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人會犯罪?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來跟大家聊聊一個有點嚴肅的話題:「犯罪心理學」。

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什麼樣的人會犯罪?
除此之外,犯罪者為什麼要犯罪?他們又會在什麼時候犯罪呢?

這些問題就是「犯罪心理學」的主要研究項目。
透過對犯罪者的心理層面進行分析,描繪出不同類型的犯罪者臉譜。
除了一探犯罪者的內心世界外,也希望能透過這些犯罪者的形塑脈絡,找出防範悲劇的方法。

由於犯罪者的成長環境、心理狀態不同,受到的不同外部刺激也不一樣,所以勾勒出來的犯罪者的基本類型也就截然不同。

以「犯罪心理」和「犯罪行為」是否為「穩定並持續出現」為標準,大致可以將犯罪者區分為兩類:「危險人格者」和「危險心結者」。

簡單來說,所謂的「危險人格者」,指的是那些「以犯罪為樂」的人。
這類人往往也都是犯罪的「慣犯」;

而「危險心結者」指的是那些「平常生活正常,人格也正常,卻因為曾經的創傷在心裡埋下一枚定時炸彈,只要外部的時機成熟,受到刺激,這顆炸彈就會立刻被引爆」的犯罪者。換句話說,這類的犯罪者就是新聞上,記者在訪問鄰居時,鄰居給的評語總是:「平常都會打招呼,也很客氣,看不出來是會做出這種事」的犯罪族群。

從統計上來看,這兩者的比例大約是 4:6
「危險人格者」在所有犯罪案件中的比例大約是40%;
而「危險心結者」則佔犯案數量的60%左右。

而如果我們再將「危險人格者」近一步的細分的話,我們還能從「先天」和「後天」上繼續細分出三種不同的犯罪者輪廓:

一、先天的「反社會人格者」

關於「反社會人格」這個概念,從字面上來說,很容易造成一些人的誤解,誤以為這些人是「仇視社會,因而想要透過行動報復社會」。

但是「反社會人格」其實並不是這樣。
這類的族群說穿了就是「對『社會』這個詞並沒有什麼概念」,也就是「無法社會化」的天生缺陷。

換而言之,他們是一群「無法了解人與人的關係是什麼」的族群。
他們就像是忽然闖進社會的野獸,只想著要如何利用手段滿足自己的欲望,咨意妄為。

「反社會人格者」是犯罪族群中危險程度最高的一種,因為他們會習慣性地製造各種暴力事件,帶給社會的和諧與穩定極大的破壞。
心理學界普遍認為反社會人格主要是由「先天基因」和「後天環境」兩方面綜合而成的。

但是也有犯罪心理學家持不同的看法,認為「犯罪是由多種生理反常所導致的」,這種反社會人格者的犯罪活動,其實就是一種「返祖現象出現了祖先所具有的特性)」,因為生物學上的先天障礙,導致罪犯和現代社會和文明產生衝突。

抱持這種論點的犯罪學者,最知名的莫過於提出「天生犯罪者」論點的義大利犯罪學家 切薩雷·龍布羅梭(Cesare Lombroso)

他主張那些慘無人道的犯罪行為,是因為先天基因造就的本能,而不是後天思慮之後的理性行為。因此,法律規範、社會的約定俗成、道德在這類人面前注定毫無威懾力。

所謂反社會人格患者的特徵是:往往給人一種理性、高EQ、善良、隨和的印象,但實際上他們不但內心冷漠、無情,更會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盡其所能地算計、利用、掠奪或侵佔身邊的人的擁有物。

簡而言之,就是「先天缺乏基本情感,且難以透過後天教化」。

「對他人的依戀」是人類的基本情感,而「反社會人格者」則恰恰缺乏了這種情感。

以 白曉燕案的犯罪者 陳進興為例,他雖然是個殺人與強暴的慣犯,但從他與家人的互動來看,雖然他確實是個「危險人格者」,但卻可能並不屬於這種反社會人格者。有些犯罪者雖然壞事幹盡,十惡不赦,但對家人、朋友仍抱有強烈的關懷與情感,甚至是在危難之際,也不願在自家人面前殺人,造成家人的心理陰影。

但真正的反社會人格者則不然,他們雖然能夠知道家人會對他們的行為感到失望與痛心,卻會因為他們的天生缺陷,無法和一般人一樣感受到情感對自身欲望的約束力,因此反而可能會傾向於直接殺害家人,以免去家人對自己犯行的傷心。

值得注意的是,反社會人格者並不是因為智力發展上發生了障礙。相反的,反社會人格者在犯罪的時候更多是以聰明、狡詐、冷靜、善於謀劃的面貌出現。

所謂的「反社會人格」,只是單純以社會俗成來說,表現的相當「無情」、「毫無羞恥」,也毫無「道德感」而已,並不表示他們在智能上有缺陷。相反的,有許多反社會人格的犯罪者其實都表現出了比一般人更高的智力。許多智慧型犯罪者就屬於這種類型。
也正因為反社會人格者的高智力表現,所以他們也往往能夠成為犯罪集團的首腦或謀劃者,因為他們能夠繞過道德,直接以人性的弱點說服他人,擅長控制和駕馭他人。也因此,反社會人格者很擅長拉攏那些意志不夠堅定的社會邊緣人成為犯罪者,因而建構起一個系統性的犯罪組織。

正因為這種天生的基因特性,所以無論是早期的家庭教育,還是後來的法律懲罰,都很難阻止他們走上犯罪之路。

除了這種「先天性」的犯罪動機之外,這種持續萌生犯罪念頭的犯罪者,也有「後天」因素的類型。

 

二、後天生而不養的「犯罪人格」

這裡要區分一下,前面說的反社會人格者,由於是受到先天性的影響,因此他們的反社會行為與暴力行為往往會在10歲以前就出現了。但「生而不養」和後面的「養而不教」等後天影響則出現相反的情況。

試想一下,如果一個孩子過早失去監護和照顧,成為一個孤兒或流浪者,必須自食其力,甚至因為沒有謀生能力而得自生自滅,那麼這樣的人就有很大的機會為了生存而發展成以偷搶拐騙的方式維生。

而在成年以後,由於各種生存需求的提升,例如:性需求。
因此也會因為生理的需要而逐漸提升,而升級、惡化他的犯罪形式。

這類型的犯罪者的特徵是:「犯罪動機特別簡單,但是手段卻極其殘忍」。
舉例來說,前面提到的 陳進興就更傾向於這種犯罪者類型。

這類的犯罪者基本上是以犯罪維生
也就是說,這類人活一天,食、色等慾望需求都會以犯罪的方式來解決

 

三、後天養而不教的「缺陷人格」

如果說「犯罪人格」是因為「生而不養」,那麼「缺陷人格」就是因為「養而不教」而創造了犯罪者。

無原則地放縱寵溺,造就了這類犯罪者們的自我中心,養成了他們的自私與衝動的「缺陷人格」。自私任性成為一個人的心理基調,那麼身為社會人的「心理缺陷」就會逐步形成。

舉例來說,李宗瑞可能就是這種類型的犯罪者。

回顧 李宗瑞的成長過程,他從小就活在父母的溺愛之中,造就了他極度自我中心的人格特質,使得他的自我認知與社會規範脫節,因而造成了他的犯罪行為。

這類的人格缺陷也被稱為「溺愛型人格障礙」。
換句話說,就是因為「寵溺害了這些人」,所謂「慈母多敗兒,嬌慣忤逆子」,就是這類犯罪者的最佳註腳。

總結一下,所謂的「危險人格者」分為三種類型:

反社會人格者」、「犯罪人格者」和「缺陷人格者」三種。
雖然這三種類型的人都可能犯下同樣的惡,但是從根本原因來看,這三類人的初始動機卻是截然不同的。

 

除了這些「危險人格者」之外,更多的犯罪者其實是屬於「危險心結者」的犯罪類型。
這類型的犯罪者的特徵是「平時行為正常,從來沒有不良行為,但卻毫無預兆地犯下罪行」。

這兩類犯罪者的區別在哪呢?
簡單來說,「危險人格」的形成,相對來說塑造的時間較長,這種人格所造成的扭曲影響更加持久穩定

而「危險心結」則是因為「某個時刻、某個點上受到刺激」,因為某個時間點上的創傷無法自行消化,因而埋下了未來的某個隱患。
就像是因為某次創傷而埋下了一顆定時炸彈在心裡一般,等到內部與外部的時機成熟時,炸彈就會引爆。

具體來說,人會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出現「心結」呢?
答案是心理學最常提到的三個方面:

「潛意識」、「認知」和「情緒」

所以,這類的犯罪不是真的毫無預兆呢?其實未必,因為這類型的犯罪者也可以簡單地依此區分成三種類型:

 

一、「意識衝突型」犯罪者

這類的犯罪者,簡單來說就是「潛意識受到強烈的衝擊」。

所謂的「意識衝突型」犯罪者,指的是潛意識與表意識發生了莫大的衝突。
也就是「表意識」裡的道德判官對真實欲望失敗抑制所造成的。

用大家熟悉的話來說,就是「口嫌體正直」。
不單是嘴上說不要,而是頭腦裡的認知也說了:「不要」

容易產生這種「意識衝突」犯罪的人,多半都是那些具有「強烈保守意識」的人格特質者。
他們往往會表現的非常地正派、老實,但卻會當「自我的欲望踰越了原先的保守信仰,卻被別人發現」時,就容易產生強烈的暴力行為。

這種類型的犯罪者,往往是因為過度壓抑自身的欲望,而產生了對「實現欲望」的內疚感。
因此,雖然欲望促使了他的行動,但卻會因為環境,或者受自身給予的枷鎖影響,而對自身的欲望感到羞愧難當。
而當這種羞愧與現實之間發生了衝突(例如:被嘲笑)時,這樣的感受就會促使這類人走向犯罪。

這類型的犯罪者,往往會因為自己不欲人知的秘密或偏好,在意外的情況下被揭露,因而被人嘲笑,而促成這類犯罪者們的殺機。
舉例來說:被戴綠帽者就可能因為被朋友嘲笑而殺害妻子,或是殺了嘲笑自己的朋友滅口。

 

二、「認知障礙型」犯罪者

這類的犯罪者,簡單來說就是「認知的偏執和扭曲」。
換而言之就是:「都是別人的錯」,把所有與自己認知不符的落差全都怪罪到他人身上。

這類犯罪者也常見於社會新聞中。
例如:某男子認為自己的妻子與他人有染,於是就對妻子和猜想對象暴力相向,甚至大開殺戒。

而這類犯罪者也會認為自己的行為全是出自於「維護社會倫理」,認為妻子和猜想對象是罪有應得,因此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認為自己的行為完全是為了維護社會秩序,是為了伸張正義。

但實際上,這類的犯罪者們往往是因為過於自我中心、自尊心強到不容被否定、被質疑 ,也無法察覺到自身的無能
所以,當現實與自我認知發生了嚴重的矛盾時,就只能刻意去關注那些能夠證實自己想法的線索,躲進自己的世界裡開始鑽牛角尖,甚至是肯定自己捕風捉影的幻想,以維持自身認知的完整性。

說白了,這類的犯罪者就是把自己的無能與無奈,全都轉嫁到了自己的假想敵身上,把過錯全都推給世界,也就是典型的「認知扭曲型」人格特質者。

 

三、「情緒障礙型」犯罪者

這類的犯罪者,簡單來說就是「受過強烈的情感創傷」。

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感受過痛苦或孤獨。但是請你試想一下,如果今天你的世界全都被這種負面情緒所籠罩的話,那麼就很有可能會扭曲你的性格,甚至使你走向變態。

這類的犯罪者多半是在成長過程中曾經受過某些嚴重的情感傷害,卻遲遲沒能從那些情緒中走出來,因而在會碰到同樣傷痛的情境下,情緒就會顯得更加地封閉,曾經的痛苦感也會蜂擁而上,大量吃掉思考的寬度,最後只要在外界的一些刺激成為情緒爆發的催化劑的話,那麼犯罪的衝動就會直接遮蔽所有理智。

也就是說,這類型犯罪者的成因就是生活中那些無處宣洩,也難以表達的痛苦。
而當這種痛苦累積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容易以犯罪的形式來表達。

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類型的犯罪者也是為了幫自己的生命尋找出路才選擇了犯罪。
而絕大多數的人也都是潛在的「情緒障礙型」犯罪者。

值得注意的部分是:「情緒障礙型」的「攻擊範圍」要比前兩種犯罪類型還要更廣

「意識衝突型」的犯罪有「針對性」;「認知障礙型」的犯罪有「報復性」,所以這兩種類型的犯罪都有比較明確的攻擊目標

但「情緒障礙型」的犯罪者,多半只是為了宣洩自身的情緒與痛苦,而沒有針對特定目標,所以往往會以濫殺無辜的方式表現,因此攻擊範圍最大

「無差別的隨機殺人」就多是屬於這種「情緒障礙型」的犯罪

隨機殺人的犯罪者可能會因為自己從小親情匱乏、生活孤獨,雖然內心渴望被人重視、關心,希望成為他人的驕傲,但卻始終無法從現實生活中獲得滿足。而因為長期無法得到滿足,所以這種失望就轉變成憤怒與衝動,甚至變成了一種扭曲的自我期許:

有一天我要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存在!
或是「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

這種犯罪者的動機並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也不是為錢,而是為了「證明自己」。
研究這類案件犯罪者的心理狀態,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從一開始的孤獨、無助,轉變成憤怒、仇恨,最後變成殺人洩憤的變化軌跡。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
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