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媒體對民主的威脅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本期《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的封面文章「社群媒體對民主的威脅(Social media’s threat to democracy)」。

熟悉歷史的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文化是由所使用的科技來定義的」,每當出現一次技術的進步,例如:文字的出現、印刷術的發明……等,都會帶來整個社會層面的大變革。

當然,「政治」也不例外。
那麼在我們身處的這個數位時代中,發達的網路科技又會對政治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

 

對此,《經濟學人》的態度可以用這篇文章的副標題來表達:

Once considered a boon to democracy, social media have started to look like its nemesis.

社群媒體一度被視為民主的福音,但如今卻成了民主最大的剋星。

 

就如同封面上的那樣,臉書的「f」被像手槍一樣反握在手裡,朝著前方射擊。
因為社群媒體帶來的並不是民主的啟蒙,而是散播毒藥的工具,有把民主政治變成暴民政治的傾向(turn democracy into mobocracy.)

為何這期的文章會這麼說呢?

 

因為「政治,是妥協的藝術」。

任何政治上的討價還價與妥協,並不是什麼骯髒的利益交換,而是為了能讓「不同信仰、不同利益的人最終能以和平的方式走到一起,創造一個繁榮的社會。

如同1962年,英國的政治學者 伯納德·克里克(Bernard Crick)在他的著作《為政治辯護(In Defence of Politics)》所說的那樣:

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裡,沒有人能夠完全得到自己所想要的。但是,每個人都有過上自己所選擇的生活的權利。

所以,政治的本質就是「討價還價」,這可以讓政治更有彈性和韌度。

但這種政治是有前提的,那就是:

不同的利益方不僅要提出自己的主張,還要能理解對方的利益訴求。如果沒有達成『相互理解』的可能,那麼就不存在這種良性的政治協商。

這種前提「是非常需要人們的『注意力』的」,要求每個利益方都要分出一部分的精力與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
但是在網路的出現與普及的過程中,我們的注意力卻逐漸地被社群媒體上的爆量資訊所稀釋。
於是「注意力」變成了一項商品,而且還是一種越來越稀缺的商品。

注意力經濟(attention economy)」一詞,最早是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赫伯特·西蒙(Herbert Alexander Simon)在1971年的時候提出來的概念,他還有一句非常著名的話叫做:「大量的資訊會造成注意力的短缺(Wealth of information creates a poverty of attention.)」。

而當今世界上最擅長捕捉、操縱,與消耗人們注意力的行業,莫過於網路行業了,尤其是「社群媒體」產業

 

社群媒體在「注意力經濟」上有兩個革命性的突破:

一是「時間上的突破」:數據顯示,從2014年到2017年,每人每天花在社群媒體上的時間大約在「3~5小時」;

 

20171104_FBC133

 

二是「速度上的突破」:在社群媒體上,由於各種分享功能,因此讓訊息的傳播變得越來越方便、快速。

同時,社群媒體之所以會設計這麼多交流、提醒的功能,並不是要讓你與朋友的距離更加親近,而是為了養成你「離不開它」的習慣。讓你時時刻刻都惦記著那些其實無關緊要的訊息,讓你一點一點地染上「資訊焦慮症」。

由於資訊的數量被製造的速度過快,加上傳播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所以人們的注意力就漸漸被分散。
於是,社群媒體就這樣成為了「注意力黑洞」。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對文章的標題產生疑惑:

網路與「社群媒體」的出現,不是讓話語權從傳統媒體上讓渡到了所有人身上了嗎?
任何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擁有表達觀點的平台與機會,這對民主來說不正是一件好事嗎?

但是事實正好相反,社交媒體其實正在傷害,甚至正在撼動民主政治的根基,進而走向一種「暴民政治」的那一端。

因為社群媒體的出現,對政治有兩大威脅:

一、讓非主流勢力有了能夠發揮的舞台;
二、增加了不同觀點間相互理解的成本,加深了隔閡。

首先,成為「非主流勢力的舞台」這一點比較好理解,你看各種留言區裡的歧視言論,仇女、反同、性別歧視、種族歧視……等言論,其實越發有星火燎原之勢,這種「平時隱藏起惡意的群體」,其輪廓有逐漸明朗化的趨勢。

例如:去年脫歐公投前,原先的非主流勢力–「脫歐派」就在社群媒體上投放了「10億支廣告」,讓自己的非主流意識反敗為勝。

其次,人們在社群媒體上的點讚和分享,其實是想從其他人身上獲得一點關注,以及透過這些東西表明自己的立場與觀點。

就因為大家都想被傾聽,都想被尊重,也想讓自己發出去的東西獲得更多稱讚與分享,所以就會透過下面兩種方式來達成:

 

一、「幽默」

大家都喜歡輕鬆幽默的東西,這不難理解。
但如果是「政治上的幽默」,這其實代表了「個人的政治立場」,就不單單只是幽默了。

但是,在不明所以的情況下,我們很有可能會因為內容的「幽默性」而不小心代為傳播了「他人的政治性」,進而凝聚了某種特定的政治意識與觀點

這也是「諷刺政治插畫家」之所以能在現今的社群媒體中叢生的原因,因為他們知道什麼樣的諷刺畫能讓民眾買單。

 

二、「憤怒」

憤怒,是比「幽默」還要更為強大的武器,因為它能夠宣洩自身的情緒,也容易激發他人的共鳴、挑動他人的情緒,更好地達成共識,甚至結為同盟

而且由於演算法機制,導致你只要點了某篇文章的讚,或是轉發某個觀點,那麼系統就會不停地推薦類似的內容給你,「加深你的主觀偏見」

打個比方來說,就像你一開始或許只是想「嚐一嚐素食」而已,但是社群媒體卻逼著你成為一個「極端的素食主義者」

為此,民主政治所需的那種「容忍、理解、相互妥協」等前提,在社群媒體日益發達的時代將變得越發困難。

總之,政治是需要妥協聆聽的,而不是一廂情願的激情

因為社群媒體上過度氾濫的龐大資訊,導致人們的注意力被剝奪,使得民眾的視野變得越來越狹隘,偏見越來越嚴重,對立意識的隔閡也變得越來越大

雖然社群媒體並非這種衝突的製造者,但它確實會放大這種衝突,更加激化彼此的矛盾,逐漸讓民主失去應有的韌性,進而產生「暴民政治」的危機。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