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此中國:作為一個神性概念的中國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要為你講述的,是新主題「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國」的第一本書《惠此中國:作為一個神性概念的中國》

就今天的現實而言,中國同時是一個國家,一個文明和一個歷史,但作為一個國家的中國、作為一個文明的中國和作為一個歷史的中國卻不是同時發生的,而是逐步形成的。

中國這樣一個巨大時空存在,涉及所有方面的所有問題,因此哲學家 趙汀陽試圖建構一種跨學科的「綜合文本」的研究方式去理解中國。

在《惠此中國》一書中,作者提出一種「旋渦模式」,將中國的生長方式解釋為有着強大向心力的旋渦

個旋渦的向心運動不斷把中原周邊各個地方各種文化卷入到一起而成為一體,而這個旋渦本身也因此變得越來越大和強勁,由此形成一個巨大時空。

作者引證了大量歷史材料和考古學的最新研究成果,重點分析了旋渦形成的原因,認為中國旋渦的核心吸引利來自中國的精神世界。

那麼,中國的精神世界何以有巨大的吸引力?這就是作者要解釋的中國的「神性問題」。

 

本書的作者 趙汀陽,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兼任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浙江大學、河南大學,與師範大學的客座教授。

他的思想被公認是「中國最具獨創性」,同時融會貫通了中、西方哲學,獨樹一幟的哲學思辨。
甚至有人認為,在中國當代思想界中,趙汀陽已經一騎絕塵,形成了「趙汀陽,與其他所有人」這種二分格局。

下面,就分成三個部分為你講述這本書的概要。

 

一、中國的「漩渦模式」

這個部分總結成一句話就是:中國,這個古老文明的行程並不是一種由內向外擴張的形式,而是一種「由外圍向內部不斷捲入」的模式。

現代歷史學家 湯恩比(Arnold Joseph Toynbee認為:中國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從古到今從未中斷的文明。
其他古文明,例如:兩河文明被波斯人消滅、埃及文明被希臘人消滅、印度文明被雅利安人消滅,四大古文明中,只有中國文明在飽經戰亂之後,仍舊屹立不搖。

非但沒有中斷,而且還不斷從展火中蛻變、生長、演化,至今仍舊具有源源不絕的活力。
從世界的文明史來看,中國文明確實是一個絕無僅有的奇蹟。

那麼,中國文明之所以能夠這樣「不死」的秘密是什麼?

早期中國的中心是在所謂的「中原」,也就是今天的黃河中下游一帶地區。
可以合理推斷,應該是中原地區存有具有某種強大吸引力的生存資源,才使得中原周邊的各方勢力為了謀得更好的生存條件,因此才紛紛加入了爭奪「中原之主」的政治博弈之中,也就是史書上說的「逐鹿中原」。

黃帝、炎帝、蚩尤之間的部落戰爭;夏、商、周之間的朝代更迭;春秋、戰國之間的征伐,乃至於後來的五胡亂華、靖康之變、元代、清代等非漢族人紛紛在中原建立起自己的國家……等,其實都遵循著這種「漩渦模式」,他們並非是以中國概念為核心向外拓展,而是因為「中國」本身的吸引力,將周圍的各個民族向內吸引。

隨著捲入這個中國模式的民族規模越來越大,因此導致各個民族對於「中國」文明的向心力也變得越來越強,最終形成了一種穩定的「漩渦」動力結構。所以在總體上形成了一種看起來很像不斷在向外擴張,但實質上卻是不斷將周圍民族不停向內吸收的漩渦模式。

那麼,中原究竟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呢?
為何各個民族都想要爭奪中原?難道中原真就有什麼無法取代的特殊資源嗎?

作者在此給出的答案是:「漢字」。
以及以「漢字」為載體的精神世界與知識生產系統

中原最早發明了便於書寫的漢字,這是早期中國最成熟的文字。
漢字是「象形文字」,所以能夠獨立於「語音」存在,方便所有族群都能夠無障礙地理解與使用。
這使得以漢字為文化、精神載體的中國文明成為一個開放、共享,並且不斷增加文化豐富性的國家。

這使得擁有漢字文化的中原世界變成各方志在必得,非爭奪不可的寶地,這才是「逐鹿中原」的根本動機,也是形成「漩渦模式」的核心動力。

當然,看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有些牽強,所以我們不妨繼續看看作者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

 

二、中國的歷史,並不等於漢民族的歷史

說到「中國」這個概念,我們可能會直覺聯想到「漢民族」。
但這種「漢民族構成了中國歷史的主體」的想法其實這只是我們的一種錯覺,認為歷史上不斷發生各種少數民族的入侵、割據,甚至建立一個大一統的國家,只是一種例外的狀態。

但是,真實的歷史則剛好相反。
中國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多元的國家」,是一種多族群、多文化之間相互融合、同化之後的結果,而不是單向的「漢化」過程。

事實上,中國並不存在一個純粹的「漢族」系統,因為最古老的中原部族是什麼樣子?那個部落究竟是哪一支,其實誰也說不清楚。

而且,嚴格說來,中國的一半歷史其實都是由周邊的民族,也就是漢文化口中的「蠻夷」所主導的。
但我們不能為了維護這種「漢族文化」,就把這些非漢族文化的歷史剔除掉。

中國文化的生長過程,其實是由佔據中原的原始部落,與後來不斷加入中原爭奪的周邊部落們不斷融合的過程。
這些民族包括了 匈奴、鮮卑、拓拔、突厥、契丹、西羌、女真、蒙古……等不同民族。

而捲入這場中原鬥爭的諸多民族,最後也都成為了「中國文明」中的一環,變成了「中國人」,成為大概念下的「漢人」。
而他們原有的領地也就隨之併入中國,讓中國的疆域不斷地向外擴張。

現代的史學界有一派觀點,說:「元朝和清朝並不屬於中國的王朝,而是征服了中國的外來政權,因此中國文明早就斷在這些外來政權的手上了。」

但這個觀點在作者看來其實十分荒誕,因為這是以「現代人的觀點去看待古人」。
但如果我們真的想要了解古人的意圖,那我們就必須回到那個現場,以古人的利益角度出發去看。

要釐清這一點,我們就得問這個一個問題:「週邊民族之所以會想逐鹿中原的目的是什麼?

作者認為這是為了獲得「以漢字為載體的精神世界」。

對元朝和清朝來說,這個漢字的精神世界中的天命觀和大一統觀念,正是他們最需要的政治資源。
只要他們成為這個精神世界裡的法統繼承人,那麼他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享有中國的最大權利與最大資源。
關於這一點,歷朝歷代中任何成熟的統治者都不可能會拒絕。

因此,元朝和清朝為了確保自己的萬世基業,必然會選擇成為一個「中國王朝」。
而事實上,元代和清代的每一任皇帝都認為自己是「中國皇帝」,而不是外來政權的侵略者。
乃至於後來兵敗回漠北的元順帝,終其一生都認為自己依然是中國的元朝皇帝。

 

三、中國並不是沒有統一的信仰,而是中國的信仰就是「中國」本身

周公開創了一種政治制度,叫「天下體系」。
這種「天下體系」的政治結構包含了三個層面,也就是「齊家治國平天下」裡的「家」、「國」,和「天下」三個層面。
家,指的是「家族」;國,指的是「諸侯國」;而「天下」指的是「全世界」。

「天下體系」是以一種「和諧萬邦」為目的的世界型政治秩序。
當然,這裡的「世界」也好,「天下」也罷,都不是指我們現今認知的世界,而是當時人想像出來的一個可以廣納所有人的政治格局。

「天下體系」的核心概念在於「天下無外」原則。

也就是說,天下,是所有人的天下。
天下政治不會拒絕任何人的參與,也不會把任何人排除在外

只要「有德」,那就能有獲得天命主政天下的機會。
從這一點來看,就等於論證了「逐鹿中原」的合法性。

這一點和西方的傳統觀念很不一樣。
因為傳統的西方觀念,是將自己視為「上帝的選民」,而將其他民族排除在外。

但「天下無外」的概念顯然具有更大的兼容性。
無論中國的政局如何變化,這個原則一直保存在中國的政治基因之中,讓中國維持著一定的開放性與兼容性。
從秦始皇開創的大一統國家開始,就是以「天下」為中國的政治尺度的,內含了「以天下為格局」的國家。

在中國人看來,「天」是神聖的。
而內含「天下」格局的國家則可與天同構,足以「配天」。因此也是神聖的!

這個觀點就解釋了歷史界的一個難題:

「為何中國文明和其他文明不一樣,沒有產出一個原生的超越性宗教?」

事實上中國之所以沒有誕生一個超越於國家之上的宗教,並不是因為中國文化沒有宗教感或神性。
而是因為中國文化裡確實不存在人與神的約定,因此才沒有西方意義上的宗教。

但是中國人相信「自然之道」才是人類生存的至高法則,人道必須與天道相配,只要達到「配天」,那就代表具有了「神聖性」
所以,以「配天」為原則,內含天下格局而具有無限開放性與兼容性的中國,也就成為了中國人的「信仰」。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