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世代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本期《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裡的一篇文章:「千禧世代究竟出了什麼問題?(Is there something wrong with millennials」。

請你先看一下下面的這張圖,圖的左邊是一群年長者正在思考、研究、用望遠鏡看、拿筆記錄著右邊那群抽煙、染髮,和滑手機的年輕人。

171204_r31046

這張圖的意思是說「大人們正在努力地想搞懂現在的年輕人,特別是所謂的『千禧世代(意指:1984年~2000年之間出生的世代,又稱「Y世代」)』究竟是什麼樣的世代?他們最關心和最困擾的事情又是什麼?」

 

這篇文章給出的結論是:

千禧世代是一群繼承了難以生存的世界的世代。

A generation has inherited a world without being able to live in it.

 

文章裡說,美國的主流媒體很喜歡批評千禧世代的各種行為,認為千禧世代把整個美國的傳統文化都給顛覆了。

例如:用Airbnb毀了旅館業、用網購毀了零售商店、用外送服務毀了餐廳、用Uber毀了傳統的計程車業……等,總之,在千禧世代的手裡,許多傳統產業都變得岌岌可危。

因此,媒體對於這類千禧世代的評語總是:「這個世代太過自私與自我了!」

 

但是平心而論,哪個世代的人不自私呢?

你看,對於千禧世代,我們時常聽到這兩種說法:

一是:這一代人更強大、更有自信、觀念更開放,也更有野心;
二是:這一代人十分自戀、自由散漫、不服管教與約束,活得也更加焦慮。

但如果你把這兩套說法看得更仔細一點,你就會發現「這些說法其實可以套用到每個世代身上」。

例如:戰後的嬰兒潮一代看不起六、七零年代出生的X世代;而X世代也看不起現在的千禧世代,都是一種認為自己的世代更好的鄙視鏈循環。

因為每個世代都有不同的價值觀,每個世代的價值觀都受到那個時代的科技、政治、文化,與經濟形勢所影響,因此產生衝突與矛盾是必然的。
所以,如果我們不去看每個時代的具體情境,光憑自己的直覺感受就說某個世代自不自私,這其實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因為上一代口中的自私,很有可能只是下一代人的無奈選擇

 

為什麼說是「無奈的選擇」呢?文章裡問了一個有趣的問題,說:

「你認為千禧世代在去年的總統大選裡最支持的是哪一位候選人?」

是希拉蕊?還是川普?

其實答案並非上述的這兩位,而是另外一位民主黨的候選人 伯納德·桑德斯(Bernard Sanders
雖然他在最後的黨內選舉裡輸給了希拉蕊,但其實他在千禧世代裡的支持率是非常高的,遠高過最後出線的希拉蕊。

你可能對這位76歲的老爺爺不太熟悉,覺得「他哪位?」

其實 桑德斯是一名猶太人,他的父親是二戰實為了躲避納粹的迫害而逃到美國的波蘭籍猶太人。
而 桑德斯本人宣稱自己是名「民主社會主義者」,反對美國的經濟不平等,也就是反對「1%的富人掌握了90%的財富」這種不公平的社會現象。

也因此,他提出的政見都是「提高最低基本工資」、「提供免費的醫療體系」、「免費的公立大學」、「加強對大企業和金融機構的監管」、「提高富人稅率……等,這類「極左翼」的政治主張。

那麼為什麼千禧世代會這麼支持 桑德斯呢?

不曉得你還記不記得2011年時,華爾街曾經爆發過一場「佔領華爾街」的運動?
當時數千名抗議者在華爾街搭帳篷,抗議這些金融機構的貪婪,反對美國的官商勾結、內線交易,與社會不平等、階級難以流動……等。
後來還形成了一場全民性的抗爭運動,席捲了整個美國。

而當時這場「佔領華爾街」就是由千禧世代所發起的。
這樣你就能明白為何千禧世代會大力支持 桑德斯了!因為從本質上來說,桑德斯的政治主張和這群抗議者的理念是一致的。

要知道,一個世代的政治主張,就代表了這個世代的「利益訴求」。
換句話說,美國的千禧世代對現狀的不滿,恰恰就集中在社會階級的固化,與財富分配不平均上頭。

從這一點來看,千禧世代與上個世代的最大差異就是「美國夢已經破碎了!
父執輩的那套「只要努力,就可以改變人生境遇」的價值觀,已經不復存在了。
因此,千禧世代可以說是「告別美國夢」的世代。

文章裡說,千禧世代是在多元文化和全球化背景下成長的一代,加上各種網路科技的迭代,與各種真人選秀的薰陶,他們一度是相信「未來會越來越好,憑藉著自身的努力與才華,就能夠讓自己獲得更好的收入與生活」這種美國夢的。

但是,當這群千禧世代真的步入社會之後才發現:「現實根本就不是這樣!」
因為自己根本就找不到什麼好工作,因為網路與科技改變產業樣貌與社會結構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另外,由於美國的高等教育所費不貲,大學的學費會讓一名畢業生揹負高額的學生貸款。
而且,現在的大學學費不是只有漲一點點,而是大幅地增加。
越好的學校就越貴,更加重了千禧世代的壓力。

舉例來說,在2000年之後,學生貸款的金額就呈現倍數成長的趨勢。
2003年的時候,學生貸款的金額平均是8千美金;
而到了2016年的時候,貸款金額已經上升到了3.7萬美金,足足高出了四倍之多。

千禧世代聽從父母的教誨,期盼著在自己好好念書之後就能步入社會找一份好工作,過一個理想人生的美夢。

但這種美夢,隨著真正步入社會而破碎時,才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萬劫不復的困境。

因為自己為了獲得學位而花了大把鈔票,但這個學位並不能給他更好的薪水與生活,有些人甚至連工作都找不到,還背了一屁股債,這使得千禧世代成為了極度憤怒、焦慮,與無助的世代,感覺自己的未來茫茫無望。

過去那種「只要努力就能出人頭地」的美國夢,已經不是屬於這個世代的信仰了。
取而代之的是「階級的固化」、「人力逐漸被機械取代」、「低工資」、「高工時」、「工作不穩定」……等,讓這一代人越發焦慮的窘境。

在過去的十年裡,美國的大學畢業生們已經從最初的鬱悶沮喪,升級到了極度焦慮與憤怒。
而這種焦慮與憤怒,追根究底,還是低工資、高工時,工作又不穩定的副產品。

因此,千禧世代對於社交軟體,例如:FBIG之類的依賴與著迷,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

因為社交軟體能夠提供一種即時的反饋,讓他們可以從中刷一些存在感,並找尋一點愉悅。
但於此同時,各種網路上的即時訊息又會加強他們的挫敗感,於是又讓他們回到社交軟體上去討拍,尋求安慰,最終就導致了一種網路依賴的「惡性循環」。

另外,千禧世代也發現,透過各種網路平台,自己是可以在科技、體育、音樂、電影評論、電玩直播、社論……等領域,開鑿出一條康莊大道的。
只要能在某個領域裡成為網紅的話,那就有迅速地改變自己的現況的機會,改變自己的社會階級。

綜合以上幾點來看,上一代人總是批評千禧世代過度沈迷網路、沈迷手機,這其實不過是千禧世代在現實困境下的權宜之計而已。
因為唯有在這些社交平台上建立起個人品牌,這一代人才有改變階級的機會,但這並不是這一代人的錯。

而且,網路科技本來就是伴隨著千禧世代的生長過程誕生的,他們只是順著時代變化而適應的新人類罷了,並沒有什麼好與壞。

畢竟,千禧世代從父執輩那裡繼承的,是自己無處安身,徬徨、無助,卻又焦慮的世界。
因此他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從這個迷茫無望的世界裡找尋一點難得的存在感與安全感。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