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偽裝成女權運動的表演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回顧最近幾個從美國延燒到全世界的話題,除了昨天談論的槍擊案之外,還有一場轟轟烈烈的女權運動,也就是「我也是(#MeToo」運動。

這場運動的起源,是去年10月初的時候,好萊塢的金牌製片人 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紐約時報》揭露他數十年來利用權勢性騷擾,甚至性侵多名女星的性醜聞事件。

接著,在1015號的時候,美國女星 艾莉莎·米蘭諾(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發表了一則貼文,引發多名好萊塢女星以及全球成千上萬女性迴響。米蘭諾希望透過標籤「我也是(#MeToo)」串連有被性侵、性騷擾經驗的女性,藉由讓這些女性發聲,將焦點放回受害者身上。

米蘭諾的這則推特發佈後的24小時內就已經被轉發了超過50萬次,在臉書上也引起了470萬人的迴響。就這樣,「#MeToo」運動就在一夜之間席捲了全世界,點燃了全球女性的「#MeToo」風潮。

但是爆紅的「#MeToo」其實並不是 米蘭諾原創,發起人是一名爭取性別平等的非裔女性 塔拉納‧柏克(Tarana Burke。柏克在2007年發起「#MeToo」運動,希望讓有性侵害、性騷擾創傷的黑人年輕女性知道,自己並非孤單一人。

那麼問題來了,「長久以來西方也好,東方也好,性侵、性騷擾的事件有事時有耳聞,而且女權運動也從未間斷,但為什麼11年前發起的運動,直到去年才正式引爆呢?

 

最近《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上就刊登了一篇探討「#MeToo」運動的文章。

文章裡說,這場「#MeToo」運動之所以會席捲全球,主要有三個原因:

第一、話題發起者的份量不同

其實 哈維·溫斯坦並不是第一次被爆出性醜聞了,只是他往往都運用自己的人脈、權利和財富把事情壓了下去,所以最後往往也都不了了之。
但是他這次之所以會陰溝裡翻船,主要就是因為這次跳出來踢爆他的,是跟他一樣在美國的媒體圈很吃得開的圈內人,知名大導演 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兒子 羅南‧法羅(Ronan Farrow)

這位 羅南的來頭可不小,他曾被稱為「天才少年」,11歲上大學,15歲拿到大學學位,16歲被耶魯大學法學院錄取,21歲就進入美國國務院當國務卿 希拉蕊的特別顧問、NBC新聞的調查記者,同時還是MSNBC史上最年輕的主持人。

而 羅南之所以會這麼義無反顧的踢爆 哈維,是因為他的童年陰影。因為他的父親 伍迪·艾倫和 哈維·溫斯坦一樣,也是個會運用權力染指女性的人。
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讓 羅南從小就知道什麼是濫用權力。也因為在這樣的家庭成長,所以很清楚美國最有權勢的男人會做什麼壞事。

第二、受害者的角色能夠引發共鳴

其實在2016年總統競選的期間,美國的媒體圈也曾爆出一次性醜聞。當時福斯(FOX)電視台的女主播 葛雷琴·卡爾森(Gretchen Carlson也曾指控上司對她性騷擾;除此之外,像《大西洋月刊》也曾把矽谷的女性在職場碰到的「透明天花板」當作雜誌封面,討論過女性受到的職場歧視。

但是對一般人來說,無論是新聞台的女主播,還是矽谷的職場女強人,都屬於頂尖的職業婦女,所以她們的吶喊很難引起普通人的共鳴。

但這次的受害者卻來自全球的文化標誌好萊塢,而且還清一色都是家喻戶曉的偶像:安潔莉納·裘莉、葛妮絲·派特洛……等,都在受害者名單上。因此,大眾對於這次風暴的關注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第三、傳播方式

由於這次事件的引爆場合是「社交平台」,所以很快就成為了人們討論的話題。
加上性騷擾和性侵其實是演藝圈裡心照不宣的秘密,所以眾家女星們很快加入這場戰局,聲援受害者、譴責犯罪者。

例如:美國脫口秀女王 歐普拉在金球獎上發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說,就快速的被轉發了上百萬次,又再一次激化了這場運動。
而去年《時代雜誌》評選的年度風雲人物就是「打破沉默的女性們」,更認證了這次「#MeToo」運動的全球影響力。

那麼這個「#MeToo」運動就這麼蓋棺論定了嗎?
其實並沒有。我們不妨來看看持反面觀點的論述#MeToo backlash」。

 

#偽女權運動

對於這場美國發起的運動,法國人其實是相當不以為然的。

在今年一月初的時候,法國的《世界報(Le Monde》上就出現了一篇來自法國藝術界、醫學界、學術界和商界,上百位女性連署的公開信。信中批評了這場「#MeToo」運動雖然打著「解放和保護婦女權益」的旗幟,但除了對受害人再次造成傷害之外,其實並沒有任何的幫助。

此外,由於這場運動所激起的情緒過於強烈,所以只要有人跳出來指控被某人性騷或性侵,那麼被指控者幾乎沒有反駁的餘地。輿論會不分青紅皂白地以「有罪推論」攻擊被指控人。因此,這場運動所造成的輿論壓力,對於那些無法為自己辯護的被指控人來說,其實也非常不公平

法國第一大雜誌《巴黎競賽(Paris Match》則認為:「那些跳出來譴責性騷擾的女星們,不過就是想透過這次事件出來刷存在感,博取好印象和鎂光燈而已。

除了法國媒體外,美國的《紐約客》雜誌抱持著類似的觀點,認為這場「#MeToo」運動根本就是一場「政治正確的表演」,而且還逐漸變成一種越來越令人反感的演出。

而且,如果我們梳理一下過去到現在的所有女權運動,我們也會得到相同的結論,那就是:

#MeToo其實是一場『偽女權運動』。」

西方的女權運動從上個世紀到現在,總共歷經了三次的浪潮,分別是:

爭取婦女的政治權(投票權);
女性生育的自主權(墮胎權);
女性的工作平等權利(同工同酬)。

尤其是最後面的這個「工作平等權利」,它本身還包含了「在職場上不受歧視」與「不被男性騷擾」的權利。

而從女權運動史的角度來看,其實每一次的女權運動浪潮都會有至少一個「明確的訴求」。
但是這次的「#MeToo」運動卻不是如此。
它更像是一場「說故事比賽」,非但沒有明確訴求,而且對女權環境也沒帶來什麼改善,作用幾乎等於零。

除此之外,這次的「#MeToo」運動還變成了一些女星趁機「打擊異己、攻擊對手」,和「轉聲望值、刷存在感」的工具

舉例來說,娜塔莉·波曼在今年金球獎頒獎典禮上,大酸了「最佳導演獎全都是男性」這件事,更彰顯了這次運動造成的過度反應。這種言論不但是對入圍者極度地不尊重,而且完全無視「入圍與否應該完全取決於電影本身的好壞,而不是考慮性別」這個入圍獎項的基本要求。

 

而今年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由於之前被批評都是由男性占據了主導地位,所以也因為這次的#MeToo運動在全世界鬧得風風火火,所以今年的論壇就把7位聯合主席全都換成了女性,也很明顯是因為輿論壓力的矯枉過正;

面對眾多的「政治正確」表演,輿論壓力雖然會讓很多人不敢表達和風向不同的看法。
但人們對此沈默,並不表示他們真的沒有怨言。

只能說,如果這類「偽女權運動」再這麼搞下去,非但不會為女權帶來什麼好的幫助,反而可能會引起很大的反彈,最終反而可能會導致「整體女性的權益非但沒有進步,反而因為這些人的表演和瞎搞而產生倒退。」

用《赫芬頓郵報》的說法就是:

#MeToo sows division and installs false prophets of feminism as leading lights.
#MeToo是場偽女權運動,它點亮了虛假的希望,卻埋下了分歧的種子。

 

以上,就是今天的《發現新視界》。
我們明天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