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邊界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本期《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的封面文章「下一個邊界(The next frontier)」。

今天這篇文章是由這個月的《經濟學人》雜誌中的六篇專題報導所組成的,內容是探討一項未來科技腦機介面(brain-computer interface,簡稱為BCI」。

透過本期的封面,你就可以看到一張人腦中有很多光點,並且不斷向外發射訊號的圖像。
本期的內容,主要就是想表達:「在未來,人類可以透過科技,讓人腦直接控制機器,或是透過機器增強人體的各種能力。」

我們先說說本期雜誌裡提到的一個人,威廉·科切瓦(William Kochevar),他是個因為一起交通意外事故導致脖子以下完全癱瘓的男子。
但是透過「腦機介面(BCI)」,他現在已經可以使用自己的手來吃飯了。

之所以能辦到這件事,首先是在他的右手裡植入電極,用以刺激右手的肌肉行為。
同時也在他的大腦裡植入電子設備,讓他每次像透過右手執行甚麼行為的時候,電子設備就能夠接收到他大腦釋放出的神經訊號,並且傳送到右手的裝置上,讓右手的電極刺激右手進行各種動作。

這種聽起來很像科幻電影情節的技術,就叫做「腦門系統(Brain Gate System」,是BCI技術中的一種應用。
目前已經有大約15萬人透過這種腦門系統的對於大腦的深度電擊治療,來控制帕金森氏症了。
另外,還有大約30萬的聽力障礙者透過植入人工耳蝸的方式,聽到了聲音。

現在,對於BCI的研究,已經不僅僅侷限於治療殘疾人士和疾病患者的醫療研究了,美國軍方和矽谷也都致力於這方面的研究,希望能夠透過這種技術來增強人類的能力,就如同我們去年的文章下一代的人類」裡說的那樣。

例如:特斯拉汽車的老闆 伊隆·馬斯克就成立了一家 Neuralink的公司,專門研究這種BCI技術。
希望透過升級人腦來應對人工智能崛起的新時代變化。

而在去年四月,臉書(Facebook)做了一個名為「無聲的演講(Silent Speech)」的項目,專門研究如何把人的思考直接變成文字輸出,預計每分鐘能夠輸出100個單字。

這是什麼概念呢?

一般來說,一個專業的打字員每分鐘大約能產出100個字左右(此指英文),而一般人的英打如果有每分鐘50字就算是很不錯的成績了。更甚者,還有某些矽谷公司是以「研究心靈感應技術」進行研發的。

許多機構與企業都希望能夠實現人與機器的交流互動,例如:透過機器來升級人類大腦,讓人們能夠聽到更高頻率的聲音、看到紅外線之類的能力。

但是,在現實中想要實現這些想像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因為現階段還有許多問題還沒有被解決。

 

這些問題,或者說「障礙」,主要有三個方面。

一、技術障礙

例如前面提到的「腦機介面(BCI)」,基本都是「侵入式裝置」,也就是要在你的大腦裡植入一些儀器才行,這件事光想就很可怕。

你看,植入儀器可能會造成「身體的排斥反應」、「傷口的感染」、「設備可能會老化,無法適時更新」,還有「如果儀器移位了怎麼辦」……等問題,所以最理想的升級方式,當然還是透過「非侵入式的技術(Non-invasive techniques」。

但遺憾的是,現有的技術辦不到。
你看,我們就連「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也就是VR,都需要透過穿戴笨重的頭戴設備才能實現了,所以就更別說是BCI技術了。

而且,就算是真的能在我們的大腦裡植入了一些儀器或晶片,但就目前的技術來說,能夠接觸的神經元實在太少了。
現在能接觸到的神經元大約只有幾百個,但是我們人類大腦裡的神經元總數大約有850億個。
所以,要完成這種量級的提升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二、科學障礙

以現有的科學研究來說,人類大腦仍舊是十分神秘的的存在,我們尚未完全掌握大腦的運作方式。
特別是在那些比較複雜的領域,例如:記憶是怎麼儲存的、創意是怎麼產生的……等,到現在都還是個未知之謎。

目前只是在動物身上做過一些簡單的實驗,但是一般動物(尤其是小白鼠)的腦容量與複雜度,和人類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所以,在還沒有完成對於人類大腦的深度研究之前就貿然進行BCI,是有很大的風險的。

 

三、商業化障礙

BCI技術不但要得到監管單位和醫療許可,還必須解決大眾接受度的問題。

以臉書的「無聲的演講(Silent Speech)」項目為例,雖然用意念來打字很快也很炫,但是這和我用雙手打字,或是用語音輸入有什麼太大的差別嗎?在速度沒有相差太多的情況下,人們又怎麼會允許你在他們的大腦裡安插一個機器,承擔上面提到的風險呢?

除此之外,在人們大腦裡安插儀器的技術,就算真的能夠實現好了,對人們來說還會有「隱私權」的問題。因為人們在想什麼,全都可以被儀器給偵測到,自然也就沒有什麼隱私可言了。

而且「資安問題」也是一個需要考量的重點。
一旦我們的大腦可以安插儀器,那就意味著我們的大腦也有連上網路的可能。
同時這也意味著「我們的大腦又被駭客入侵的風險」,駭客可能可以像現在控制我們的電腦那樣,控制我們的大腦與我們的行為。

此外,還有一些道德問題,例如:「平等」問題,懸而未決。
這也很容易理解,因為這種提升大腦的先進技術會先被哪些人使用?當然是富人和菁英階級。
因此,普通人、窮人與富人、菁英階級之間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社會反而變得越來越不平等。

這些都是BCI在未來可能會碰到的難題。

所以,這些以前只出現在科幻電影裡的場景,例如「直接用大腦控制機器」、「透過機器大幅提升人體的能力」等研究,都已經引起了矽谷的重視與投資,但是距離大規模的商業應用確實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因為這些技術在科技、科學、商業、安全、倫理道德……等方面都還有許多問題必須被克服。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Technology changes the way people live. Brain-computer interface may change what it means to be human.

(科技改變人們的生活,而「腦機介面(BCI)」則可能會改變「人類」這個詞的定義。)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