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類的未來不可預測?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在過去幾週的內容裡,我們關注的重點都集中在「股票的價格是不可預測的」這件事情上。
但股票市場也不過是其中的一個例子而已,因為我們真正要表達的內容是:「所有資產的價格能不能被預測」這件事。

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也是一個人人都會問的問題。

你看,乍看之下,我們對「變化」有一組相互矛盾的觀點:

一、任何事物一定都遵循著某些客觀的規律,否則我們就沒有必要再做研究了;
二、經驗中的價格變動卻又是隨機而自由的。

但這兩個看似矛盾的觀點其實又可以很好的被揉合在一起,只要我們把上述的問題理解透徹就行了。而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就得回到「耐用品的現值是怎麼被確定的」這個基礎上。

還記得嗎?我們之前說過,這個世界上的所有商品都可以分成「耐用品」與「易耗品」兩種。

在任何一個時間點上,因為「沈沒成本不是成本」,所以耐用品的現值跟它過去的投資並沒有什麼關係,它只跟未來的收入有關。

而又因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耐心程度,對還沒實現的未來有不同的想像,所以在評估未來的時候,我們就必須給未來的收入打個折扣,也就是「預期的未來總收入的折現和」

既然「資產的現值是由『對未來的預期』決定的」,那麼只要人們的預期改變的話,現值就會立刻發生變化。

那麼預期會怎麼變化呢?
預期的改變是「隨機」的,所以未來的變化也會是隨機的,因此不可預測

換句話說,資產的變化是根據「隨機漫步」模式的,這也是 尤金·法瑪的「有效市場假說」的基本想法。

對於這個令人失望的結論,我們還是有很多人會覺得不服氣。
確實,人類天生就有「預測未來」的本能,這種欲望就像是熊熊的烈火,永遠都不會被熄滅。

但著名的科學哲學家 卡爾·波普(Karl Popper)在1944年的時候寫過一本小書,叫《歷史主義的貧困(The Poverty of Historicism)》。裡頭也有這個關於「人類的未來不可預測」的精彩論證。

波普表示:「很多人在看到物理學、天文學的成功,能夠準確的預測行星的運行、計算物體的運動軌跡之後,就萌生了『我們能不能也用同樣的科學原理來預測人類社會的發展』的想法」,於是有了各種「科學化」的社會科學。

而當時有這種想法的人認為我們現在之所以無法實現這種對社會的科學預測,主要是受到了「技術限制」。也就是數據不足、處理數據的機器的運算能力不夠快的限制。他們深信,只要數據量足多、處理數據的工具夠快的那一天來臨時,那就可以使用科學方法發現社會運行的規律,就有能力能預測未來的變化與發展了。

但 波普的這本書潑了懷揣著這種希望的人一盆冷水(真的很難相處)

他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預測行星的運行軌跡,和預測人類的發展完全是兩回事。

他的論證是這樣的:

一、縱使是那些相信人類的未來都是已經被決定了的人(即「宿命論」者),也會同意「任何知識與看法,都會對人的行動產生影響」;

二、人類的知識是會不斷增長的。你看,總會有一些事情是「明天才能知道,而今天不會知道」的知識,否則知識就不會有任何增量了;

三、而這個「明天才會知道,而今天還不知道」的知識也會對人類的行為產生影響。而既然這些知識在產生前無法被知曉內容,也無法被預測,那麼就意味著這些知識會對人類產生什麼影響也是無法被預測的。

結論:所以人類的未來是無法預測的

你看,多麽漂亮的一個邏輯推論!

或許你還會想問:「那麼在大數據與AI技術越來越發達的未來,人類能不能透過大數據和AI分析來預測未來的變化?」

這個問題最近也被科技界重新提起。
大家因為新科技的進步,所以又燃起了人們心底永遠的欲望,也就是對「計劃經濟」的美好想像。

還記得「計劃經濟」所會面臨的三個問題嗎?

1.「效用無法橫向比較」;
2.「數據不可得」;
3.「獎懲如何決定?」

為了這些問題,海耶克(F. A. Hayek)還在經濟學期刊-《Journal of Economic Review》上發表過一篇《知識在社會中的運用(The Use of Knowledge in Society)》的文章。

如果你已經忘記的話,建議回頭閱讀「計畫經濟背後的問題」和「價格的功能」這兩篇文章。

計劃經濟的其中一項問題是「數據不可得」,那麼現在既然有了「大數據」,又有了能夠分析數據的AI技術,那不就能夠克服過去計劃經濟所無法攻克的缺陷了嗎?

但很遺憾,這種想法雖然美好,但卻過於天真,因為這個想法在剛剛的推論面前完全站不住腳。
只要知識的總量增加,只要訊息出現變化,我們就不可能「完全」預測人類的未來。

雖然大數據和AI能夠幫助人類更好地理解世界,但是它們並無法用來預知明天,不可能用來預測新的知識。因為只要是能夠被預測的知識,那就不叫「新知識」,所以價格的隨機波動是不可能被技術完全預測的。

但你可能會問說:那麼股市分析師、財經專家又是如何鐵口直斷的呢?我聽他們的話買股票也確實有賺到錢啊!

其實這只是一種「倖存者偏誤」,也就是誤打誤撞地瞎猜矇到後,就誤以為自己真的擁有什麼神奇的預言能力一樣。對此,心理學家 史金納(B. F. Skinner)的鴿子們應該也有類似的體會。

另外要說明的一個重點是:「有效市場假說」裡說的資訊,是指「所有」的資訊。
無論是真實的資訊,還是各種小道消息、揣測,乃至於是謠言,全都包含在內。

你看,有些人總是會說:「唉,這個市場上各種假消息太多了,以至於人們會被誘導產生各種不理性的行為、賭博心態!」
所以總會認為應該要封鎖各種錯誤的訊息,只讓正確的思想、準確的訊息在市場裡流通。

但是這種想法其實是錯的。

首先,真實的世界本來就是如此,資訊不對稱、不確定性、隨機性、妄想、猜測,各種真真假假的消息都會不斷出現,這才是這個世界的本來樣貌;

其次,當你說應該要禁止錯誤的、假的消息被傳遞的時候,其實就預設人們已經知道了什麼是正確、準確的消息了,已經解決了資訊不對稱的問題,也解決了所有不確定性問題,但這其實是不可能的。

事實上,人們真正要解決的問題,恰恰就是從眾說紛紜的訊息裡挑選出哪些東西是真?何者又為假?

如何選擇、識別出正確的答案,正是一個人在市場中是成功還是失敗的關鍵。
換句話說,訊息的真假必須透過「市場的競爭」來決定,而無法事前就把標準確定下來

 

好,今年的內容就到這邊結束了。
祝你新春愉快,我們明年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