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蛋》:「學問的實用性」

現今版本的《莊子》分為三個部分,《內篇》7篇、《外篇》15篇、《雜篇》11篇,合計33篇。

但如果我們仔細回去看看《史記》和《漢書·藝文志》,一定會覺得奇怪。
因為《史記》說《莊子》一書約莫十幾萬字,但今天的版本卻不足七萬字;
而《漢書·藝文志》則說《莊子》全書共有52篇,但今天卻只剩下33篇。

為何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原因其實也不難猜,就是「被刪了」!

而這刪書校訂的人,是西晉學者 郭象

當時 郭象為《莊子》作注,寫了一本主觀性極強,看到不喜歡、不滿意的部分就通通刪掉的注本 -《莊子注》。

隨著這本書逐漸成為解釋《莊子》的權威書籍,於是《莊子》一書的本來面貌就漸漸被遺忘在歷史的洪流中,最後只剩下我們今天看到的33篇。

但其實刪改《莊子》的學者並非只有 郭象一位。
也就是說,不是因為他特立獨行,而是當時的學風使然。

唐代學者 陸德明就曾經說過《莊子》的部份內容因為太過荒誕,像《山海經》者有之,如占夢、解夢書者有之,所以學者們在注譯的時候,往往都會按照自己的意思來作刪訂。
除了《莊子·內篇》是大家都有共識的之外,其他篇章則多有出入。

而在所有注本當中,仍屬 郭象的《莊子注》最接近《莊子》的原意,所以才最為人所重視。

那麼這些被 郭象刪除的內容,要從哪裡去挖掘呢?

答案是:從其它的書裡去找出那些佚失的篇章,也就是「佚文」。

例如有一則故事就被學者們從《列子》和《戰國策》裡挖了出來。
故事是這樣的:

魏(戰國策》記「梁」;《列子》記「魏」)人有東門吳者, 其子死而不憂。 其相室曰:「公之愛子也, 天下無有。 今子死不憂, 何也?」
東門吳曰:「吾嘗無子, 無子之時不憂;今子死, 乃即與無子時同也, 臣奚憂焉?」

意思是說,魏這個地方有個叫 東門吳的人,很疼愛他的兒子。有一天他的兒子忽然死了,但卻也不見他傷心難過。於是相國大人好奇地跑去問他說:「像你那麼疼兒子的人實在是天下少見,但怎麼現在你兒子死了,卻不見你傷心呢?」
東門吳答道:「我在沒有兒子以前也不傷心啊!所以現在兒子死了,也不過是回到我沒有兒子之前的狀態罷了,我又有什麼好傷心的呢?」

你看,這個故事其實是很合乎《莊子》所想表達的寓意的。
那這樣的內容為什麼會被刪呢?

郭象是這麼解釋的:

莊子閎才命世,誠多英文偉詞,正言若反。
故一曲之士,不能暢其弘旨,而妄害人竄奇說。
若閼奕、意脩之首,危言、游鳧、子胥之篇,凡諸巧雜,若此之類,十分有三。或牽之令近;
或迂之令誕。或似山海經;
或似占夢書;或出淮南;
或辯形名。皆略而不存。

簡而言之,就是說《莊子》的學問太深,一些低水平的讀者們非但可能讀不懂,還可能就這些文章妄加增添一些貌似深刻,實則鄙俗的文字;
再者,例如「夢者,陽氣之精也。心之善惡,則精氣從之」之類的內容,就必須先理解何謂「陽氣」?何謂「精氣」?而這些概念多半會越說越亂,內容越說越繁。
所以為了避免後世的困擾,索性就將這些東西刪了。

從這一點來看,古代學術與現代學術的差異,就在於:

現代學術是「求真」;
古代學術是「講究實用」。

所以對現今學者來說,會覺得你 郭象覺得哪一段不好,標注一下就是了,幹嘛自作主張刪掉呢?
古人的至理名言要瞭解,但荒謬之論也要暸解啊!如此才能串起一整套的思維脈絡!

但對 郭象來說,這些沒用的學問當然是沒必要存在的,留著這些東西只會給後人添亂!

不過,如果我們從 郭象的標準來看今天的「本文」與「佚文」,其實不難發現有許多內容其實是「該刪的沒刪,不該刪的卻被刪了。」

那麼為何會如此呢?

因為「學問」這種事往往是這樣的:

當你認定某樣學問是「有用」或「無用」,多半是因為你的目光太過短淺,或水平太過低下。

起碼對人類文明歷史是不甚嫻熟的。因為你如果讀過歷史,也有基本的思辨能力的話,就會明白「文明不過是個副產品,甚至是場意外罷了!

當你將學問區分為「有用之學」與「無用之學」時,你其實就已被學問拒之於門外了!

建議你不妨再拿起書來,好好看看休謨是如何論證「因果律」,再回過頭來看看這樣的言論究竟有多麽荒謬吧!

一旦我們太過在意其實用性,太有功利心時,眼界就窄了!見識自然也就淺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