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蛋》:「為什麼總有那麼多口水和爭議?」

英國哲學家 邊沁(Jeremy Bentham)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話,說:

我們改造社會的目標,應該是追求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

而今天有許多知識份子的行動綱領,其實也是這句話的某種變形。
不得不承認,這句話真的很能夠打動人,而且從道德意義上來說,也很難反駁,因為反駁了就成了沒血沒淚的王八蛋了。

但反正小編本來當慣了別人眼裡的沒血沒淚的王八蛋,所以就來論證一下這個看似美好,但實際上存在漏洞的美麗箴言吧。

我們假設一個社會裡只有三個人,分別是:甲、乙、丙;

而他們個別的「幸福指數」初始值分別為:2、3、4;
初始的幸福總量為「9」。

、那麼假設進入到社會「財富高度集中化」的情況下,甲、乙、丙的幸福指數變成:1、2、8,幸福總量變成了「11」。

那麼這種情況符合 邊沁的原則嗎?
顯然「不符合」。

、那麼如果我們按照許多人期盼的那樣「劫富濟貧」,讓甲、乙、丙的幸福指數變成:4、4、1,總量維持為「9」。

那麼這種情況符合 邊沁的原則嗎?
顯然也「不符合」。

、那麼假設我們遵循許多激進人士的建議,將最富者(或資本家)-「丙」驅逐出這個社會(或者制裁),就像許多國家排斥外來移工那樣,希望把這些人趕出去,以免讓這些人佔用了理應由自己使用的資源,那麼結果會如何?

結果是甲、乙、丙的幸福指數變成了:4、6、0,幸福總量變成「10」。

那麼這種情況符合 邊沁的原則嗎?
當然也「不符合」。

、那麼如果採用 羅爾斯的那套「分配正義」原則呢?讓甲、乙、丙的幸福指數變成:3、3、3,幸福總量為「9」,那會符合 邊沁的原則嗎?

當然也不會,因為這和「劫富濟貧」那裡一樣,「丙」並沒有增長,反而減少了。

、那如果我們讓企業轉型,讓所有人的財富、幸福都「等量增加」,讓甲、乙、丙的幸福指數從「2、3、4」變成「4、6、8」,幸福總量變成「18」呢?這看上去總是皆大歡喜了吧!

但很抱歉,依然不行!還是有人會有所不滿,因為「不公平」!

你看,雖然三個人都是「等量乘以2」,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甲的幸福指數「只增加了2」,而乙「增加了3」、丙「增加了4」,三人增長的數量不一樣。

你看,社會上的很多抗爭、輿論不也是這種「乘法」和「加法」之間的角度差異而已嗎?

當然,這種例子可以無限地列舉下去,因為「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在邏輯上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不可能,原因就在於變量」與「最大化」之間是一種相互限制的關係

每當我們要「追求最大化」的時候,我們只能夠追求「單一指標的最大化」,無法追求兩個,甚至兩個以上的指標「同時最大化」。

例如:「交通方式」,如果你要「最快」抵達目的地這個指標,那就必須放棄「最便宜」這個指標。

 

另外一方面,由於人在做任何決策的時候,都要考慮兩個重要環節:

一、實際收入;
二、面子收入。

而在日常的市場中,如果我們要做一項決策,例如:買一台車。

你是要買幾十萬的國產車,甚至是狀況不錯的二手車呢?
還是要買上百萬,甚至破千萬的頂級跑車呢?

你當然知道買一台上百萬的名車會讓你很有「面子」,但與此同時,你也不得不考慮實際的「效益」、現實的「功能」,以及你實際需要付出的「代價」。

一般來說,除非是富到流油,否則絕大多數人還是會採取實際一點的策略,選擇「放棄名車能在面子上的好處」,買一輛價格實惠的車子。

這是因為「在市場當中做決策的時候,我們必須為自己所做的任何決策承擔全部的責任。」

而在政治上,人們在用選票做決策的時候,同時也得面臨這兩個選擇:

第一是:「功能上的好處」;
第二是:「面子上的好處」。

你看,如果有人提倡說:

生命是無價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該因為貧窮而失去健康生活與活下去的機會,所以政府應該提供國民免費的醫療服務!

那麼請問:你會不會同意這項提案?

從面子上來說,相信多數人都不會反對。
因為同意了這項提案,就說明了你是有愛心的、有溫度的、有社會責任意識的。

但在民主社會的選舉之中,任何人的選票對於選舉結果的影響都趨近於0,所以,無論你是否主張人人都應該獲得免費的醫療服務,政府都不會因為你的決定而向你多徵稅。
因為這個選舉的結果已經決定了,有沒有你的張票都沒有差別。

換句話說,你並不需要為自己用選票選擇的任何政治主張負任何直接責任
正因為如此,你自然更會追求「在面子上能得到最大效用」的選項。

這就是「市場選擇」與「政治選擇」的最大不同。

人們在市場裡做經濟選擇的時候,由於必須自行承擔後果,所以會變得相對理性;

但在政治裡做選擇的時候,由於無須承擔直接責任,所以人們反而會「理性地選擇不理性」,理性地選擇胡鬧,也稱為:

理性胡鬧(Rational Irrationality)」。

如果是無關緊要的胡鬧,那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因為擁抱錯誤的觀念所產生的後果是截然不同的

就好比你深信「地球是平的而不是圓的」,這並不會影響你活到一百歲;
但是,如果你相信「你會飛」,那麼你很快就會摔斷腿,甚至是摔死。

正因為人在不需要承受代價的時候會放縱自己的無知、放縱自己的情感、放縱自己的偏見,去支持,甚至推動那些糟糕透頂的政策,讓自己的錯誤觀念,以不負責任的方式對所有人產生影響,進而產生巨大的外部「負」作用。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近年來才不斷有學者開始質疑「民主到底是不是個相對較佳的制度」。

總之,現在你知道為什麼這個社會永遠都有吵不完的議題、燃燒不完的激情,和噴不盡的口水了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