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之戰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新聞週刊(Newsweek》雜誌的封面報導高等教育之戰(The War on College」。

最近有不少西方媒體對「高等教育」這件事進行了一系列的反思。例如:《大西洋月刊》、《經濟學人》裡都有不少反思「高等教育」的文章,當然也包含今天的這篇「高等教育之戰」。

大部分的文章主要都在討論大學的學費越來越高,但是市場卻不需要那麼多大學畢業生所導致的「投入更高,但是回報更少」的問題。
但今天這篇文章則用了另外一個角度來討論高等教育,那就是「政治和左右派傾向對高等教育的影響」,也就是從社會學和政治學的角度來討論教育。這種「政治與立場影響教育」的問題,其實也是全世界的高等教育都正面臨的困境。

 

一、美國高等教育的現況

文章裡提到,美國現在的高等教育有「三個特點」和「兩多一少的趨勢」。

三大特點分別是:「政治主張民主黨化」、「教育成本更昂貴」和「學生運動極端化」。

兩多一少的趨勢指的是:「女性」和「少數族裔」的學生越來越多,而「白人」學生越來越少

 

1)先來看看「政治主張民主黨化」。

我們都知道美國的兩大政黨分別為:「民主黨」和「共和黨」。
現在的美國總統 川普就是「共和黨」代表,而與他競爭的 希拉蕊則是「民主黨」代表。

民主黨」在美國代表著「中產階級」和「貧民階級」,在「都會區」擁有較高的支持度
主要的支持者是「工會」、「知識份子」和「社會的邊緣勢力」。

而「共和黨」代表的是「資產階級」和「社會保守派勢力」。
主要的支持者是「宗教團體」、「大企業」、「退伍軍人」和「白人男性」。
尤其是「白人男性」,他們是共和黨最重要的支持者。

在上個世紀80年代,尤其是共和黨的 雷根擔任總統的時候,擁有大學學歷的美國人政治偏好基本上都是傾向共和黨的。所以在1984年的時候,雷根在受過高等教育的選民裡才會獲得61%的高支持率。

當時的《時代雜誌》還說:「一股右派思潮正悄悄地席捲常春藤名校和其他大學」。
當然,這當時的「反越戰」的社會風氣是密不可分的。

那麼現在美國大學裡,兩黨的支持比例又是怎麼樣呢?
答案可能會讓你大吃一驚,如今美國的大學裡,支持民主黨和支持共和黨的比例大約是11.51支持民主黨的學生支持共和黨學生的「11.5」。換句話說,共和黨在大學校園裡的影響力差不多可以直接忽略不計了。

從這個數據來看,我們也就不難理解「為何2016年選舉的時候,絕大多數的高學歷份子都表態支持 希拉蕊,而不是 川普」的這件事了。
因為他們就是在民主黨的政治薰陶下成長的。

 

2)再來說「學費高漲」的問題。

文章裡以2018年和1980年的數據做對比,發現美國的私立大學在1980年時,學費大約是9500美金;但在38年後的今天,學費卻漲到了34740美金,足足漲了三倍多。

就算是把通貨膨脹等經濟因素考慮進去,這個漲幅其實也是相當驚人的。
例如《經濟學人》給的數據統計就顯示:雖然學費漲了超過3,但是大學教育的投資報酬率卻下降了15%

 

3)接著是「學生運動極端化」。

文章裡說,現在美國的學生運動都是「非常極端」的。

例如在 川普當選的兩週後,學生們反共和黨和反保守派的情緒就異常高漲。
當時美國知名的右翼作家 米洛·揚諾普洛斯(Milo Yiannopoulos)本來要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進行一場演講,結果這場演講就受到了大量柏克萊學生的抵制。學生們又是遊行示威,又是用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抗議與不滿,和當地警方爆發了衝突。
抗議的學生甚至還闖進了柏克萊市中心的一家銀行,破壞了銀行的辦事處,還順手砸毀了旁邊的一家星巴克。

自此之後,美國的保守派別說是想在大學校園裡獲得支持了,就連想發表自己的想法都變得越來越困難

 

那麼「兩多一少」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從統計數據來看,在2014年的時候,美國大學中的女性佔比就已經超過了男性,來到了55%
而少數民族和移民人口的比例,也從1970年的1.7%,上升到2015年的4.8%,人數增加了將近3倍左右;
但是相反的,在現在美國大學的男性學生中,白人的比例卻有逐漸下降的趨勢,從1976年的86%,下降到2014年的58%。

那麼這些高等教育的特點與趨勢,又會給美國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呢?

在美國的大學裡,由於民主黨的支持率遠高於共和黨,所以在這些大學生在畢業之後,為數較多民主黨的支持者進入主流媒體工作的機率也就相對更大。這也就是為何2016年選舉時,主流媒體普遍都站在 希拉蕊這邊,為她搖旗吶喊的原因;
美國的學費上漲了這麼多,也就意味著窮人,或是中間偏下階層的人會越來越讀不起大學,因此翻身的機會也像對降低了一些;

另外,從就學人口的比例上來看,女性與少數族裔的數量不斷在上升,但美國白人的比例卻在不斷下降,這使許多傳統的美國白人(尤其是男性)感到相當失落;
而現在美國的大學生普遍都以非常極端的方式來抵制保守派的言論與思想,這也讓保守派和共和黨人士非常不爽。

如果我們把以上幾點綜合起來看的話,我們就能夠理解「為什麼 川普的支持者大多都是教育水平不高的美國白人」了。

而從這些論述來看,在現在的美國大學校園裡,共和黨幾乎是處於一味挨打的態勢,那麼共和黨究竟要如何挽救頹勢呢?

 

二、共和黨的反擊

文章裡說,共和黨在兩個方面對民主黨操控的高等教育進行了反擊,分別是「輿論批評」和「透過刪減公立大學的預算來影響學校政策」。

首先是「輿論批評」。

前面也說到,現在美國的大學學費實在是高得嚇人,而且還有越來越高的趨勢,這是一個任誰都無法否認的事實。
而因為這個現象很能夠引起一般民眾的共鳴,所以眾家媒體也很樂意報導和「高學費」有關的議題。

所以共和黨就抓準了這個機會,不斷地在高等教育問題上大作文章。
除了抨擊大學的學費過高外,還不斷強調「教育通膨」,也就是「高等教育的投資報酬率越來越低」的問題。

例如:知名的矽谷投資人,同時也是矽谷少數表態支持 川普的科技新貴 彼得·提爾(Peter Thiel就把現在的美國大學比喻成「中世紀時歐洲的天主教會」,認為現在的大學就像在賣「贖罪券」一樣地販賣大學文憑。讓學生付出了高昂的代價,但卻只得到一張毫無用處的空頭支票。所以,彼得也為此創辦了1517基金,希望能讓那些有天賦的孩子早點出來創業,而不是在大學裡浪費時間。

除了在「輿論」上面作出反擊之外,共和黨在高等教育的實際弱點上的攻擊也是不遺餘力的。
因為現在美國多數的州都是由共和黨執政,所以共和黨就掌握了高等教育的最大弱點「教育預算」。

說到美國的高等教育,一般人應該馬上就會聯想到 哈佛、耶魯這類的私立常春藤名校。
但事實上,美國就讀私立大學的人數,只佔了大學生總數的16%,而能上常春藤聯盟的學生更少,只佔學生總數的0.04%。換句話說,大部分的大學生上的其實還是公立大學

而美國公立大學的營運主要依賴各州政府撥下來的教育預算。
但是現在共和黨掌握著26個州的立法和管理權,而民主黨只掌握了7個。
也就是說,現在共和黨就有了左右公立大學立場的籌碼。

例如:在2010年的時候,共和黨的威斯康辛州州長 史考特·沃克(Scott Walker)一上台,就砍掉了威斯康辛州2500萬美金的公立學校預算,讓許許多多的教育工作者失業;此外,他還削減了公立大學裡終身職的教授人數,直接動了教授們的「奶酪」。再例如:路易斯安那州在過去的十年裡,也削減了大約7000萬美金的公立大學預算。

那麼有沒有可能是因為這些州沒錢,所以才把腦筋動到了教育預算上?

事實並不是這樣。

在美國的39個州裡,就算是那些宣稱沒錢的州也都能撥給大學的體育項目(例如:橄欖球和籃球)高額的預算。例如:阿拉巴馬大學的橄欖球隊教練一年的薪水就高達1100萬美金,大約是一般大學教授年薪的100倍。

所以,共和黨事實上就只是想透過輿論的攻擊,和用刪減預算作為威脅手段來在教育上與民主黨開戰,而不是因為真的沒錢。

《新聞週刊(Newsweek)》雖然是一本政治上偏向共和黨,右派色彩鮮明的雜誌,但是文章中提出的狀況確實也是美國分裂和階級固化的縮影。美國的民主黨與共和黨代表的,其實就是有著不同利益訴求的族群。如果大學被民主黨長期把持,而高昂的學費又將社會的中下階級族群擋在大學門外的話,那麼這些被擋在門外的族群就會轉向支持民主黨的對立面,也就是透過支持共和黨來實現自己的利益訴求。

例如這群人最終就選出了 川普當美國總統,但 川普的各種言行又和共和黨立場多有出入,於是就造成了更加混亂的局勢。

所以,文章的最後也說了,共和黨很有可能會把 歐巴馬的高等教育遺產搞得四分五裂,但他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要建立什麼樣的高等教育體系。說穿了,這場「高等教育之戰」,不過就是為了戰鬥而戰鬥,為了反對而反對的鬧劇,只有破壞,而沒有建設。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