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還在玩猿猴把戲?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來自猩猩的你」的第二本書《人類還在玩猿猴把戲?》。

本書的作者是 達里歐 梅斯崔皮耶里 (Dario Maestripieri)。
他是芝加哥大學的教授,其學術領域包括人類發展的比較研究、進化生物學、神經生物學、精神病學以及行為神經科學等。

做為一名研究動物的社會行為將近三十年的演化生物學家,作者強調這樣一個事實:
許多人類玩的把戲,其他動物也會玩;其他動物玩的把戲,人類也還在玩。

人類本性是一種特定的靈長類本性,要理解人類行為,就必須研究和理解更一般的靈長類行為,尤其要理解那些與我們親緣關係最近的靈長類的特徵與行為,例如:類人猿或舊大陸猴們是如何與來自其他群體的個體進行合作或競爭。

相較於其他層面的行為,比如智力活動,人性更多地展現於我們的社交層面。我們可以使用演化生物學家和行為經濟學家提出的成本效益分析法或一些理性行為模型(比如賽局理論)來分析天擇和性選擇等行為。
其次,來自社會環境的同樣的選擇壓力塑造了我們本身以及我們祖先的行為,這些力量可能也塑造了現存的其他靈長類以及牠們祖先的行為。

在本書中,作者雙管齊下,通過兩種方法檢驗人類的社會行為:一是理性的科學模型,另一種是以跟我們生活在類似社會群體中、具有親緣關係的靈長類為例,進行演化生物學和比較心理學的論證。

先以一個你可能有過的經驗出發,如果你有抱過朋友強褓中的小孩,那麼你應該會有這樣的結論,就是「小孩會哭」。
那為什麼小孩會哭呢?

因為對小孩來說,你是「陌生人」。
而這種「對陌生人的恐懼」其實是一種動物的本能。
因為如果一個生物沒有這種「對陌生對象恐懼的本能的話,那麼在自然環境下,這個物種很快就會滅絕了。」

而人類其實也一樣。

例如:你在搭電梯的時候,忽然門開了,走進一個陌生人,那麼你會怎麼做?
一般來說,人們的反應大致分為兩種:

一是極力避免眼神交會,雙方陷入沈默,期待電梯到達終點;
二是點頭微笑致意,並試著跟對方瞎扯閒聊。

那麼猴子呢?
如果我們把兩隻彼此陌生猴子放進同一座電梯裡會發生什麼事?

答案是:牠們會幫對方理毛

為什麼要幫對方理毛?
因為這就和人類微笑、避免眼神交會、瞎扯閒聊的舉動一樣,都是一種「社交行為」。
用意是要告訴對方:「我對你沒有任何敵意。

而這本書的核心洞見就在於「透過對猿猴的觀察,瞭解人類社會行為背後的深層涵義,並從中總結出人類普遍的處事方法。」
下面,我們將分成三個部分來為你解說這本書的主要內容。

 

一、權力的遊戲

無論是猿猴的社會還是人類社會,各種「支配結構」的權力遊戲都是普遍存在的,因為「支配結構」是自然選擇下的產物。

因為兩個個體一旦建立起了支配關係,那麼這個支配關係就能保證「在衝突發生時,無需透過打鬥和長時間的談判來獲得結果」。
亦即,支配者能夠直接獲得好處,而從屬者則承擔代價。

在自然的情況下,一旦在族群裡擁有的地位越高,那就越能擁有任何東西的「優先使用權」,例如:食物的優先權、交配優先權……等。

因此,任何人都想要成為族群裡的支配者,登上權力的頂峰。

而誰成為支配者,誰成為從屬者,有兩種不同的情況:

第一種是「在第一次碰面的時候,透過雙方的體格差異就能判定誰強誰弱,從屬關係就確定了」;

第二種是「雙方需要經過多次衝突、數次的打鬥之後才能判定強弱」。

而在第二種情況裡,打鬥的挑戰行為會一直持續下去,直到穩固的支配結構建立之後停止。

從這個角度來看,誰能成為這場權力遊戲的支配者,有兩個重要的決定因素:

第一項重要因素是「資源的潛在控制力」,也就是判斷身體的外在條件,誰的體型更大、身體更結實,或者透過聲音、表情,或語言向對手表示威嚇訊息。
然而這種方式其實有其缺陷,那就是有些個體會採用「虛張聲勢」的方式嚇跑對方。

但是大自然很聰明,它會獎勵那些有「懷疑精神」的個體。
如果這些個體能夠看穿這些虛張聲勢的真相,並且勇於挑戰這些表面的話,那這種個體就更可能可以成為群體中的支配者。
因此,這也就是權力遊戲中的第二項重要因素:也就是「冒險意願」。

例如:狒狒
狒狒其實是一種非常淫蕩的靈長類,地位比較高的公狒狒會壟斷有生育力的雌性,而且甚至會不准其他低地位雄性靠近牠的後宮。
但是低地位的公狒狒也不會就這麼放棄,牠們想出了一個突破這種母狒狒被壟斷的困境的辦法,那就是「拉幫結派」。

兩隻公狒狒會聯手,由其中一隻跟那隻正看護著雌性的公狒狒打鬥,另一隻利用這個空隙就能跟那隻被看護的母狒狒交配。
幾天之後牠們還會故技重施,只不過角色互換,也就是前一次如願以償的那個傢伙,現在要幫牠的同伴去跟地位高的公狒狒打架。

這種「調虎離山」的策略,就是一種「冒險」。
目的是突破「潛在控制力」的限制,以智取而不以力搏的方式,來獲得所需的交配機會。

 

二、裙帶關係

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那種時常被理想主義者們批評的「裙帶主義」其實是種普遍現象。
因為沒有任何一種動物會更偏愛「陌生人」,而不是愛自己的親戚。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在介紹《人類存在的意義》這本書的時候有提到過:「個體擇汰」及「群體擇汰」這兩種力量拉扯的綜合結果。

個體擇汰是同一個群體內的個體彼此競爭發生的擇汰現象;
而群體擇汰則是一個群體和其他群體在競爭、合作時所發生的擇汰現象。

猴子們,或是對大部分的群居動物來說,這種現象都是普遍存在的。

而那種將個體以外的親疏關係抹去,認為「透過傷害陌生人來圖利自己人的行為,其實也是一種利他行為」的看法,其實只是種一廂情願的說法。
因為個體之所以會幫助和自己親近的群體的行為,為的就只是更大程度地將「我族」的DNA保存下來,所以說穿了,還是一種「利己主義」。

從這個角度上來看,「裙帶主義」的生物學動機其實也就很清楚了,因為那些「極端利己主義者」和「絕對利他主義者」都活不下來

因為在同一個群體內,自私的個體會擊敗具有利他精神的個體
但由利他主義者組成的群體,卻會擊敗由自私個體所組成的群體

所以,最後得以生存的族群,必定會是一群處在「絕對自私」與「絕對無私」這兩種極端之間的族群,這就是「裙帶主義」的生物學動力。

也就是說,唯有那些「在群體內部雖然也有些自私,但在面對外部族群時,卻能夠無私地團結起來的群體」,才能夠在自然環境中生存下來。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這種「裙帶主義」具有一定的繼承性。
也就是說,獲得幫助的族群成員或家族成員會繼續以這種方式幫助下一代,透過「裙帶主義」為後代謀取福利,並延續「我族」的基因。

而獼猴的裙帶行為主要是建立在「母系社會」上,且僅限於「有血緣關係的親屬」。
換句話說,就是獼猴只會把社會地位、巢穴、領地傳承給自己的親屬,而不會是毫無血緣關係的對象。

但人類社會主要是「父權社會」,因此這種裙帶主義就不會僅限於「血緣」,而是會拓展生物性家庭的邊界,透過婚姻、地緣、社群,或透過給予他人嗯會的方式,將其他非親屬的陌生人也拉進裙帶關係裡,以壯大自身群體的連結程度與實力。

正是因為這種「超越血緣的裙帶關係」,所以才使得人類得以用夠有效率的方式傳遞權力、財富、知識,和價值觀,因而才讓人類脫離猿猴的世界,步入今天的文明生活

因為在猴子的世界裡,既沒有契約,也沒有道德,之所以會出現「裙帶主義」,主要就只是一種自然演化下的生物本能。

但作者認為,人類是有道德的,卻總是以這種裙帶本能在破壞道、社會和法律的規則。
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按照制定的規則行事,將社會建立在美德、公正和機會平等的基礎上的話,那麼就能完全消除這種「裙帶」的猿性了。

而在沒有裙帶關係的那些個體如果想要出人頭地的話,就只能透過和其他個體結盟,或是透過聯姻關係來形成裙帶。
因此,擁有正確的權力情報,和具備正確的社會經驗,才是形成有效同盟的關鍵。

也就是說,如果你的天賦不是點在「投胎」上的話,那你就必須多點一些「手腕」和「市儈」了。

 

三、猴子們的幫派

而想要「結盟」,就必須找到可靠的盟友。
但在必須與陌生人合作的情況下,要如何準確衡量對方到底可不可靠呢?

最簡單的方式就是:「名聲」。

例如:一個人幫助另一個人,但卻完全不要求回報時,回報就會從雙方當事人之外的第三方那邊產生,也就是「名聲」和「口碑」。

而在個人關係中,一個人的名聲好不好,可以透過它過去的各種行為來加以判定;
而在公共關係中,則可以透過做一些對大家都有利的好事來增加自己的名聲,讓大家知道你很善於合作,並且非常慷慨來建立你的合作信用。

因為沒有血緣的合作在自然世界中非常不穩定,總是無常變化。
所以兩個個體之間在合作之前,為了確定「要繼續合作」還是「散伙」,就需要一些「忠誠測試」來評估一下對方到底可不可靠。

想知道對方到底可不可靠,我們可以透過對對方施加一些不利影響來驗證。
因為對方的反應就會直接顯示你和他的關係到底好到什麼程度。

例如:生物學家 扎哈維(A.Zahavi就曾提出一種「不利條件原理(The Handicap Principle)」,認為那些廉價的訊息太容易偽裝,唯有昂貴的訊號才能夠真正傳達出個體的誠實訊號。

也就是俗話中的「患難見真情」,個體會在不利環境下的表現出自己的可靠程度。

因為在不利條件下偽裝可靠的成本太大,所以反而能夠看出對方是不是真心的

例如:兩隻雄狒狒在驗證「聯盟」有效性的時候,就會互相奔向對方,抬起自己的腿,讓對方用利爪握住自己的睪丸,自己也握住對方。
幾秒鐘之後分開,然後各自去做各自的事。

而一旦合作關係確定了,那麼這種「忠誠測試」的頻率就會降低。

如果測試太過頻繁的話,那就只可能是雙方還處於結盟關係建立的初期,或是雙方都認為自己選錯了夥伴,因此才導致對關係的猜忌。

其實選擇夥伴這件事,也是種雙向過程。
個體可以透過自身條件的優勢,把其他合作競爭者們比下去;
或者,可以反覆比較周遭那些願意跟你合作的人有什麼樣的好條件。

因為你能獲得什麼東西,完全取決於你具備什麼樣的價值,以及自己在特定市場的供需關係。
換句話說,你在選夥伴的同時,對方也在對你進行篩選。

正因為如此,無論是族群裡的支配者還是族群中的其他人,都會偏好欣賞那些「社會化程度高」的成員,而不是那些特立獨行,甚至反社會的成員。

換句話說,在一個社會裡,那些願意為了「群體的利益而犧牲個人利益的行為表現」,就能夠獲得更高的「可靠認證」,在合作需要的群體競爭中就有更大的優勢。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對「人類還在玩猿猴把戲?」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