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種黑猩猩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 –「來自猩猩的你」的第一本書《第三種黑猩猩》。

不知道你對 賈德·戴蒙(Jared Mason Diamond)這個名字還有沒有印象?
他其實是我們這個專欄介紹的第二本書 —《槍砲、病菌與鋼鐵》的作者。

而今天要說的這本《第三種猩猩》則是 賈德.戴蒙的第一部經典鉅作,作為「人類大歷史三部曲」的前傳,成書至今業已二十多年,但書中論述竟絲毫不受時空所限。

是否無法擺脫動物原形竟是人類之宿命?我們面臨當前的生態困境與無止盡的鬥爭,最終是否仍將走上自毀之路?

更能讓我們反思「人類乃萬物之靈」這句話的狂妄之外,更將重新界定「文化」與「道德」之定義。

先為大家介紹一下第一種和第二種黑猩猩。
牠們分別是「黑猩猩屬」底下的兩支物種,「黑猩猩(Pan troglodytes」和「巴布諾猿(Pan paniscus)」。

那麼什麼是「第三種黑猩猩」呢?第三種黑猩猩其實就是「人類」。

為什麼作者會把人類說成是第三種黑猩猩呢?

因為人類與黑猩猩的基因差異只有1.6%
而遺傳學家根據這個差距,推算出人類的祖先差不多是在700萬年前和黑猩猩分道揚鑣的,這一點也已經被現在的古人類學家們的考古研究證實了。

那麼人類又是怎麼從猿猴變成人類的呢?是因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然選擇嗎?

答案是:不是。

雖然 達爾文提出了自然選擇的「演化論」學說,但他同時也發現「自然選擇學說並無法解釋人類的演化」。

例如:「人用雙腿直立行走」這件事,本身就不是一個容易生存的選擇,會給原始生活的人類帶來更大的生存風險,和脊椎病變。

另外還有:

「人類褪去了身上的毛髮」;
「人類和有固定發情期的動物不同,幾乎一年四季都在發情」;
「和大猩猩相比,人類男性的睪丸變小了」;
「人類女性到了中年之後會停經」;
「人類新生兒比黑猩猩新生兒還大了足足兩倍,大大地增加了女性的難產風險」;
「而且,與其他靈長類的幼兒相比,人類的幼兒卻又十分脆弱,像是個發育不全的早產兒」……等。

這些人類的特徵都不是以「生存」為策略的演化。

因此,達爾文提出了另外一種解釋人類演化的學說:「性選擇」學說。

所謂的「性選擇」學說,指的是「進化的方向不是為了適應環境,而是為了獲得更多的交配機會」。

在同一物種裡,通常有至少一個性別必須競爭取得有限的交配機會。
所以,雄性間彼此競爭,獲勝者得以交配。這造成有助於競爭的特徵得到演化優勢。
另外,雄性要能夠交配,就必須得到雌性的青睞,因此對雌性有吸引力的特徵會更大程度地在演化過程中被留下。

而 賈德·戴蒙是個堅定的「達爾文主義者」,因此也用「性選擇」假說來解釋「人類為何會有那麼不經濟的演化結果」。

作者認為「人類沒有發情期」和「女人中年之後會停經」,主要是為了能更好地扶養後代;
而「男性的睪丸小」,主要是因為人類是一種「不太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動物。

這裡要解釋一下「不太嚴格的一夫一妻制」的意思。
除了「發現新世界」專欄裡的那篇「一夫一妻制」裡,史鈞的觀點外,其實還有另外一種影響夫妻制的形式的觀點,那就是「兩性異形(Sex Dimorphism)」。

生物學的研究發現:

一個物種中,如果雄性的體型是雌性的兩倍以上,那就天然會形成『一夫多妻制』。例如:大猩猩;反之,如果雄性和雌性之間的體型沒有差異的話,則會形成『一夫一妻制』。例如:長臂猿。

而人類正巧居於中間,雄性與雌性之間的體型差亦沒有黑猩猩那麼大,但也不像長臂猿那樣體型完全相同。
從這個角度來看,人類這個物種天生就會以一種「不嚴格的一夫一妻制」的方式生存。
有固定配偶,但也總會不時地想搞點外遇。

所以,大猩猩的睪丸之所以會比較大,是因為「一夫多妻制」需要和許多的母猩猩交配,所以必須產生大量的精子。
而人類這個物種並不是這種「標準的一夫多妻制」,而是「不嚴格的一夫一妻制」,所以人類的睪丸和大猩猩們相比,就會小一些。

這個「性選擇」的假說可以用來解釋人類演化過程中許多不合常理的問題,那就是這些問題的背後,都是「性」在充當演化的驅動力

那麼人類之所以會從猿猴變成人類,最關鍵的差異是什麼呢?

傳統的解釋認為,這是因為「人類的腦容量變大了」或者是「人類開始直立行走了,雙手的功能被釋放了」。
但是作者發現,從猿猴變成人類,「直立行走」、「解放雙手」和「腦容量的增長」其實在發生後的幾十萬年時間裡,都沒有帶來什麼長足的文化與藝術進步。

例如:尼安德塔人所製作的石器,基本上和其祖先—南方古猿製作的石器一樣粗糙。

而在智人誕生後的10萬年間,這種情況也沒有出現太大的變化。
另外,近年來的研究發現,其實有許多靈長類,例如:「僧帽猴」也會使用並製作石器。

這種情況就這麼持續了十幾萬年,直到4~6萬年前,人類毫無預兆地開始突飛猛進,藝術、文字、農牧技術開始出現,並且不斷地創新,才最終發展為現代文明。

那麼到底是什麼造就了人類文明的突飛猛進呢?
作者提出了一個假說,就是「在大約6萬年前,人類的發聲器官出現了突變,從此掌握了真正的語言能力,才迎來了科技與文化的大解放。

換句話說,作者認為「語言」才是人類進化,並且最終稱霸地球的關鍵因素。
因為掌握了語言能力,所以能夠傳遞、連貫、傳承許多複雜的想法與經驗,才讓人類得以脫離原始生活,通向文明的大道。

那麼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之後,就完全褪去野蠻的習性了嗎?
當。然。沒。有!

舉例來說,我們時常看到「種族之間的相互殘殺(可參考「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的內容)」其實時常在我們的親戚—黑猩猩身上發生。

尤其是「雄性黑猩猩」,牠們時常會有組織地預謀犯案,襲擊、殺死,甚至還會吃掉敵對群體的成員,而且還是不分男女老幼地全部殺光。

你以為牠們為了獲得生存資源,為了填飽肚子才痛下毒手嗎?

研究的結果顯示:未必。
黑猩猩們在資源豐沛、食物來源充足的時候,也會因為好玩、有趣而濫殺無辜,只為了享受過程中的快感。

而近代出土的化石也顯示「人類的祖先也不遑多讓」,普遍都有自相殘殺,並且敲碎頭骨吸人腦髓。這一點,在非洲的「食人族」身上也都還能看到些猿猴的痕跡。

從這點來看,我們身為「第三種黑猩猩」還是名符其實的,除非我們真的擺脫了這種「猿性」,進化成另外一個物種,否則在人類世界裡,消除戰爭是非常困難的。

因此,世界各地的神話、史詩都哀歎道:人類一代不如一代。起初是完美的黃金時代,後來就逐漸地道德淪喪,而戰爭和瘟疫也隨之而來。

起初,學界都認為這種「黃金時代」的說法,只是古代人的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但近代的考古發現,其實人類還真的有過這種「黃金時代」。

人類的「黃金時代」,其實就是一萬多年前的「狩獵採集時代」。

這個時期的人類身體都非常健康,但是等到農牧業出現之後,雖然增加了糧食的數量,但同時也引發了人口增長速度過快的問題,導致人口過剩,於是才引發了戰爭和瘟疫。
同時,因為農業的出現,食物逐漸變得單一,因而加重了營養不良的現象,因此造成人類的身體素質嚴重下降。

而營養不良、貧富差距大的農牧業社會,之所以能夠取代完美的黃金時代,主要是因為黃金時代的經濟基礎是採集狩獵,居無定所,無法定居建立社群,並擴大族群規模,因而難以形成大型的社會結構。

而在人類進入農業社會,形成的大型的社會結構之後,為什麼有些民族先進,有些民族落後呢?
這個問題,建議你不妨直接去看《槍砲、病菌與鋼鐵》的內容,裡頭有更細緻的論述。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