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歷史04》–「商周之變」

上回的最後說到「中國」這個概念,在古代並非是指「一個國家」或「一個地方」,而是指「文明水準最高的地方」。

這個意思是說:「中國」是個「不屬於哪個特定群體」的普世概念,而是哪個民族的文明水準最高,那麼其他民族就必須向他看齊的意思

換句話說,「中國文明」指的是一種「所有人的精神財產」,而不專屬於中原的活動人口。

那麼這種「中國」的普世價值是怎麼在商周之變時產生的呢?

這就必須提到古代的「天命觀」了。

 

古人非常重視「天命」,認為唯有天命所歸才能成為君王。
尤其是「商代」的商族人,他們尤其重視這種人與天的連結,認為商族之所以能夠統治天下,就是因為天命降於他們身上。

你可以這麼理解:

在商族人眼裡,只有商族人才算是人,商族人以外的人都不是人。」

所以,為了感謝上天的,並祈求上天永遠保佑自己的民族,因此商人很常進行大規模的活人獻祭。

那麼活人要從哪裡來呢?

對,就是從外族那裡抓!抓「羌人」。

這裡說的「羌人」並不是五胡亂華時的那個羌族,而是泛指生活在商族的西部,「所有商族以外」的民族,所以當然也包括了後來的「周族」人。

這種天命觀,在很大程度上導致了商朝的滅亡。

因為這種天命觀只為「商族」而服務,並不具備一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普遍性。
而是為了努力維持自己民族的優勢,只要我們好就好了。

正是因為這種天命觀,所以才造成了「羌人」之間的聯合抵抗,最終推翻了商朝。

而在這支聯合大軍裡,周族人則是最主要的抵抗力量。
所以最終建立了「周代」。

而在這個時期,其實有一個十分具有象徵意義的精神轉變,那就是天命之所歸的對象發生變化了

 

你看,在商代的時候,天命是歸於「商族」人的;

而周代呢?天命則是歸於「周天子」一個人。

正是因為這種天命觀的轉變,所以才把中國概念變成一種普世精神。

你可能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天命的載體變狹隘了,但中國概念反而變得更加普世了呢?

 

這是因為如果天命只降於「周族」,那麼對其他民族來說,主宰大地的是「商族」還是「周族」,其實並沒有什麼差異。

而對於「周」這個新政權來說,要想壓制、說服著其他不是周族人的民族承認你,甚至幫助你,就必須採用另外一套政治邏輯。

這個新的政治邏輯就是「天命降於周天子」,所以周天子是天下的共主,而不僅是周族人的共主。
因此,他不僅要為周族人主持正義,也要為全天下人主持正義

於是,「天命」自此才樹立了一個具有普遍性的精神意義。

正是因為樹立的這種普遍性,所以周族人才有辦法號令其他羌人推翻商朝,而商朝的軍隊也能夠沒有忌憚的臨陣倒戈,整個反商大業才成為可能。

 

本週就先到這裡,我們下週繼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