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等的心理學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本期《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裡的一篇文章「不平等的心理學(The Psychology of Inequality)」

其實這篇文章的主要內容是在討論「美國的新稅制為什麼會讓社會的不平等、貧富分化現象加劇」,但這和我們並沒有什麼容易感受的直接關係,所以今天就只挑文章中關於「不平等為何會對人造成傷害」的部分來講。

關於「收入不平等」這件事會引發什麼樣的心理感受,傳統上有兩種完全相反的理論。

第一個理論叫做「理性升級模型(Rational-Updating model」。

這個理論的大意是說:

如果公司裡的同事知道了彼此的薪資,那麼那些發現自己賺的比別人還少的人,就會把那些賺的比較多的人當作是自己努力的目標,然後更努力的工作;
而那些賺的比較多的人會覺得『啊!原來我已經賺了這麼多了啊!那麼看來我再加薪的可能性就不大了』,因此容易感到沮喪。

而另一個相反的理論叫做「相對收入模型(Relative Income model」。

這個理論的梗概是說:

那些發現自己賺的比別人少的人,會感到很受傷;
但那些發現自己賺的比較多的人會感到慶幸與感激。

 

你看,這兩個理論放到今天的社會輿論裡,一定會被炮到飛高高,被指責說:「你真的是他媽的幹話王耶!」

那麼這兩個理論到底對不對呢?
或者說:「誰錯誰對呢?」

答案是:「兩者都不對!

根據經濟學家的實際研究,只有「相對收入模型」對了一半,而另一個理論模型的假設全都是錯的。
那麼「相對收入模型」對了哪一半呢?

 

經濟學家做了這麼一個實驗,他們給某些加州居民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告訴他們現在有一個網站能看到全加州人的收入。

並在幾天之後,再給同樣的一群人發了另一封郵件,裡頭問了兩個問題:

一是「你對你現在的工作是否滿意」;
二是「你對現在這份工作的收入是否滿意」。

結果發現,那些發現自己收入比其他人低的人普遍感到情緒低落、沮喪,覺得自己收了傷;
而那些發現自己收入比其他人高的族群,感到的不是感激與慶幸,而是「漠不關心(indifferent)」。

從這個結果來看,你就能夠理解為什麼「薪資不透明」是這個社會的普遍共識了,因為讓「薪資透明化」其實是百害而無一利的策略。

而這個實驗真正想告訴我們的是:

一個人並不會因為自己貧窮而感到難過,而是會在和其他人比較之後,感到『不平等(Inequality)』而難過。

 

而專門研究「不平等」問題的經濟學家 凱斯·佩恩(Keith Payne也得出了相同的結論。

他從自身的經驗出發,說自己第一次為貧窮感到難過,是在自己小學四年級的時候。
當時他的家境很貧困,所以有在學校裡吃免費的午餐的資格,而學校餐廳裡的管理員也知道他出身貧寒的事情,所以也會直接讓他進餐廳吃飯。

但是某一次,學校餐廳裡來了個新的管理員,這個管理員並不認識 凱斯,也不知道 凱斯有清寒學生的資格,於是要求他必須繳交1.25美元的餐費,但偏偏 凱斯身上一毛錢也沒有,因而被管理員拒於門外。

從這次事件之後,凱斯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和其他小朋友們是不一樣的。
從此,他陷入了深深的自卑中,覺得自己穿著破爛,而且感覺到自己受人排擠,其他小朋友們都不喜歡跟他玩,於是他就逐漸變成沈默寡言的邊緣人了。

從 凱斯的案例來看,在這個事件發生的前後,凱斯家裡的經濟狀況並沒有發生過任何的變化,而僅僅是因為他察覺到了自己與別人相比是貧窮的,所以才對他的內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所以,縱使讓窮人們擁有不錯的生活水平,例如家裡有電視、微波爐,也有手機可以用,但窮人們仍舊會感到十分沮喪。
因為就像 凱斯說的那樣:

「貧窮真正能傷害我們的時刻,就是我們察覺到自己是貧窮的瞬間。」

Whats really damaging about being poor, is feeling poor.

 

那麼是不是只要我們努力工作,脫離貧困就能改變這種狀況了呢?

很遺憾,答案是:並不是!

美國紐約新學院大學(The New School的社會系教授 瑞秋·謝爾曼(Rachel Sherman採訪了美國許多前1%階級的富人之後,有兩個發現:

一、這50個居住在紐約曼哈頓的富人家庭都很低調,不太願意接受 謝爾曼的採訪;

二、這些人都不覺得自己富有,甚至不願承認自己是有錢人。

但事實上,這些受訪家庭的年收入都在50100萬美金左右,並且擁有800萬美金左右的財產。
但他們仍就覺得自己只是普通的中產階級,不是什麼有錢人。

因為在他們眼裡,比他們有錢的人多的是,例如那些擁有私人噴射機的人,才算是有錢人。
所以,就算他們已經擠身於前1%的富人階級裡了,也仍舊覺得自己是相對窮的一群,所以也會因為那些比他們有錢更多的人所擁有的財富而感到焦慮。

所以,謝爾曼說:

『不平等(Inequality)』其實也是相對的。

那麼這種對於「不平等(Inequality)」的不滿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答案不是輿論常說的「社會」或「文化」造成的,而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

 

下面來跟大家說說兩個關於「不平等本能」的實驗。

第一個實驗是這樣的:

心理學家們找來了一群學齡前的小朋友,然後讓他們玩玩具。
接著要求這些小朋友要打這些玩具收好,並且獎勵這個把玩具收好的行為,送給他們一些貼紙。

不過給小朋友們多少張貼紙,並不是按照他們表現的好壞來發的,而是以隨機的方式來發的。
有的小朋友拿到了4張貼紙,也些則拿到2張。

結果發現,那些拿到2張貼紙的小朋友在看到別人拿到的是4張貼紙的時候,就會出現沮喪,甚至是哭鬧的情況。
而那些拿到4張貼紙的小朋友看到其他小朋友各種形式的抗議時,就會把自己的貼紙分出去,但也就僅僅分送出去1張。

所以就算是貼紙這種完全沒有實際價值的東西,對於這些還沒有什麼社會意識的孩子們來說,就已經足以引發「公平與否」的爭論了。

而「對不公平感到不滿」這件事,並不像傳統哲學家說的那樣,是人類的專利。
因為動物行為學家們還做過這樣一個實驗:

這個實驗,用寫的還不如直接看實驗影片來得有趣,所以我們就來看段影片吧!

 

看到這裡,你就能明白那句:「民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真正含義了。

因為無論是猴子還是人,都不會喜歡不平等,這是天生的。
但是我們也必須明白,這種「不平等」是一種「比較之後的結果」。

雖然現在的窮人能過上比古代皇帝還要好的生活,有電視、有冰箱、家裡有電、有熱水,還有冷氣和網路,但他們還是會因為「自己不如他人那般富有而感到不安。」

所以,無論是哪種社會、哪種意識型態,都會十分強調「社會財富的公平分配」問題。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In a society where economic gains are concentrated at the top—a society, in other words, like our own—there are no real winners and a multitude of losers.

(一個財富分配不均,大量財富都集中在少數人手裡的社會,其實沒有真正的贏家,唯有的只是無數的輸家。)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