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國社會的新陳代謝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國」的第二本書《近代中國社會的新陳代謝》。

這本書的獨創之處,就是從「新陳代謝」的概念出發,來分析近代中國的各種事物變遷。

「新陳代謝」本來是個生物學概念,意指生物體不斷用新物質來取代舊物質的過程。
而作者之所以將這個概念延伸到歷史領域的研究,目的是為了表達「任何新事物的出現,都不會是一帆風順的」。

因為舊事物不會馬上退出,而新事物也不可能立刻就取代原來事物

正是因為各種新事物與舊事物之間的相互碰撞與妥協,才推動了整個社會進步的正常狀態。

所以作者叮嚀我們在看待歷史的時候,應該抱以理解、同情的態度,而不是一味地站在今人的角度苛求前人、苛求歷史

作者認為,改革也好、變革也罷,任何「極端否定」歷史傳統的變革、盲目學習外來先進經驗的改革,都有可能會造成事與願違的傷害,反而妨害了社會的進步。因為很多時候,歷史的進程並不是按照人的意志而發展的,更多是「無心插柳」的意外結果。

因此,如果一味追求外來經驗,「貴今賤古」的話,反而會導致一些意料之外的反噬。
這一點,在近代中國史裡尤為明顯。

 

本書的作者是已故的中國作家 陳旭麓,他同時也是譽滿國際的中國近代史專家。
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教授,曾任中國史學會理事、中國現代史學會副理事長。

一生致力于中國近代史研究,晚年以提倡近代中國的「新陳代謝」著稱,也就是今天這本書的思想主幹。

下面,我們就分成「社會經濟」、「思想觀念」和「政治結構」三個部分來為大家解讀這本書的內容。

 

一、「社會經濟」層面的新陳代謝

近代以來,傳統的農業經濟開始解體。
關於這個現象,史學界普遍認為是因為「西方列強侵入」之後,大量的外國商品湧入了中國市場,因此擠壓了原來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結構,所以才造成這種傳統經濟的瓦解。

但作者發現,近代的社會經濟層面,除了外來因素的影響外,「人口的迅速增加」其實起到了更為關鍵的作用。
為什麼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呢?

作者注意到「清朝在建立不到兩百年的時間裡,人口的總數就增加了6倍之多。」

尤其是在1793年到1834年這段期間,不到50年的歲月裡,人口足足增加了「一億」左右。
這個現象是當時其他國家中少有的現象。

我們翻看過往歷史,不難發現中國的古代社會其實有一個定律,那就是「每當人口總數超過一億,那就必然會發生民變。」
因為人口的迅速增加,就必然會為傳統的農業社會帶來巨大的壓力。

也就是說,在當時的生產水平上,有限的土地是很難養活這麼多張要吃飯的嘴的。
這樣的人口壓力,直接引發了「移民問題」。

在作者看來,大量移民的出現,直接加速了「傳統小農經濟」的瓦解。
因為人口的流動直接打破了原來傳統農業的穩定結構。

作者還發現,許多移民因此轉變為商人、變成華僑商人,並在自己的領域中推動了中國的工商業發展。

這種人口的激增造成了大量移民的出現,這個現象一方面加速了傳統經濟的瓦解,但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商人數量,並擴大了商業規模。
而增加了「商業規模」這個變化,正巧是清政府急需的治國良方。
因為清政府在經過了多年的對外貿易之後才逐漸意識到「透過商業發展擴大財源」的重要性。

隨著時間的推移,各種新事物也逐漸變得勢不可擋。
19世紀開始,各類工商業在各地迅速發展了起來。

尤其是在民國建立之後的1912年到1919年之間,不到10年的時間,新建的各類企業高達470家,新增資本額達1.3億元。
你今天看這個數字可能沒什麼感覺,但這個數字在當時可是一筆非常可觀的「鉅款」。
這時候的新增速度與規模都是空前的,遠超過去半個世紀的總和。

而這其中,又以紡織業、和麵粉業的發展最快,火柴業、造紙業、化工業等輕工業的發展也都十分興盛。

 

二、「思想觀念」層面的新陳代謝

在兩次鴉片戰爭之後,先進的中國人已經深刻的知道西方船堅砲利的厲害,也明白這對中國的重要性。
因此,各種以「自強」與「求富」的旗幟紛紛被豎立,在風雨飄搖的中國天空中飄揚。

學習西方先進技術的洋務運動紛紛登上了歷史的舞台,要求學習西方船堅炮利的優勢。
關於這一點,基本上是有共識的,沒人反對。

而真正的關鍵問題在於:

無論是生產武器裝備的軍事工業,還是為了資助軍事工業而賺取資金的民用工業,全都離不開科技人才的培養。
那麽,傳統的儒家文化和現代工業科技之間,究竟是哪一個比較重要?

在中國的傳統觀念裡,儒家思想當然是最重要的。
而在傳統上,中國書院就只能是傳授儒學的地方。
那麼,在這種傳統的束縛下,又要如何將西方的教育體系給搭建起來呢?

這時候,一句大家都很熟悉的命題,那就是由 馮桂芬提出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出現了。

這個涇渭分明的概念一被提出,就大大地削弱了來自保守勢力的阻攔,完整地體現了洋務派的政治智慧。因為如果少了「中體」為掩護,那麼「西用」將會無所依託,甚至進不了中國的大門,更不可能落得了戶。

而真正撼動傳統儒家根基的,並不是這種「中體西用」的概念,而是在經歷了後來的戊戌變法、辛亥革命之後,因為反對儒學的群眾變得越來越多,「打倒孔家店」的口號越來越風行,自此才開啟了真實意義上的西方之門,因而能夠救亡圖存。

也因為這個緣故,傳統儒學的地位與權威性開始不斷受到各種巨大的挑戰,外來思想的影響力也在不斷地擴大,尤其「新文化運動」期間,各種以救中國為宗旨的思潮大量湧現,紛紛登上歷史的舞台。

 

三、「政治結構」層面的新陳代謝

中國古代的政治結構,簡單來說就是中央集權的君王專制政體。
這種政體自秦代被確立之後,就逐步地被鞏固,並逐漸發展完善。

對這一種體制影響最大的,就要數隋唐開始的「科舉制度」。
「科舉」的創立,為一般百姓提供了治理國家的機會,這一點,便對無數希望出人頭地、光耀門楣、一展抱負的人們具有極高的誘惑力。

而在步入了近代社會之後,隨著洋務運動的發展,選拔人才的方式也逐漸發生了變化。
因此,長久以來的那種「以儒家經典為考試內容」的科舉制也受到了巨大的挑戰。

雖然這時候已經出現了前面提到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科舉考試的權威性。
但隨著一批專攻軍事和工業技術的新學堂的興建,以及負笈各國的派遣留學生制度,各種與傳統儒學體系出身不同的新式教育人才出現了。
這些新人才仍舊需要獲得社會的認可,但在舊體制裡卻沒有為他們留下任何一個位置。

因為縱使是在科舉制度被廢除的時代,整個社會對科舉頭銜的追捧卻從來都沒被減弱。

例如:從英國留學歸來的水師學堂總辦 嚴復(就是翻譯 托馬斯·赫胥黎的名著《天演論》的那個 嚴復),在指導學生如何指揮海軍作戰的時候,仍舊不忘參加科舉考試,但斷斷續續考了四次都名落孫山。

你看,嚴復就算是學成歸國之後,仍舊是念茲在茲地積極參加科舉考試,這正洽說明了科舉考試在當時,就算是對那些受了西方思想薰陶的海龜學子而言,還是具有巨大的影響力的。

 

總的來看,從君主制、共和制,再到後來的民主制,各個中國政體的巨大演變,都不是一蹴可幾的。
因為歷史的演進並不會一帆風順,而是有時候會倒退,甚至來來回回幾次反覆的「新陳代謝」。
例如:民國初期就曾出現兩次的帝制復辟(張勳與 袁世凱復辟),但兩次復辟都以失敗告終,這說明了歷史是有其運動的方向的。

所以我們有時候必須耐著性子,讓子彈飛一下,不能因為認為某個觀念比較新,或是因為外來觀念比較進步,就要求立刻轉變。不要把時代逼得太緊,以避免舊時代的反撲。

這本書的重點就在於「不要因為某些觀念新,就急著套用到自己身上。而是應該考慮不同的體質需要不同的藥方,也該為給這個藥方一點發酵的時間,不要急於一時的理想。

 

好,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