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三暮四的猴子真的笨嗎?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還記得我們在上週引入了「時間」這個維度來為大家說明「交易,其實是因為不同的人對商品的『耐心程度』不同而產生的」這件事嗎?

為了本週的內容方便,所以我們再簡單複習一下:

一、所有的商品都可以分成「易耗品」和「耐用品」。而「耐用品」需要「時間」的流逝,才能發揮應有的經濟價值;

二、人有一個自然的偏好,那就是喜歡「確定一點」的東西,喜歡「早一點消費」勝過晚一點消費。而不同的人對「時效性」有不同的「耐心」,因此能夠產生交易

也正是因為上述這兩點,所以對於那些「未來才能夠支付的承諾」,我們就必須給出「補償」,而這個補償就是「利息」

反過來說,如果你要別人接受「未來的商品」時,你就必須為這個「打個折」,讓接受者有一定的獲利空間,那麼對方才有可能會接受

而當「未來越是不確定,那麼這種『補償』和『折扣』也就越大」,這也就是「利率」的基礎概念。

 

所以根據這個基礎,我們再回頭看《莊子·齊物論》裡的那篇故事,故事是這樣的:

 

據說在戰國時,宋國的狙公養了很多的猴子,並且能和猴子交流。

為了能供應猴子食物,狙公甚至減少家庭的費用。

但後來因為花費太大,他就決定減少猴子的食物。
他為此和猴子們商量說:「以後給你們的橡樹果實,改成早上三顆,晚上四顆,可不可以呀?」

猴子們聽了很生氣,於是狙公急忙改口說:「那這樣吧,早上四顆,晚上三顆,覺得如何?」

猴子們聽到每天早上可以多吃一顆橡實,都非常高興。

 

這個以欺詐手法騙猴子的故事,是用來形容那些實質不變,而巧立名目,誘人上當的手法,於是就有了「朝三暮四」這句成語。

但你在學過「利率」的概念之後就會知道「這些猴子其實並不笨」,因為他們也和人一樣「喜歡確定一點」的東西,喜歡今天勝過明天、喜歡早一點勝過晚一點。


所以,我們必須要記住一點,就是在經濟學裡,「不能夠直接拿不同時間點的東西來進行比較」。

如果你要拿明天的蘋果和今天的比較,那你就必須給明天的蘋果「打個折」,才能夠跟今天的蘋果比較;
同理,如果你要把今天的蘋果拿去和明天的蘋果相比,你就必須在今天的蘋果上加一點「補償」才能和明天的蘋果比較。

因為我們必須對人們的「延遲消費」作出補償,所以「只要是牽涉到『時間』的經濟行為,『收取利息』就是天經地義的事。」

那麼為什麼大多數的文明、國家、宗教、法律,和大多數的輿論都會對「收取利息」這件事採取批評與譴責的態度呢?
你看,就連被戲稱為「資本主義帝國」的美國,也是到了1980年代才解除了各種對於利率的限制。

因為西方世界長期被天主教的「收取利息是不道德、不公平的行為」教條所約束,一直要到 馬丁·路德釘上95條教綱,敲響宗教改革的鐘聲之後,這個教條才慢慢開始發生轉變(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閱讀社會學名著 –馬克思·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

你看,莎士比亞的名著《威尼斯商人》禮,其實也瀰漫著一股濃烈的「反對收取利息」氣息。
故事裡的反派猶太商人 夏洛克就因此被寫成一個心胸狹隘、唯利是圖、報復心重,一心只想從借貸者身上剝皮的吸血惡魔。

就連希臘時期的大哲學家 亞里斯多德也認為「貨幣是沒有繁殖能力的無機體,無法自行生長,所以收取利息是一件不自然的行為。」

你看,無論是宗教也好、大文豪也好、哲學家也好,他們的在「收取利息」這件事上忽略了一個關鍵,那就是「考慮時間的不確定性與耐心程度」。

直至今天,還有很多人都還會譴責這種「收取利息者」,認為他們不事生產,靠「吃利息生活」是不道德的,對這些放款者還有很深的成見。


但他們忽略了一件事,就是這些放款者必須承擔「不確定風險」必須推遲自己的「當下消費」,必須提供這種「借貸的資金流動」,正是因為他們做出了這種付出,所以他們得以「靠收利息生活」。

 

好,今天就到這裡,祝大家聖誕快樂
我們週三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