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歷史07》–「封建制是如何沒落的?」

上回說到:「自春秋開始,各個諸侯國之間的戰爭邏輯就逐漸發生了變化。」

但是如果你仔細看一下歷史,就會發現這個戰爭邏輯的轉變並不是瞬間的。

雖然戰爭變得越來越沒有底線,但在一開始,戰爭的規模仍舊不大,依然是只有貴族能夠參加,平民還沒被捲入諸侯們的戰爭裡來。

你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不是都已經禮崩樂壞撕破臉了嗎?
那麼這樣的戰爭邏輯不是應該是越多人參戰越好嗎?會何不把平民拉進戰爭裡來呢?

這其實和諸侯國的內部結構有關。

最初周天子分封諸侯的時候,都會賞給諸侯一塊領地,也就是一座城。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口逐漸增長,一座城就容納不下那麼多人口了。於是諸侯就會在領地之內再建一座新城,並分封一個自己的親戚或近親去管理那座城,於是就有了所謂的「次級諸侯」,造成封建社會裡的「多級分封」結構。

但從歷史的脈絡上來看,周天子分封諸侯,日子久了,諸侯們的勢力也就大了,周天子就管不動諸侯了。

所以同樣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第一代諸侯們也會漸漸管不動那些「次級諸侯」。

而且,也正因為這種分級制的分權,所以最上級的諸侯們實際上能夠動員參與戰爭的人,其實也就只是自己這座城裡的人口而已。其他城的人其實動員不起來的,所以這時候的戰爭規模還不算大。

眼看著這些次級諸侯的勢力日漸強大,功高震主,不再尊重諸侯。就如同諸侯當年不尊重周天子一樣,這些諸侯自然也會想學 周厲王那樣,變法圖強。

那麼這些諸侯們成功了嗎?

是的,他們還真的成功變法圖強了。

那麼為什麼 周厲王圖強失敗了,但諸侯們卻成功了呢?
這真的只能說是 周厲王「時運不濟」了!

因為到了春秋末期、戰國初期的時候,中原文化迎來的兩種重要的技術革新,因而讓諸侯力量的擴大成為可能。

這兩種革新,打破了君臣之間的力量平衡,周厲王當初搞不定的事情,現在諸侯可以因為技術的進步而搞定那些次級諸侯了。

這兩個技術是什麼呢?分別是:

一、鐵器和牛耕的農業技術革新;
二、竹簡作為新的知識傳播工具。

先說第一個技術革新。
鐵器,也就是「」的發明。
加上「牛耕」,便大大地提升了平民的農耕效率。

在此之前,平民的農耕效率很低,多半只能在井田制度裡貴族控制的「公田(就是九宮格正中間的那一塊)」耕地,因而又叫作「井田上耕地」。於是,就少有人能夠去開墾自家的私田了。

但是,鐵器的發明加上牛耕則大大地提升了農業的生產效率,讓平民有能力去經營自己的「私田」。

更甚者,就乾脆從貴族控制的井田制裡逃跑了。

從此之後,諸侯、次級諸侯、平民之間的三方博弈就出現了。

對次級諸侯來說,逃跑的農民會減弱自己的力量;
但對諸侯來說,吸收這些農民不但能夠削弱次級諸侯的力量,而且還能增加自己的財政。

因此,這些逃跑的農民就變成了這些諸侯們急欲拉攏的對象。

於是諸侯們和平民之間就逐漸形成一種同盟關係:

諸侯向耕種私田的農民提供保護;
而平民向諸侯們交稅。

平民脫離井田制度的人口越多,那麼諸侯們的勢力就變得越強。於是,由地方貴族們所掌控的「井田制」便逐漸瓦解了,各地的「次級諸侯」們的力量就逐漸也就被削弱,第一代諸侯們從此在地方勢力上獲得貴族裡的絕對優勢。

但這還不夠,因為「次級貴族」還有底下依附於自己的人事班底。

所以,第一代諸侯們並不能夠掉以輕心,不能從透過這些「次級貴族」的班底裡找人來處理國事。

那怎麼辦呢?如果不能在這些貴族底下找人,而貴族以外的人又都沒有文化的話,那麼管理國政的人事班底是建立不起來的啊!

 

這裡就要說到第二個技術革新–「竹簡」了。

大家都知道「文字」是一個文明的載體。
而在周代前期,文字的功能只限定「祭祀」上,必須透過「鑄鼎」向外傳達

所以,除了「大貴族」之外,基本上是沒有什麼人能夠接觸到文字的。

因此,整個天下裡,就只有那些大貴族具有當時最高的文化素養,而這些大貴族都是周天子的近親,所以是不可能會幫助諸侯對付周天子的。

但在春秋戰國時期,文字的傳播技術發生了革新,文字開始被刻在一片片的竹簡上。

竹簡的成本可要比青銅上的鑄文成本低多了。
不僅方便攜帶,而且複製成本也大幅下降,因此造成了知識的複製成本也跟著大幅下降。

一般的貴族子弟,甚至是運氣好一點的平民百姓就都有學習文字,獲得知識的可能了。

這時候,由於多年的人口膨脹,加上文化的普及,於是很多無法獲封領地的貴族子弟就變成了遊歷各國的「遊士,想要兜售自己的滿腹才學。

還記得嗎?上面我有說到「諸侯們急欲培養一批自己的政治班底」,所以這批大量冒出,有文化的「遊士」就成為了諸侯們急欲拉攏的對象。

那麼為什麼這批「遊士」會變成絕佳的對象呢?

首先,這些人都是「外國人」,在本國之內沒有貴族根基,難以拉幫結派,無法對抗本國的諸侯;

其次,這些「遊士」的地位全來自於諸侯們的賞賜,因此只有與君主密切的配合,才有可能獲得財富、名聲,與地位。

所以從外國跑來的「遊士」們和各諸侯一拍即合,成為了依附於諸侯的私人班底。
例如後來的「齊國孟嘗君的食客三千」,其實就是這個邏輯下的產物。

而這種私人的、異國的人士班底,後來就變成了的「官僚制度」。

「官僚」與「貴族」兩制的差別就在於:

官僚沒有獨立性」,他們就好比「專業經理人」,一切聽從君主(也有是各國諸侯)的意志;

但「貴族具有獨立性」,他們仍舊是「合夥人」,君主有事都必須跟他們商量。

而「遊士」的出現,終於可以讓諸侯們在政權上碾壓當地貴族,因此諸侯國也就從「貴族共治」的結構,轉向「君主專制」的結構

這個過程在歷史上就叫做「變法」。

例如:魏國的「李悝變法」、秦國的「商鞅變法」⋯⋯等,都是按照這個邏輯展開的。

來自其他國家的「遊士」成了其他諸侯國的「新貴」,壓制了當地的各大貴族,將諸侯們的意志貫徹下去,因而正式進入了「戰國時代」。

正因為這些變法,所以平民們也就捲入戰爭裡來了。
因為他們雖然不是貴族血統,但他們仍然可以透過「立軍功」,爬升到和貴族一樣,甚至更高的地位

因此,戰爭的規模和次數也就頻繁上升,大規模的滅國之戰也因此頻仍。
例如:後來秦國的 白起坑殺了趙國40萬人,也就是在這種「變法結構」下才成為可能。

而這種變法也極具傳染性,因為誰先變法,誰的戰爭效率就提升。
如果你不變法,那你就只有等著被我打,吃敗仗的份了。

而隨著各國陸續的變法,各諸侯國內部的舊貴族便紛紛式微。
因為各國的階級標準是隨著新立的軍功而定的,舊有的貴族階級便逐漸衰頹了。

自此,諸侯們對於國家的控制力就變得更強,所以再沒有能夠約束諸侯國的君主的力量,因此分封割據的「封建制」社會也就因此走上了末路。

於此同時,當戰爭規模大到諸侯國承受不起的時候,中國的「大一統」之路也就成為必然的趨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