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脆弱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江湖打滾守則」的第一本書《反脆弱》。

本書的作者是 納西姆·尼可拉斯·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是目前世上最炙手可熱的思想家之一。我們這個專欄之前也介紹過他的另外兩本著作《隨機騙局》和《黑天鵝效應》,所以這裡就不對作者生平多作著墨了。

另外,也建議你把前兩本書和今天的內容放在一起看。

《黑天鵝效應》告訴我們:「非常不可能發生和無法預測的事件,存在於世界上幾乎每一種事物之中。

而《反脆弱》則是要告訴我們:「不確定是件好事,甚至有其必要,並且建議我們以反脆弱的方式建立各種事物。

「反脆弱」並不是「強韌」,因為堅韌至多只能夠抵抗震撼和維持原狀;但「反脆弱」則是會使你變得愈來愈好。而且,反脆弱可以免於預測誤差,並且保護你不受突發危機事件的影響

簡而言之就是 尼采的那句名言:「凡殺不死我的,都將使我強大」。

下面我們分成四個部分來為你細說這本書:

一、什麼是「脆弱」?
二、什麼是「反脆弱」?
三、為什麼我們需要反脆弱?
四、如何提升反脆弱的能力?

一、什麼是「脆弱」

還記得 塔雷伯那本《黑天鵝效應》裡的基礎假設嗎?

世界充滿不確定性,因為世界是被一隻又一隻無法被預測的黑天鵝所推動的。

這個假設基於一個大家都明白,但卻時常會忽視的道理:「這個世界不是恆常不變的,而是經常會有變動的。
這個世界充滿了不可預測的生老病死、天災人禍……等,就連人的言行也是不可測的,各種讓人無能為力的意外卻時刻都在發生。

雖然這個道理非常間單,但是大家卻總有想要追求「穩定」、「可預測」的傾向,對世界的「脆弱性」視若無睹。因此,每當那些人們預料之外的事件(例如:黑天鵝事件)發生的時候,波動所帶來的衝擊將會讓人無所適從。

另外,由於隨著科技、制度的進步,社會的現代化程度越來越高,人們會認為世上的不確定性將變得越來越低,未來也會變得越來越容易預測,而對小機率事件掉以輕心。但作者卻持相反的觀點。

作者認為現在社會和從前相比,非但沒有因現代化而降低脆弱性,反而比過去還要更脆弱。

為什麼社會不像我們以為的那樣有越來越明確的未來,而是像隔壁專欄之前的文章「當風險悄悄地凝聚」裡說的那樣呢?

因為現代化的社會系統逐漸被強化,變成一個彼此聯繫越來越緊密的整體,因此會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情況
雖然透過現有的制度、市場,個人的風險都能夠被分攤出去,讓自己的風險降得更低,但是總體的大風險卻在不斷凝聚。直到某一天偶發的黑天鵝事件(例如:去年的815全台大停電),穩定環境所帶來的傷害將會比非穩定環境的傷害還大
這就好比說,同樣是停電,但如果停電是發生在戰亂、貧困的國家,那麼造成的破壞一定會比在發達國家停電還要小,因為整個社會的聯結程度比較低,脆弱性也較低。

而且,這個世界明明已經非常脆弱了,偏偏社會上還有一些在不斷在增強這種脆弱性的「脆弱推手」。這些脆弱推手指的並不是什麼惡棍或是危險份子,而是那些企圖維持穩定的「掌權者」和「擁有專家身份」的人

例如:前聯準會主席 葛林斯潘(Alan Greenspan,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

葛林斯潘為了維持金融市場的穩定,因此設計了各種制度、限制、措施、手段來抑制應有的波動,但是這種人為管制與抑制雖然讓金融市場呈現穩定且欣欣向榮的樣子,但卻也讓整個市場在面對金融危機時變得不堪一擊。因為「過度干預獲得的穩定,都是在造就脆弱」;

而 史迪格里茲和 葛林斯潘不一樣,他增強的不是制度面上的脆弱性,而是信心上的脆弱性

他在2008年次貸危機之前還不斷為房地美、房利美,和整個的金融體系背書,侃侃而談;但在次貸危機爆發之後,卻又立刻無恥地倒戈,說自己早在危機爆發前就已經預測到了。

正因為這種事後諸葛和見風轉舵的「預測專家」實在太多了,人們往往只會記得他們那些精準的「遠見」,而選擇忘記那些沒實現的「預言」,所以才讓人們誤以為有越來越多的工具、理論能夠預測未來,並傾向於建立一個「表面上穩定,但實質上卻越來越脆弱」的世界,就像是層層疊疊的玻璃杯,一碰就碎。

 


 

二、什麼是「反脆弱」?

正因為這是一個會波動的世界,所以雖然「追求穩定」大多時候很好,但突發情況下反而會造成極大的傷害。因為看似穩定的世界其實就像瓷器一樣,雖然平時能夠亮麗、安定地存在,但如果忽然發生意外讓它摔到地上,它就會立刻支離破碎,無法復原。這就是「脆弱」的特性。

這個觀念可以套用到很多地方,例如:希臘的公務員

公務員基本上是個鐵飯碗,他們的待遇和一般公司比不見得更好,但通常會比公司職員更加穩定。畢竟大多數企業的壽命都長不過國家,他們很難被解雇,也有穩定的退休福利。

直到有一天,希臘的財政宣告破產了,許多公務員被迫失業,或是福利遭到大幅的刪減。
這些年過40,甚至50的失業公務員才發現「自己在外面的就業市場完全沒有任何競爭力。」

換句話說,他們就像摔到地上的玻璃或瓷器,
平時都很好,但當環境偶爾發生波動時,這種機率極低意外將會對他們造成難以承受的巨大傷害。

既然脆弱這麼可怕,那麼脆弱的反面是什麼?是「堅強」或是「強韌」嗎?
並不是。脆弱的反面是「反脆弱

堅強與強韌都只是讓事物在不確定性中不受傷害,或是保持不變,但卻沒辦法讓自己變得更好。
而脆弱在不確定性中的結果如果是破碎、受傷的話,那麼脆弱的相反面就不該是保持不變,而是讓自己在風險之中變得更好,讓自己受益。

打個比方來說:「堅強」、「強韌」就好比是一團紙球,就算忽然掉到地上也不會因此而破碎;
但「反脆弱」卻好比是乒乓球,如果忽然掉到地上,而且還是施力讓它重重掉到地上的話,它反而會彈得更高,這就是「反脆弱」的特性。

換而言之,「反脆弱」的特性就是:平時看起來不怎麼樣,但卻有極小機率能獲得巨大的好處

舉例來說,作家、小說家、漫畫家大多時候的收入都不怎麼樣,但他們卻有兩個反脆弱特點:

一來他們不會受到任何的巨大傷害,對那些沒沒無聞的作家來說,受到大眾批評反而還會幫他更出名;

二來雖然只有極小的機率,但這些人仍有可能會獲得極大的好處,例如:像寫出《哈利波特》 的 JK·羅琳那樣名利雙收。

這也是一種黑天鵝事件(記得嗎?黑天鵝有好有壞),機率同樣都很低,只是結果不是巨大的傷害,而是巨大的好處。

「脆弱」與「反脆弱」說的正式面對風險和不確定性時的兩種方向,一個是「束手無策」,而另一個則是能「反虧為盈」

這也正是「反脆弱」概念的精髓,亦即「從不確定性中獲益」

值得注意的是,「反脆弱」概念是有「層級」的,而不是一概而論的。

這裡的層級概念指的是:在我們考慮「系統」與「個體」關係的時候,「反脆弱就會有不同的表現」。很多時候,個體的犧牲(脆弱性)反而能增強整個系統的反脆弱能力。

例如:鐵達尼號事件,這艘巨型郵輪的重大災難給整個造船業帶來了一次反思,因而避免往後再有類似的重大事故發生,挽救了無數生命。
而大自然的演化過程也是如此,不同層級的進退會對系統造成或深或淺的影響,左右著全局。

 


 

三、為什麼我們需要反脆弱?

在明白了「脆弱」與「反脆弱」的意思後,我們當然要接著問:「為什麼我們需要反脆弱?」

首先,「這個世界的脆弱性正變得越來越強」。

就如同前面提到的那樣,現代化構建的社會變得越來越複雜(亦即「可出錯的因素變多了」),而人與人之間的聯繫也變得越來越緊密(亦即「偶發事件的影響範圍變得更大,也更嚴重」),因此這個越來越進步的世界,反而變得越來越不確定,脆弱性也變得越來越高。

所以,我們必須學會應對這個越來越脆弱的世界,而「反脆弱」就是我們最好的應對之道。

其次,「反脆弱是生命體的特徵」。

作者在書裡舉了一組例子:「貓」與「洗衣機」。
貓是「生命體」;洗衣機是「機器」。而兩者最大的差別就在於「生命體的特徵是『具有很強的反脆弱性』。」

以貓為例,我們都說「貓有九條命」,這是因為「生命可以隨著環境的變化來及時調整自己,避免傷害。同時還會因為外在環境的變動而鍛鍊,並強化自己」,也就是具有「反脆弱性」

但是洗衣機就不同了。這種「機械」雖然能夠有效且穩定地運作,但隨著時間過去,機械化的工具只會日益耗損、故障,甚至報銷的風險也會變得越來越高。等到某天機器再也轉不動的時候,就只能成為一堆廢鐵,這就是所謂的「脆弱性」。

生命體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波動大的」、「難以預測」的世界。為了在這樣的世界生活,所以必須學會「隨機應變」的反脆弱性;

但機械體則具有清晰的邏輯系統、有明確的因果關係,但由於沒有自我修復、自我更新與自我進步的能力,也就是不具有反脆弱性,所以只要環境發生劇烈變化時(例如:停電),就會在不確定面前顯得不堪一擊。

另外,「反脆弱的有無會決定你的生活方式」。

作者總結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一種是「觀光型」的生活模式。
預設未來的生活是可預測的,只要按部就班地完成所有步驟,就能夠獲得自己期望的理想生活。

當然,這也是絕大多數人所擁抱的想法,但作者認為這種想法過於天真、理想,而且過於「脆弱」。

另一種是「隨機漫步型」的生活模式。

指的是:「沒有太多預設,敞開雙臂迎接生活中的隨機事件,並且善於挖掘隨機事件背後的實際價值,並能夠抓住機會的生活模式。

作者認為,我們應該要盡量避免陷入觀光型的生活模式,並學習隨機漫步型的生活,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寓言中的火雞。這是作者在書裡提到的兩個故事,「火雞」和「布里丹之驢」。


火雞的故事是這樣的:

一群被豢養的火雞每天都享受著飼主提供的伙食安穩度日,認為這樣的好日子永遠都沒有盡頭,會持續到牠們老死。直到某天飼主走進來,抓走了其中一隻火雞時,這隻火雞仍舊愚蠢地認為飼主只是要帶牠去別的地方。但牠不知道的是:這天其實是感恩節,飼主抓他其實是為了把牠殺來吃,而且也是為了殺牠才養牠。

很多人的一生都扮演著這樣的「火雞」,只知道追求「平穩」,卻看不到潛藏在背後的危機,只能在瀕死之際後悔、掙扎。

而「布里丹之驢」是這樣的:假設現在有一隻又餓又渴的驢子(渴跟餓的程度一樣),牠左邊有乾草可食,而右邊同等距離也有淨水可飲,那麼根據絕對理性選擇的情況,驢子就會在原地附近猶豫不決、左右徘徊,最終渴死並餓死在原地。

這個故事說的是:「按照絕對理性原則,我們確實該找尋那些可預測的步驟,並一步步地走向安穩的生活。但是,絕對理性並不像我們所想的那般完美,只要出現兩個以上的等值機會,我們就可能會因為猶豫不決而錯失良機。

例如:現在有一個偶發但有風險的賺大錢機會,但如果你想賺這筆錢,你就必須要拋棄穩定的生活。那麼根據絕對理性原則,你將會在這個偶發的賺大錢機會,和穩定生活之間游移不定,最終錯失兩邊機會。

但其實只要一個外來的力量把你隨機地往某個方向推,這個困境就能立刻解決了。

掌握反脆弱的方法、提高反脆弱的能力,就是為了讓我們擁有這種應對「不確定性事件」的本領,不做愚蠢的驢子,也不做渾噩度日的火雞。
如果我們能把這種不確定性轉化成我們的優勢,製造出「反火雞事件(每年都會有少數幾隻火雞在感恩節作為形象大使而被「赦免」)」,那麼我們或許就能夠在逆境中求勝。

 


 

四、如何提升反脆弱的能力?

首先,要「過度反應」。

面對不確定性和危機,其實可以用過度反應的方式來避開風險與不確定性的傷害,同時還能增加自己的能力。
這就好比是注射疫苗一樣。注射疫苗,其實就是將少量了病毒打進身體裡,讓身體感染,以此增加免疫力,並產生病毒的抗體,以抵禦更強大的病毒。

前面提到的「骨折」也是同樣的情況,人在骨折之後新長出來的組織將會比原來的骨骼還要堅硬、強壯。

再比如說,對於那些「被禁止」的東西也是如此。例如:人們對禁書的追捧。現在許多的傳世名著其實在剛出版的時代裡都是禁書。
但也正因為它們是禁書,所以反而引起了人們的注意與興趣。

所以,我們的首要工作就是對危機的徵兆「反應過度」。

其次,是「合理干預」。

對任何系統的干預確實都是有必要的,這也是增強反脆弱能力的必經之路。
但是,關鍵就在於「預防的方法與力度」。
干預應當要適度,但人們卻往往會進行過度的干預。

例如:在家庭層面,許多家長對孩子的學習、生活都會過度干涉,但這反而阻礙了孩子們的反脆弱能力的培養;
而在國家、社會層面,又有像 葛林斯潘和 史迪格里茲那樣的脆弱推手,總是想要干預經濟的運行,給市場銬上太多的枷鎖,反而阻礙了經濟的自我革新。

而這種過度干預所帶來的就是所謂的「醫療傷害」。
也就是由治療而受到傷害(通常是隱形或延後出現)的傷害超過利益。這不狹義地針對醫療行為中的傷害,而是泛指存在於社會環境中,利益小且可見,成本卻很大、延後和隱形的危險情況。就像歷史上那些對病人的病情不加以分辨,卻盲目地施予重手而導致嚴重後果的事件。
例如:美國國父 華盛頓起初只是因為呼吸道感染而發燒,但最後卻被「放血療法」奪走了生命。

對此,作者的建議是:「保持干預的可能,但是不要盲目地上場干預比賽。

換而言之,作者建議應盡可能減少不必要的干預,還諸自然的反脆弱性。
作者相信人類本身具有反脆弱性,主張否定法,但他並非反對干預,而是反對天真干預,和在真正需要的時候卻不足夠的干預。

打個比方來說就是:「限速!但不是幫人開車。

再次,是「槓鈴策略」。

所謂的「槓鈴策略」,指的是:「多方面做準備合理地分配自己的時間、精力,與資源,盡量在槓鈴的兩端都能有所準備,以避免滿盤皆輸的窘境。」

槓鈴策略並不是要我們去預測未來,因為未來是難以預測的。

例如:古希臘哲學家 泰勒斯(Thales)因為受到周圍人的非議,說他窮得叮噹響,只會成天嘴砲,什麼事都辦不到。為了堵住這些非議者的嘴,泰勒斯做了這麼一個投資:

在泰勒斯生活的米利都地區有一個重要的產業,就是「種植橄欖」和「榨制橄欖油」。橄欖當然和其他農作物一樣,有自己的生長周期。所以,泰勒斯在橄欖油的榨季到來之前,租下了該地區所有榨橄欖油機的長期使用權,結果隔年橄欖大豐收,所有人都來向泰勒斯租榨油機,於是泰勒斯就坐地起價,狠狠賺了一筆。

亞里斯多德把這件事寫進了自己的書裡,並說 泰勒斯是夜觀天象,運用了他在星象學和氣候學上超人的知識,提前預知到當年橄欖的大豐收,才賺到了這筆錢。

但是 塔雷伯卻不這麼看,他認為 泰勒斯之所以能夠賺到錢,並不是因為他能觀什麼天象,而是因為採用了「槓鈴策略」,也就是對「橄欖豐收」和「橄欖不豐收」兩件事都作出準備

泰勒斯的做法是:他在非產季(榨油機價格低)的時候用一小筆錢租下大量的榨油機,而當榨季到來,油壓機供不應求的時候,他再加價轉租。
換句話說,泰勒斯並不是因為什麼夜觀天象才賺到錢的,而是使用了「期權」這種金融概念,創造了一個「成本有限,回報可觀」的環境。

bdcb3cb35b4d39cffabfc2fee59c3c4f_hd

如果橄欖沒有豐收,那麼 泰勒斯的損失就只有非產季時租下的「約定價格」;
但如果橄欖大豐收,那麼 泰勒斯就能賺到超高的利潤。
有全局的思考能力,不盲目地自信,也不貿然行事,只選擇那些「有限的損失」加上「無限的收益」的生意,才是泰勒斯賺錢的秘密。

 

最後一點,「不對稱性」。

這個世界是「非線性」的,真正按照線性模式發展的情況其實少之又少,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不確定性和隨機事件。

而非線性帶來的就是大量的「不對稱性」,也就是「收益與損失並不對等」。

從 泰勒斯的故事來看,他雖然也可能會有損失,但是損失會很小,而收益卻很大
這樣的事件就稱為「凸性事件」,這種事件的投入/產出會呈現一種「微笑曲線」的形狀,是值得我們投資和把握的機會。

螢幕快照 2018-03-13 上午10.30.54

例如:前面提到的小說家、作家就是如此,投資一些時間成本在寫作上,就算最終沒有成功,那也不過就是浪費了一點時間而已,損失極其有限;但如果作品某一天忽然爆紅,那麼這點投資的收益將會變得難以估計,在不確定性上具有「反脆弱性」。

但另一種「凹性事件」則恰恰相反,它的投入/產出會呈現一種「哭臉的下凹曲線」,收益有限,但損失卻難以估計
例如:開一家餐廳、咖啡廳就屬於這種「下凹曲線」。因為我們可以用「用餐時間和翻桌率」的最大值來算出最高收益,但卻算不出營業期間的偶發事件(例如:員工受傷、客人中毒……)會帶來多少損失。這就屬於「脆弱性高」的類型,應當盡量避免投資這類事件。

螢幕快照 2018-03-13 上午10.32.48

當我們明白了事物的「不對稱性」,也有了更多發揮「反脆弱性」的空間,可以不斷試錯、調整,以達到最大的收益。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見。

對「反脆弱」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