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蛋》:「明代二三事」

話說明朝萬曆年間有一名叫 沈榜的官,一輩子官當得也不大,充其量就是一個縣令級別的小官,所以就算說出他的名字,後世大概也沒多少人知道。

但是這個 沈榜在歷史上有一個貢獻,就是他的《宛署雜記》,一共20卷,是他在當宛平縣知縣時期寫的。裡頭紀錄了當時宛平縣(今北京城的西南隅)裡各種雞毛蒜皮的小事,簡單來說就是「部落客寫的流水帳」吧!

那麼為什麼說這部書是貢獻呢?因為直到明代,關於北京史的文獻誌記其實很少,而這本書裡記錄了大量當時社會、政治、經濟、地理、風俗民情的資料,為後人開了一道歷史之門,讓我們得以一窺明代的北京。

《宛署雜記》記錄了很多當時的財政事務,裡頭的很多內容都和我們今天對古代官場的印象相去甚遠。

例如:受各種古裝劇的影響,我們總認為「知縣」就像是 周星馳演的《九品芝麻官》那樣,只要升升堂、審審案,或是當個貪官,成天吃香喝辣、阿諛奉承、虛增名目收稅、搜刮民指民膏就好。

但如果我們回到這種繁瑣的史書上來看,就會發現:「事情還真就不是我們所想像的那樣!

其實想當好一個知縣並不簡單,因為每個縣的事務都非常繁重。
光是「賦稅」這一項,就是一件能夠讓人感到頭疼,頭疼到蛋也跟著一起疼的麻煩事。

你別看「宛平縣」就這麼個小地方,一個知縣要做的基本活動也很多,例如:

一、「要定時做政令宣導」,宣揚大明王朝的「價值觀」。

明代規定,除了農忙時期外,其餘的每個月都要進行道德宣講,也就是傳頌皇帝的談話、國家律法,與道德勸說。

二、「要祭祀祖先與天地」。

每個縣都要祭祀文廟與天地,而這些都是知縣的工作。
尤其是在北京旁邊的宛平縣,還得負擔天壇、地壇的祭祀工作。
每年皇帝在地壇的「親耕」儀式的時候,宛平縣還得選拔出一些老人去陪襯。

三、「支付老年津貼」。

當時每個縣其實都設有一個名為「養濟院」的老人供養機構,專門給一些孤寡老人發生活費。

而在《宛署雜記》裡,沈榜還記錄了一件有趣的事,那就是當時外地的老人們都覺得京城的福利好,所以專門跑來京城的養濟院要錢。如果養濟院不給錢的話,這群老人們就會賴在京城裡乞食,故意讓地方官員們難堪。
而京城裡的官員因為離皇帝太近,怕這些老乞丐會為他們帶來麻煩,讓自己承擔不必要的政治責任,於是大多都還是硬著頭皮發錢。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當然沒有!
另外還有一大筆支出,那就是「縣衙門的開支」。

當時宛平縣的衙門裡有43個人,其中5個人是「」,薪水是中央發的,領「皇糧」,一年90石;而另外的38個人是「」,薪水是從宛平縣的稅收裡支付的。

除此之外,還有嗎?
有!名目可還多著呢!

除了要繳交每年的國稅以外,宛平縣還得負擔「科舉考試中,殿試所需物資」、「皇宮中(例如:浣衣房、藍靛廠、光祿寺)的開支」、「京郊軍隊的馬糧」……等,各種名目的開支。

你看,當個小知縣其實也是很不容易的。所以,當 沈榜上任不久後,就發現自己面臨了嚴重的財政赤字,每年三、四千兩銀子的虧損。

那怎麼辦呢?

聰明的 沈榜想到了一個相當具有現代色彩的經濟手段:「聯合隔壁的大興縣一起修了一條商店街,然後把這條商店街的店舖出租給商家,賺取舖稅。」

結果呢?結果這個BOT計畫每年都為宛平縣的稅收增加了「一萬兩銀子」,不僅填補了虧損,還有了盈餘。

但是好景不常,當時發生了一場天災,在「天人感應」下,皇帝只能自我檢討,施行仁政,於是一聲令下:「通通免付店租」。

這時候接到聖旨的 沈榜臉立刻綠了。

你皇帝說免稅、免租很容易,但是要我們下面的人怎麼辦?還要不要活?薪水還要不要發?公共事務還要不要辦?沒錢怎麼弄?

這可把 沈榜給急壞了,於是問上司說:「這下該怎麼辦?」

上司只短短地回覆了幾個字:「你看著辦!」

什麼叫「你看著辦」?就是「沒辦法,只能不辦!」

你看,這件事從我們現代人的角度看起來是不是很荒謬?

萬曆皇帝難道會不知道一旦免稅,下面的官員根本就沒辦法做事嗎?

好,就算皇帝不知道,那他下面的官僚系統也不知道嗎?

他們當然都知道!

但是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向天下展示「皇恩浩蕩」。
也就是說,表現出一種「價值觀」,遠比那一萬兩銀子還重要多了!

我們之前也說過「讀歷史不能從我們身處的時代角度來做批判,而是要回到當時的環境去理解事實。否則讀歷史,就只會淪為一種自以為很先進的自慰活動。

所以,我們回到當時的思維去看這件事,古代政治和現代政治的最大不同就在於:

古代政治是透過『價值觀』來統御整個國家的。

有了一套完整的價值觀,例如:天人感應也好、忠君愛國也好、儒家思想也好、士大夫思想也好,有了這些統一的「價值」判斷,就能讓整個國家的運作更加順利,管理的成本變低,壓制反抗聲音的成本也變得較低。

這一點,無論東、西方都是一樣的,越是古老的政治系統,就越是強調「價值觀」、強調「信仰」的作用。古代的政治是用「思想的箝制」和「價值觀的統一」來管理龐大的政治共同體,所以在處理「實務問題」的時候,往往就會顯得很不理性。

而現代呢?

現代政治擁有很多工具與手段,也有一整套的程序與行政系統。
所以相較於古代政治,現代政治更接近一種理性政治的模式。

喔……等等!

嗯……對不起!我錯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