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化人類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新科學家(New Scientist》的封面文章馴化人類(The taming of the you」。

前幾天隔壁專欄寫了一篇「為什麼狗狗這麼友善?」,不知道大家看了沒有?
對筆者來說,那篇文章中提到太多專業的「基因術語」,實在很難看完就記住。
所以,今天的這篇文章要談得並不是什麼「自然選擇影響基因」這類的晦澀知識,而是要討論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人類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

你有沒有想過,我們身邊絕大多數的物種,例如:馬、豬、牛、羊……等,都是被我們人類所馴化,那麼又是誰馴化了人類呢?
為什麼現代人的外表會和我們的祖先有那麼大的差異?

先來談談「野獸是怎麼被人類馴化的」這個問題。

要理解「馴化野獸」的問題,就不得不提到前蘇聯的動物學家 德米特里·別利亞耶夫(Dmitry Belyayev1959年時做的「銀狐實驗」。
這個實驗的偉大之處在於:「只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就重現了動物上萬年的馴化過程。

這個「銀狐實驗」是這樣的:

別利亞耶夫從愛沙尼亞的毛皮養殖場買來130隻野生的銀狐進行繁殖。等這些銀狐長大之後,再從每一窩裡挑選其中性格最溫和、最聽話的銀狐繼續進行繁殖。就這樣繁殖了10幾代,這些馴化的銀狐變得與人親近,和野生的「祖先」已經大不相同。

除了更加溫順親人以外,這些銀狐的外觀也逐漸發生了變化,例如:耳朵也越來越垂、身上出現了白色的斑點、雄性的頭蓋骨變得越來越小,和雌性越來越像、腦袋變小、骨架變小、臉變圓、牙齒變小,嘴巴也變得更短……等現象。科學界把「動物的個性與生理特徵的變化」這種特殊現象稱為「馴化症候群(domestication syndrome」。

belyaev_silver-foxes

 

而我們人類身上其實也有這種「馴化症候群」的特徵。
例如:和考古出土的人類祖先相比,現代人的臉更短、牙齒也更小,臉部也變得比較柔和,沒有突出的眉骨。

因此,進化生物學家提出了一個假設,認為「現代的人類,或許是馴化之後的版本。」

既然人類身上也出現了這種「馴化特徵」,那麼下一個問題就是:

是誰馴化了人類?

答案是:「人類自己」。也就是說,人類對自己進行了「自我馴化(self-domestication」。

許多動物,例如:馬、豬,和前面提到的銀狐等,都是因為人類的馴化之後才逐漸變得溫順。
但有些動物則是透過「自我馴化」來接近人類的,例如:隔壁專欄提到的「狗」。狗就是自我馴化的動物代表。

我們都知道狗的祖先是「狼」,那麼狼是怎麼變成今天的狗呢?
可能的原因是某些狼的膽子比較大,或者說神經比較大條,不會對人類展現那麼強的攻擊性。
因此,這種比較少根筋的個體就有了接近人類聚集地的優勢。

這些狼會吃人類的剩菜剩飯,甚至是人類的糞便(註:「狗改不了吃屎」是真有其事,因為糞便裡仍有一些未被完全消化的食物可供二次利用)。這些沒什麼攻擊性的狼甚至能和人類建立合作關係,跟人類一起狩獵,於是人類就有了豢養牠們的動機,加速牠們的馴化進度。

在馴化的過程中,「攻擊性低(less aggressive」與「合作能力(cooperative」,是狼之所以能馴化成狗的關鍵優勢。

同樣的,這兩種特質也體現在人類的自我馴化過程中,為我們的祖先帶來繁殖的優勢。

女性會更加傾向於那些「溫和」,且善於「合作」的男性來交配,因為她們發現這樣的男性自制力更強、不易衝動、更有吸引力,也能給孩子更多的關懷與照顧。因此,「溫和」與「合作能力強」的男性就有了更多的繁殖機會,也就更容易將擁有這項特質的基因傳遞下去。

這個發現也能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人類的演化歷史。
因為考古學家發現,我們智人大約是在距今40萬~25萬前出現的新物種,但是人類的繪畫、樂器、飾品等文化藝術品,卻是在距今10萬年前才成為普遍的社會特徵。換句話說,人類花了20萬年以上的時間才普及了這些文化。

之所以要花這麼久的時間才能普及,是因為人類花了20萬年才演化出這些能力嗎?可能並不是。
美國杜克大學的 史提芬·邱吉爾(Steven Churchill教授就認為「文化革命的延遲」現象和人類的自我馴化有關。

這個解釋的依據是:「人類自我馴化的轉變期就在10萬年前」,剛好和「文化革命」的普及時間重合。

人類雖然很早就演化出了藝術創造的能力,但是人類還沒演化出能夠傳播想法和發明的社會結構。因此,無論是知識還是經驗,往往都只能在自己的部族,甚至只在家庭中傳遞,然後隨著時間逐漸失傳。

考古的證據顯示,人類的人口密集程度大約在10萬年前左右才開始逐漸增加。
在人類高度聚集之前,人們普遍會對陌生人猜忌,甚至抱持著敵意。因為這種警覺和攻擊性能夠有效地防止其他部族侵犯自己的領地

但是,當人們發現合作的好處遠大於競爭時,結果就是「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得越來越近」。
這時候,那些擁有「溫和」與「合作能力」特徵的個體就更能在新環境裡生存。
換句話說,正是因為「人與人之間需要進行合作」,所以在這種演化的壓力下,人類才逐漸變得越來越友好

考古學家在這個時期的人類遺骸身上也發現了「馴化症候群」的特徵。也就是說,從這個時期開始,人類的外貌開始變得越來越溫和了。
因為在更要求社交能力的環境中,外觀上就必須釋放出明顯的訊號,告訴別人你不具攻擊性,並且也非常願意合作,才能生存下去。
久而久之,具有這種特徵的外觀基因就能夠獲得更多的交配機會,因此這種性徵傳遞下來的機會也就相對提高。

簡單來說,人類在演化的過程中,擁有「攻擊性低」和「合作能力強」這兩種特徵的個體,就會有更多的優勢和傳遞基因的可能
因為人類在演化選擇的壓力下,必須學會合作,所以只能逐漸自我馴化,讓自己變得更友善。

 

順帶一提(這邊開始不是文章內容),貓咪雖然也是人類的夥伴,但是卻少有出現「馴化症候群」的「垂耳」現象,而且貓咪們也不像狗那樣容易管教,總是非常不受控,個性十分「獨立」。對這種貓狗之間的差異,其中一種解釋是「兩者的馴化時間不同」。

和人相處的時間比較早,大致上從人類還在過採集狩獵生活時,身邊就已經有狗狗的陪伴。
由於是在「採集狩獵」時期被馴化的,狗和人是一種必須相互合作的共生型態,所以比較能夠服從人類的指令。


貓咪因為馴化時間較晚,大約是在人類進入「農業時代」後才進入人類世界生活,主要的工作就是鎮守穀倉,抓老鼠。
因為人類只是給牠們一個空間,但牠們還是得自食其力(抓老鼠),所以貓和人類相處的依賴程度較小,本質上還是屬於比較獨立的動物。也因為如此,所以牠們還沒出現明顯的垂耳情況。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