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槍枝管制問題真有那麼簡單嗎?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前幾天,也就是2018年的2月14號,美國佛羅里達州的一間高中裡發生了一起殘忍的校園屠殺案件,19歲的兇嫌 克魯茲(Nikolas Cruz)闖進自己的母校用槍殺害了17名師生。這是繼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慘案之後,美國死傷最為慘重的校園槍擊案。

除此之外,去年的10月1號,拉斯維加斯也發生了美國史上最嚴重的槍擊案,兇嫌 帕德克( Stephen Paddock)從飯店的32樓朝下方正在舉行露天音樂會的廣場開槍掃射,造成了58個無辜民眾死亡,500多人受傷,兇手在行兇之後也飲彈身亡。

我們隔三差五就能聽到美國傳來各種駭人聽聞的槍擊案件。
在這類事件發生後沒多久,媒體也好,社會輿論也好,也總會興起一波「禁槍」聲浪。

這也是我們東方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既然一天到晚發生槍擊案,那為什麼不禁止呢?

美國總統 川普還說:「那就讓教師們每人配一把槍,讓他們帶槍上課,以維護校園的安全!

此言一出,舉世譁然。

川普為什麼會說出這種在我們東方人眼裡看來極為荒唐的言論呢?
並說「管制槍枝」的想法太不現實呢?

難道真的如同受害者家屬說的那樣:「17條人命也喚不回政客們與利益團體的良知」,是政策真的向利益屈服嗎?

嗯,雖然不能排除這種可能,但我們不妨透過另一種視角來看看這個問題吧。

過去支持不禁槍的原因,主要都是美國憲法和歷史層面來論述的。
例如:美國憲法保障:「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力不受侵犯」。憲法之所以會這麼規定,是因為讓人民合法擁有武器,可以提醒政府「人民有反抗的權利」。一旦政府的力量過度擴張,形成一個專制的利維坦時,人民就能拿起手中的武器捍衛自己的自由

另外,因為過去美國地廣人稀,所以一旦發生了暴力事件,警察是沒有辦法即刻趕到現場的,所以人民應該擁有槍枝,確保自衛的能力。

當然,美國槍枝市場的利益也確實很龐大,甚至提供了幾十萬個工作機會,甚至比鴻海能給的工作機會還多,因此也養活了許多不同的利益團體,所以才讓這些團體也反對禁槍。

但是以上這些論點其實也很好反駁,畢竟時代在變化,在1990年代以後,無論是像經濟學家 李維特(Steven Levitt)所說的那樣因為「墮胎合法化」,還是因為90年以後監視器的普及,無論真正的原因是哪個,犯罪率大幅下降都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從被犯罪時的「自衛」來論證不應禁槍,恐怕也是難能站得住腳的。

但更讓人意外的是,美國對槍枝管理的法律並不是走向越來越嚴的路上,反而走向「越來越寬鬆」的制度上去。
如果不是去年發生了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美國政府原本很有可能會通過一項放寬槍枝管制的議案。

這項議案是什麼呢?
就是「允許民眾購買槍枝的消音器」,想不到吧!

也正是因為這樣,許多人才會認為美國政府之所以不願意進行槍枝管制,是因為被利益團體們所綁架,因此才會對一個潛藏的危機視若無睹。

但事情真是這樣嗎?我們不妨來看看一些不一樣的數據和角度。

首先,過去的50年裡,美國人擁有槍枝的比例越來越高。
從1968年時美國有兩億人口,擁有槍枝數量為1.1億;
到今天美國3.2億人口,擁有槍枝數量為3.6億的數據來看,50年前的美國是「平均每兩人擁有一把槍,但現在是平均人手一支槍。」

其次,美國有3億多支槍,那麼每年被槍給打死的人有多少呢?
答案是:「大約三萬多人」。

聽起來很可怕對吧!
三萬多人是什麼概念?三萬多人相當於一場五月天演唱會的觀眾數量!

但是,如果我們再把這個數字放到美國的人口總數上來看,每年被槍打死的人其實只佔美國人口數的千分之0.1。
這個數字其實「低於」美國每年因中毒而死亡,或是因交通事故而死亡的人數。

而且我們如果再仔細研究一下這3萬多名被槍殺的數字,就會發現:「裡面居然有2萬多人的死因是:自殺」。

但對於這些死意堅決的人數,就算真的進行槍枝管制,他們也會用別的方式來自殺。
所以,禁槍對這些人的死亡來說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數據顯示,2014年美國的自殺人數大約為4萬人,其中超過了一半是選擇用槍來自殺。
其中70歲以上自殺的老人用槍自殺的比例最高,高達74%。

為什麼老人更喜歡選擇用槍自殺呢?
這是因為很多老人認為「與其在身上插滿了管子苟延殘喘,還不如用更有尊嚴的方式來告別這個世界。」而如果想自殺,一槍打死自己確實比其他自殺方法來得容易和簡單,而且失敗率也相對更低

扣除掉這些人之後,大約還有一萬人死於槍殺,這看起來好像也不少。
但如果我們再進一步研究下去,就會發現答案似乎也不是那麼樣的黑白分明。

我們不妨先來看看反對禁槍的推論吧!

1.這個社會上無論如何都會存在著犯罪分子;
2.犯罪分子總是不守法的;
3.如果禁槍了,守法的人沒槍,但犯罪分子因為不守法,所以依舊有槍。

所以,從這個推論上來看,禁槍是讓社會更安全?還是更不安全?

我們看任何美國的影集、電影都不難發現:就算是一層樓的平房,美國的房子也很少加裝「防盜窗」。
但反觀台灣,就算樓高到四、五樓,也都很常看到防盜窗的蹤影。

那這又是為什麼呢?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屋主很可能有槍,如果你敢闖進來,他就敢開槍把你擊斃(在這種情況下,屋主多半會獲判無罪)」,因此在心理層面上對小偷、強盜起到了很大的嚇阻作用。

另外,在不少影集、電影裡也都有這樣的一種場景:

一個白人,或是一個看似文弱的亞裔男子到了一個治安比較不好的地區,剛下車,街頭的混混立刻就靠了過來,想要趁機勒索一些錢。
但這時候如果你把手伸進衣服裡掏出槍來,並對他們大喊:「Fuck off!」,那麼這群混混就會立刻把手舉起來,對你說:「Easy!Easy!」

也就是說,如果禁槍的話,你就有可能因為這樣的一次經驗而永遠害怕這樣的混混。並會在每次碰到這類事情時,乖乖把身上的所有現金全都奉上。

換句話說,雖然在理想上,「禁槍」是想「避免槍械出現在犯罪者和瘋子手上」,但其實禁槍根本就不能避免犯罪者和瘋子擁有槍枝,反而只會綁起守法者的手腳,大大地限制了他們反抗的能力。

除了能夠讓你在任何地方無所畏懼,抬頭挺胸地進出外,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槍枝其實還有「舒緩心理壓力」的效果。
握著一把沈重的殺人兇器,人的心理就會發生變化,因為槍枝給了壓抑的人發洩的可能。

當然,這些壓抑的人並不一定會用槍來表達不滿,但槍枝確實給了這些人表達不滿的機會(這也是大部分無差別殺人事件的潛藏因素)。

最後,如果你是生活在美國,那麼你會不會因為這些槍擊案,而且每個人都能夠買槍而天天擔心受怕呢?

答案是:不會!
我們之所以會有這種想法,只是因為我們過度放大了那些槍擊案所帶來的衝擊。

在統計學上有一個概念叫做「小概率事件(small probability event)」,指的是那些「發生機率小於5%」的事件。
而如果一件事的發生機率小於5%,那麼人對這樣的事件就不會架起心理的防禦機制,會認為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舉例來說,2013年至2016年每年交通事故死傷人數,分別是37萬5496人、41萬5048人、41萬1769人、40萬5510人。每年因交通事故而死傷的人數就相當於「一個基隆市的人口」,但是你會不會因此而不出門呢?

甚至要問:「你覺得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你的身上嗎?

我想絕大多數的回答都是:不會。
因為發生機率很低,所以人們才會毫無恐懼的出門。

那麼槍殺案造成的比率是多少呢?
如果扣除用槍自殺的人數的話,那大約是「萬分之0.3」,這個數字遠比交通意外所造成的傷亡還要低得多。所以在美國生活並不會時時擔心自己走在路上忽然被神經病給槍殺。

當然,今天討論這個話題並不是要為自由持槍這件事背書,而是想講一件事:

縱使其他人、其他國家的選擇讓我們感到匪夷所思,很不合理,我們也不必急著去對這些事做出判斷。

我們不妨去多搜集一些事實、證據,順便聽一聽正反雙方的邏輯,或許我們就會發現「是非對錯其實沒有我們所認為的那麼分明」,這也是不受特殊事件和情緒干擾的獨立思考之所以困難的原因。

 

以上,就是今天的《發現新視界》。
我們明天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