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歷史01》–「說正義,誰是正義?」

今天的人談論歷史,多半是以一種現代人的角度來看待過去,因而多有一種岳飛打張飛的荒謬感。

但是,「談歷史,應該要回到當下的那個時空環境裡去看。」

因為任何事件的發生,都基於兩種前提:

一、「內部的動力」,也就是人們的「欲望」;

二、「外部的約束條件」,也就是當下的可用資源、社會結構,與政治秩序。

所有的歷史,幾乎都可以視為這兩個前提下的博弈結果。

在具體的歷史中,並不是像一般人以為的那樣是什麼「統治階級與被統治階級之間的壓迫和反抗」,而是「各種不同的博弈主體之間,不斷交換結盟關係,並調整自身的行為策略」。

因此,我們在看到他人談論歷史的時候,我們就要很小心的區分「他們說的歷史,究竟是哪種歷史?」

是「歷史事實」?還是「對歷史事實的解釋與價值判斷」?

 

我們不妨先來看段《史記·儒林列傳》和《漢書·儒林傳》裡都有提到的一則故事:

漢景帝時,當時的《詩經》博士 轅固,與黃、老學說的大師 黃生曾在 景帝面前就「商湯、周武都是因推翻了前朝而立新朝,那他們究竟是受命而王?還是篡逆為王?」一事進行辯論。

 

黃生說:「商湯、周武並不是受得天命而獲得天下,而是以下犯上的弒君。」

轅固則反駁說:「不是這樣的!那是因為 夏桀、商紂暴虐,所以天下民心都歸於商湯、周武。他們順應天下民心誅殺 夏桀、商紂,因此才不得已才當上天子,這不是受了天命,又是什麼呢?」

而 黃生又接著說:「為人臣子,就算面對的是昏君,該做的也是勸諫,而不是弒君。」

但 轅固也反駁道:「那按你這麼說,(漢)高祖皇帝起兵滅秦,難不成也是亂臣賊子的篡逆?」

聽到這裡,漢景帝冒了一身冷汗,趕緊出來打圓場說:

「我們以後不再討論湯、武是否受天命而即位。不討論這個問題,並不表示各位沒學問。」

你看,從這個故事裡,我們不難發現「歷史事實」和「歷史事實的解釋與價值判斷」根本就是天差地遠的兩回事。

商湯、周武殺掉了 夏桀、商紂是不爭的「事實」,但卻可以被解讀成完全不同的兩種意義,而且我們也沒辦法說哪一種解讀才是對的,哪一種是錯的。

 

說到這裡,「要怎麼談論歷史」也就比較清楚了。
那就是分成兩個部分:

一、「歷史的事實究竟是什麼?

關於這一點,我們大可就事論事,翻查各種資料,盡量完整地重構當時的歷史現場。
這個部分當然也會有意見分歧的時候,但還是相對容易得到共識的;

 

二、「歷史事實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或者說「我們認為什麼樣的行為才是『正義』的?」,「我們更任同誰?認同什麼樣的做法?

討論這種角度的「歷史」,自然是不同的人就會有不同的判讀角度。
但是,我們卻很難用主觀的解釋來論斷過去的「是非」、「善惡」,和「正義與否」。

我們確實可以用這種「主觀價值」來期望未來,想像未來要過什麼樣子的生活。但卻無法用這種「價值判斷」來否定過去的歷史。

 

最後,我們這個專欄還是要再次重申立場:

「要談歷史,那就要回到那個時空環境裡去看,而不是用現代人的環境與價值觀來批判過去,只為了獲得一種道德上的自我滿足!」

 

以上,就是本週的內容,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