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歷史09》–「儒家是怎麼來的?」

上一回說到:「諸子百家的形成背景」,並將諸子百家粗略地簡化為「三家」,也就是「儒家」、「法家」和「道家」。
所以我們就分成三回來幫大家展開一下這三家的細緻差異。

首先要問的問題是:「儒家」是怎麼來的?

很多人會回答:「儒家是孔子創造的。」

但很抱歉,這個答案並不對!

因為儒家其實是「從商周兩朝的『巫師系統』裡發展出來的」。

這裡說的「巫師」,並不是那種跳著奇怪舞蹈、口中念念有詞的巫師,而是在古代的王朝裡,透過「占卜」和「祭祀」來與上天溝通的「神職人員」,也就是「祭司」。

之前有講過《左傳》裡的一句話,說:「國之大事,惟祀與戎」。

「祭祀」這種國家大事,就屬於最高級的「禮」
「巫師」就是這種「禮」的具體執行者和記錄者

想要在禮崩樂壞的時候復古,那麼首要的工作就是把「古」這個概念給定義清楚。

而「巫師系統」就是這套「古禮」的紀錄者,所以很自然的就成為解說的最佳人選,於是就逐漸發展為「儒家」。

所以,孔子並不是儒家的開創者,而是「此前巫師系統」的「集大成者」

而 孔子的復古方式是「克己復禮」,也就是「按照傳統的『禮』來克制自己的各種衝動」。如此一來就能達到儒家的最高理想,也就是「仁義」的「仁」。

但這時候的儒家其實發生了一個根本的變化,那就是「遵循『禮』的原因不一樣了。」

春秋以前,人們之所以凡事都按照「禮」的規定來走,是因為「對於傳統的盲目跟隨」,並不需要什麼理由與道德;

但在禮崩樂壞之後,按照「禮」來行事就沒辦法獲得什麼好處,反而顯得過於迂腐。
而且堅持著毫無用處的「禮」,反而讓自己在亂世之中變得很危險,所以需要勇氣(這就像 宋襄公想去教楚國踢正步,結果被打得屁滾尿流一樣)。

於是,「遵循禮」這件事開始加入了「這麼做是對的」這種「道德理由」。
認為「遵循禮」和有沒有好處無關,而是因為這麼做「很正確」,於是儒家才開始出現了對於各種道德勇氣的讚美。

所以 孟子才會說:「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

意思是說:「只要確定了是正確的道路,那麼就算有千萬人阻擋在面前,我也會毫無畏懼地走上前去,知其不可而為之。」

你是不是覺得這批儒家分子很迂腐?

對,當時的法家也是這麼想的,我們下回繼續。

 

註:建議順便閱讀一下之前的《彩蛋》:「人格分裂的儒家精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