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歷史06》–「戰爭邏輯的演變」

上回解釋了何謂「封建社會」,而後面這幾回則是要解釋「封建社會為何會瓦解」。

封建社會之所以會瓦解,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戰爭的邏輯變了」。

在春秋之前,諸侯國之間是怎麼打仗的呢?是那種死傷成千上萬的國戰嗎?

答案是:不是!

要知道周朝是個非常講究「」的時代,所以在春秋之前,國戰的方式就是:

「各自把自家的貴族們都叫來,然後開始一場『軍儀』比賽,看誰家的正步踢得好。簡而言之,就是幾百個人的打群架,甚至比今天8+9們的聚眾鬥毆還要來得平和。」

為什麼西周的戰爭這麼平和呢?

因為這時候的戰爭是「『貴族』之間的『禮儀戰』,而非滅國戰。」

《左傳》裡有一段話,說:「國之大事,惟祀與戎」。
意思是說「只有祭祀戰爭,才是國家的大事。」

那麼能夠參與這種國家大事的是誰呢?只有為數不多的「貴族」。

這些貴族最初就是軍事上的征服者,因為周天子分封了領地,所以他們就帶著自己的親兵、家眷來到這裡進行軍事殖民,因而成為「貴族」。所以,與當地的平民(即 原住民)相比,為數自然就不多。

為了跟當地沒文化的平民區隔開來,因此他們都有特別強烈的階級與秩序意識,也就是「」(關於「禮」的部分,之後說明「儒家」的形成時,會更詳細的說明)。

如果用這種意識來思考戰爭,那就會出現兩種狀況:

一、貴族們認為戰爭是很高貴的事情,平民們沒資格參加;

二、貴族打仗,比的就是「誰更合乎『禮』的標準」。
必須要合乎整套標準秩序,所有人都必須站在上下尊卑的正確位置。

換句話說,最早的邏輯是「打仗是要守規矩的」,規矩就是按照「禮」來打。

為什麼一定要按照「禮」來打呢?

因為雙方之所需要打仗,就是為了「恢復禮的秩序」。
所以如果不照「禮」來打,那就算打贏了也沒面子。

因此,在最早的時候,戰爭的人數並不多。
戰爭的邏輯也不是後來「滅國戰」,而是像黑幫一樣,我打贏了你,不是為了殺你,而是為了讓你認輸,然後收保護費。

打個誇張一點的比方就是:

貴族間的戰爭比的不是誰能殺更多的人,而是比誰的正步踢得更好。

因為正步踢得好,貴族就有了貴族的樣子,就更接近「禮」,維繫了貴族專屬的階級制度,天下也就太平了。

因此,在這個時期,戰爭的「禮儀性」其實遠大於「實用性」,而且也就是幾百個貴族在那裡比賽踢正步,也就不太容易出現誰真的滅掉誰的情況。

但是到了春秋時代,這種邏輯開始發生了變化。

因為你看,這套戰爭的打法其實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跟你打仗的人也必須認同這套規矩不可。」
萬一碰上不守這套規局的人,不按牌理出牌的話,那麼這種戰爭邏輯無疑是自取滅亡。

那麼是誰最先破壞了這個戰爭規則呢?

就是湖北、河南南部一帶的蠻夷之邦–「楚國」。

當時,春秋五霸之一的 宋襄公仗著自己的血統高貴純正,而且還是商朝王族的後裔,所以就想去南邊教育一下不懂規矩的蠻夷,提升一下楚國踢正步的水準,於是就去單挑了楚國。

結果戰局一開,宋國這邊正要開始踢正步,楚國那邊就一堆人拿著大刀砍殺了過來。

別忘了,他們可是蠻夷之邦,誰管你中原的規矩是什麼!
所以很快的,楚國就獲得了勝利。

而「不按規矩打仗」這件事是很有傳染力的,因為只要對方換了打法,不改的那一方就一定會吃虧。

所以,當楚國這麼一帶頭亂了規矩,那麼各國之間的戰爭底線就必然就會越打越低,最終就是「戰爭的實用性超越了禮儀性」,於是就轉變成了「滅國戰」。

自此之後,「禮崩樂壞」的時代正式來臨,戰爭的邏輯也正式改變。

因此 孟子才說:「春秋無義戰。」
也就是說:「自春秋開始,再也沒有正義的戰爭。」

從這個角度來解讀,你就能明白著名的「吳越之戰」,吳王夫差並不是因為驕傲自大才養 越王勾踐為患,而是因為「戰爭的邏輯」不同,所以才沒有殺他。
吳王夫差之所以會俘虜句踐,就是因為他採用的是貴族的「禮儀性」戰爭邏輯,而越王勾踐在臥薪嘗膽後,選擇的是「實用性」的滅國邏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