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新世界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反烏托邦」的第二本書《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778388862528c746493276dfc4d39292

 

這是反烏托邦三部經典作品當中的其中一部,另外兩部為《1984》以及《我們》。
有別於上星期《1984》裡所講述的極權高壓統治,《美麗新世界》描繪的則是一個過於理想與美好的未來,在這個樂園裡人人都很快樂,沒有煩惱及憂慮,沒有現實生活中任何會讓你情緒興起波瀾的人事物。如果有,那就嗑個藥去度假吧!究竟這樣普世的幸福快樂是如何做到,這個世界犧牲了哪些東西才有辦法成為「烏托邦」?又為何我們會將它列為「反烏托邦」的代表作之一?這是我們今天要與大家分享的主題。

 

本書作者為英國的 阿道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 1894-1963),他擁有豐富的生物學知識以及文學素養,著有50多部小說、詩歌、哲學著作和遊記。其祖父湯瑪斯‧赫胥黎更是英國著名的生物學家,也是達爾文的朋友,曾幫助演化論的創立。在以科學為背景的《美麗新世界》中,赫胥黎運用了廣博的生物學、心理學及哲學思想,對未來做出全盤性的臆測。這是一種對未來的可能描繪,也是警世預言。書中表現出對當代社會道德、標準與理想的期許與批評,使讀者看見人性的湮滅與覺醒,知識分子渴求心靈開放與自由的吶喊。

 

共有、一致、穩定」,這是世界國的座右銘。

時值西元2540年,人類將 亨利‧福特(Henry Ford)尊為神明,那位將裝配線概念實際應用在工廠生產裡,使汽車製造成本大大降低的福特。這時的世界已經沒有人是從媽媽肚子裡誕生的(除了保護區裡的野蠻人),大家都是試管嬰兒,胚胎是在培養瓶中成長。胚胎在發育過程中,會嚴密受到賀爾蒙、溫度、養分、氧氣的調控,最後誕生成不同階級:α、β、γ、δ、ε,類似今日的種姓制度,其中最低端愛普西隆(ε)的胚胎會在發育過程中會處在微量缺氧狀態,使大腦發育不全,一生注定得做勞動苦力。離開瓶子後的個體依照不同階級,被中心扶養、教育,不會有爸爸媽媽,更不會有所謂的「家庭」。

在「制約教育」下,所有人都很滿意自己的定位以及所處的環境。就連最低劣的愛普西隆人種,也絲毫不羨慕在上位的阿爾發族,儘管每天從事勞力繁重的工作,卻樂此不疲。這根本上免去了階級鬥爭的可能性,知足常樂這項優點被發揮得淋漓盡致。如果你有任何不愉快,來點「索麻(Soma)」就解決了,半公克等於放半天假,一公克等於一個週末,兩公克是去趟異國旅行,三公克則是飛到月球的黑暗永恆(就是死亡)。

在「共有、一致、穩定」的前提下,他們失去了許多概念,諸如家庭、愛情、言論自由、科學、藝術、思想、宗教等。不負責任的性愛、粗劣的有感電影、各種降低智商的團體活動充滿民眾的生活,每個人被設定成用最快樂的心情活著,執行命定的消費模式、工作崗位。而那些知道太多,企圖挑戰、質疑這宗旨的人(通常都是阿爾發階級),都會被流放到小島。真正的統治者們則高高在上,一邊嘲笑,一邊安穩地控制世界。

 

故事就在這樣的背景下開始了,圍繞著阿爾發族卻自卑的柏納德‧馬克斯(Bernard Marx)、尋找真正自由的赫爾默斯‧華生(Helmholtz Watson)、光鮮亮麗的女主角蘭妮娜‧克朗(Lenina Crowne)、世界管理人之一的穆斯塔法‧蒙德(Mustapha Mond)、被拋棄在保留區的文明人琳達(Linda)以及她的親生兒子約翰(John)。

野蠻人約翰嚮往的美麗新世界,有別於不接納他的原始部族,是母親口中所述的文明社會、思思念念的桃源鄉。但在實際抵達後,面對各種文化差異、價值觀衝突,以及自身對於蘭妮娜的情感,都不斷折磨著他。他與穆斯塔法的答辯帶出了本書的高潮,也揭穿了幸福快樂都只是假象的事實,但約翰卻無能為力,連最愛的蘭妮娜也無法認同自己的想法。故事的最後是以悲劇收場,這個世界會維持著「共有、一致、穩定」一直這樣下去吧,哪怕再也沒有像野蠻人約翰這樣衝擊體制的傢伙存在。

接下來我想與大家分享幾個故事重點,幫助了解此書想要傳遞的訊息。作為經典中的經典,深深推薦各位親自閱讀此書,剛開始時的世界觀構築可能會稍嫌無聊生澀,但持續看下去,這本書絕不會令你覺得後悔或浪費時間。

 

◎美麗新世界裡的虛假快樂

新世界所謂的自由與快樂都是虛假的,可悲的是他們始終不會意會到這件事。從野蠻人進入文明世界中發生的衝突,讀者可以深刻感受到那些不和諧,揭穿這個新世界一點都不美麗的事實。

這是用來換取文明穩定的代價,犧牲了品味藝術的能力,用品質低劣的娛樂方式來使人們獲得滿足。活在基層的人們被教育成喜歡這樣的生活,每天只需要做不用大腦、溫和且不會累的勞動,然後就能享受索麻配給、玩遊戲、毫無節制的交媾跟感覺電影。

對世界的管理者來說,每樣改變與新發現都是對穩定狀態的威脅,科學有時也得被視為潛在的敵人,這也是為什麼有些脫離制約教育的阿爾發族會被流放至外島,因為他們知道得太多了,這世界是運作在一種病態的控制之下。

野蠻人明白,人們真正需要的並不僅是物質上的滿足,更需要精神方面的提升、追求真正的快樂,但這些拒絕思考與改變的文明人永遠無法理解他想表達的。

 

◎野蠻人的內心衝突

無論是在保留區,或是在文明世界裡,野蠻人約翰都沒有容身之處。他所信仰的上帝並沒有眷顧他,也許就像穆斯塔法說的,上帝以缺席的方式存在著,所以他沒辦法得到救贖

上帝不會改變,但是人會,於是文明人築起了一片高牆,宣布以自己的方式快樂地生活在地球上,不再需要上帝,唯一的信仰便是福特。原本宗教情感帶給人的純淨本質、令靈魂的喜悅,能夠彌補人在世間的一切損失。但今天的人類已經沒有任何損失需要彌補,那還需要上帝做什麼?有了索麻,何以需要慰藉?社會有了秩序,何必再追尋不會改變的事物?

文明社會把所有不愉快的東西去除掉,而不是學習容忍它。最後野蠻人體悟到,這些人需要的是負面的情感,需要點會流淚的事情帶來改變,因為他們達成任何事的代價都太少了。野蠻人最後向穆斯塔法要求「我要求要有不快樂的權利,被每一種無法言喻的痛苦折磨的權利。」

然而,就算對上帝發誓,就算跑到深山隱居苦行,他對蘭妮娜的情感一直無法放下,只能不斷地讓自己受苦、鞭打自己,咒罵文明社會裡的蘭妮娜是個淫婦!是個婊子!卻怎麼樣都無法改變內心裡愛她的真實想法。野蠻人被這種矛盾不斷折磨著,始終不願接受也不想妥協,但是他有什麼辦法呢?

最後他放棄了,用手摀著跪地痛哭,向他信仰的神致上最深懺悔離開人世。

 

◎科技與人性的兩難

在現代化社會的路上,人類會不會因為愈來愈要求科學與理性的價值觀,而漸漸失去人性呢?在《人類存在的意義》一書中其實就有提到過類似的理念。

新世界的外表雖美,但科技並沒有令人的精神進步,反而讓社會文化倒退。現今我們擁有超乎作者創作《美麗新世界》的年代的進步科技:精密的電子機械、發達的醫療與生物科技、逐步崛起的人工智慧。幾十年來,人類確實遭遇了許多科技發展所引起的道德倫理問題,也嚐到了兩次世界大戰帶來的毀滅性災害,於是在追求經濟、科技發展的同時,人們也開始對生態保育做出反思。

赫胥黎於1946年再版序中寫說:「烏托邦跟我們之間的距離,比任何人想像的都要近得多。當時我想像它可能會發生在未來六百年後,如今這種恐怖似乎有可能在一個世紀內出現。前提是我們能阻止自己在這段期間內就把自己炸得粉碎。」

 

他當時預言未來的世界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由極權主義國家的對立,所形成的毀滅性軍事威脅;另一個則是像本書一樣出於效率及穩定,發展成福祉專制的烏托邦。

 

在冷戰過後,目前世界的狀態並非上述兩者。地球上仍然有動亂不安之處,也有已開發完全的國家,一切似乎都還未取得一個穩定平衡。究竟未來,在真的六百年以後,那時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呢?你我可能都無法親眼見到了,但希望那會是一個更為自由且平等的世界,不光是人類,而是活在地球上的一切生物們,一個真正的美麗新世界。
「烏托邦這個概念到了現在,似乎比以前更有希望實現了。隨之而來我們面臨另一個問題:我們要如何阻止烏托邦成真呢?」

俄國哲學家 尼古拉‧別爾佳耶夫(Nikolai Berdyaev)如此說道:

烏托邦是會存在的。生命傾向組成烏托邦,也許將來會有個新世紀誕生,那個世紀的知識份子和特權者會想盡辦法消滅烏托邦,讓我們回歸非烏托邦的社會,那個社會雖然沒烏托邦那麼『完美』,但卻較為自由。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