鷹或鬣狗,這都不是脆弱的人類可以輕易搶奪剩肉的對象。
所以,人類就只剩骨頭可吃了。
但千萬不能小看骨頭,骨頭中含骨髓,顱骨內還有腦髓,這些都是純粹的脂肪,營養非常豐富。

人類無法直接用牙齒咬碎骨頭,因此找來了石頭敲碎骨頭,再吃裡面的骨髓精華。
這些石頭後來演變成人造石器。
巧人(Homo habilis所打造出的奧都萬(Oldowan)石器,就是被認為用來敲碎骨頭時所使用的石頭。

在這過程中卻發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由於長期攝取高脂肪含量的食物,腦袋慢慢長得越來越大。高脂肪、高蛋白質的飲食習慣,同樣有助於體型的發展
到了200萬年前,出現直立人,其腦容量已增加至接近1000毫升,身高也同樣長高至170公分左右,於是擁有高大體型與碩大腦袋的人類祖先就此誕生。

擁有高大的體型與大腦袋之後,人類才有能力獵捕活生生的動物。
原始人狩獵」場面,就是在這時出現的。

靠著高明的策略、充沛的體力和精良的石器,逐漸適應了狩獵生活,捕獲的野獸數量也越來越多。
但是,飲食習慣不是說改就改,原本草食為主的人類是如何突然攝取大量肉食呢?
有可能的是,人類在演化上利用所謂的「載脂蛋白」(apolipoprotein)來消化油膩的食物。
載脂蛋白就像清潔劑一樣,與血管中的脂肪分子結合後,將油脂帶離開血管,使血液保持清澈。

當人類終於習慣吃肉,經歷了遺傳上的變化,以高大又聰明的姿態開始過起狩獵生活,從此正式進入肉食階段。
然而單靠狩獵技巧還不足以讓我們變成肉食愛好者,需要更多的遺傳演化,才能消化更多的肉類並攝取更多營養。

但事情總不會這麼順利,幫助人類消化肉類、使血液清澈的載脂蛋白,與阿茲海默症腦中風等致命的老年疾病有相當大的關聯。
研究顯示,載脂蛋白基因就是造成這些疾病的直接原因
為什麼不惜吃肉也要帶著如此危險的遺傳基因呢?

有一個叫做「基因多效性」(pleiotropy)的論點,假設某個基因的功能在兒童與青少年期是對人體是有益的,但同一個基因到了老年時卻變成有害的,按照基因多效性的論點,對兒童與青少年期有益的基因會優先被人體所選擇,因此不會輕易消失。
儘管它與老年的失智症與腦中風有關,但出色的清血脂功能讓它持續存留在人類的遺傳基因之中。

如此說來,吃肉的能力並非老天爺免費賞的,而是人類甘願在老年承擔患病的風險,才換來這種代價高昂的適應能力(但早期人類沒這麼長壽,因此這也不能算是問題)。
也是長久以來為了生存繁衍下去,為了不被淘汰而逐漸演化而來的肉食能力啊!

對今天的論點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三采文化《人類的起源》一書,相信能帶給你許多有趣的觀點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