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服務真的必須由政府提供嗎?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在週一的內容裡,我們跟大家說明了經濟學區分「公用品」與「私用品」的方法。而今天,就要用週一的概念來向大家說明「政府與公共服務」的關係。

 

首先,我們先來跟大家說個故事,是關於兩大諾貝爾獎級經濟學家 保羅·薩謬森(Paul Anthony Samuelson)和我們已經相當熟悉 羅納德·寇斯(Ronald Harry Coase)之間的爭論。

一開始是因為 薩謬森公開發表了一個觀點,說:「燈塔是公用品,所以政府有責任免費提供。」

你看,「燈塔的燈光」是不是公用品?它是公用品。
因為你的船跟隨燈光引領的同時,並不會影響其他船跟隨這道光,所以「燈塔的燈光」確實是公用品。

而 薩謬森的觀點是:「公用品不應該收費。

因為無論有多少船同時使用這道光,它的邊際成本都不會增加。

但如果公用品需要付費的話,那麼總會有船主付不起這個費用。
而如果他因為負擔不起這個費用就不能使用燈塔的話,那麼船主就很有可能會因此迷失方向、觸礁,遭遇不必要的危難與巨大損失。

所以,既然燈塔的邊際成本為零,而你限制人們使用公用品則可能造成巨大的損失,那麼這種公用品就應該要由政府來提供,以便人們能夠免費使用。

你認為 薩謬森的話有沒有道理?看起來是不是很合乎常理,也很符合當今社會的主流想法,對吧?

 

但是另外一位經濟學家 寇斯則有不同的看法,他說:「薩謬森的看法是他自己的想像!因為英國早就有私人修建的燈塔了!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有點納悶,私人修建燈塔,那他們要怎麼回收成本呢?
船從遠處看到燈塔的光之後,很快就會駛走,那麼建造者要怎麼跟船家收錢?

寇斯說:「建造者們是在碼頭那裡收錢的!只要你的船靠近碼頭,就會有人在岸邊等著向你收錢。」

寇斯接著說:

雖然燈塔發出來的光是公用品,但實際上燈塔是由私人提供的,而且是有收費的!

另外,雖然這道光的使用沒有邊際成本,但是燈塔本身是需要被建造的、需要被維修的、需要運作的,所以要維持燈塔的運作並不是不用成本的,反而需要耗費大量的資源。

所以,我們不能因為燈塔的光是公用品,每個人的使用都不會影響到他人的使用,就要求這個東西應該免費。

 

同樣的道理,你看我們上網搜尋資料的時候會不會影響到別人的搜尋?
答案是:不會!因為網路資料本身就是一種「公用品」。

但是我們能夠因為某種東西是公用品,所以就要求這些東西應該由政府免費提供嗎?
當然不行!你看谷歌每年都要花大量的資金在維護伺服器、增加頻寬、改良搜索的演算法上頭,要維持這種公用品的運作,其實也是需要成本的。

寇斯給我們的一個啟發是:

很多公共服務雖然是公用品,但是由於建設與運作都需要耗費成本,所以其實也可以由私人來提供。而且只要這種公共服務需要收費,那麼交由私人去做反而更有積極性。所以,不要以為商人們唯利是圖,因此就沒有提供公共服務的積極性。

比方說:百貨公司和五星級酒店,他們的大廳都建得美輪美奐的,有舒適的燈光、有音樂、有冷氣、有噴泉、有舒適的座椅……等,而且這些東西都是對外開放的,完全免費。

你看,我們不是都說商人們眼裡只有錢嗎?不是說他們的貪婪是沒有盡頭的嗎?
那麼他們為什麼會提供這種免費的服務呢?

如果商人真的那麼唯利是圖的話,為什麼不把飯店的大廳全都蓋滿房間,把百貨公司的大廳塞滿店舖呢?

這是因為顧客們需要這樣的空間。

確實,這樣的公共空間需要花費大量的資源與成本,所以應該收費。
而實際上也確實收了費,在顧客支付的房間錢裡、在百貨公司的消費裡,其實就包含了這些公共空間的運作費用。

所以,並不是私人就沒有經營這種「公共服務」的積極性。
只要我們讓這種事業有利可圖,那麼人們確實也能夠提供這種服務,不必什麼事情都交給政府提供。

同樣的,現在很多的都市規劃也是如此,我們時常要求這些建造商們要保留多少空間作為公共空間、限制他們作為商用的部分只能保有多少……等,其實並沒有絕對的必要。

因為只要這些建造商有足夠的遠見,我們也允許他們能夠有足夠的獲利空間的話,那他們就會為自己的長遠收益做最好的打算,想辦法從中獲利,經營好各種公共服務。

 

總結一下,薩謬森與 寇斯的爭論給我們兩點啟發:

一、就算是公共設施,只要能夠從中收費,那麼私人也有提供的積極性

二、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務,尤其是「私用品」的公共服務,政府可以選擇收費與否。

而收費的好處有兩點:

(A)可以篩選需求。如果提供的是「私用品」,那就具有「競爭性」。例如:「道路」,如果徵收「道路費」,那我們就可以篩選需求,誰更需要,誰就先用;

(B)能夠進行經濟核算。例如:政府打算修築一條隧道,那麼我們要怎麼知道修築這條隧道划不划算呢?如果我們不收費的話,那我們永遠不會知道划不划算;
但如果收費的話,那我們就能夠很快地算出來這條隧道要多久能夠回收成本,自然也就知道划不划算了。

我們以捷運、高鐵之類的公共服務來看,如果我們不收費的話,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人們為了縮短交通時間願意花多少錢;

但是像現在這樣收費的話,我們就會知道「這裡需不需要多增設一個站?增設這個站到底划不划算?」,進而做出更合理的決策。

你看,如果我們讓捷運真正的民營化,讓商人掌握營運的實際權力,那麼就不會出現「小碧潭」這種浪費公帑,只為了迎合當地少數軍公教的捷運站了!
因為商人們會去計算「蓋這個站划不划算?會不會虧本?」

但是政府、公營機構並不會去精算這些支出,而是會鋪張浪費地做出一些討好大眾的變相買票,導致所有人都蒙受損失。

 

好,關於「權利」的單元,到這邊就全部結束了,下週開始要講新的單元 —「利息」。

本週就到這裡,我們下週一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