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差距的根源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好,我們繼續週一「私有制漁村」的故事。

 

有一天,這個「私有制」底下的船主覺得成天出海捕魚的日子他過膩了,想退休享清福了。
所以他就決定把這艘船給賣出去。

那麼這艘船能賣多少錢呢?

還記得嗎?週一我們說到這艘船能給船主帶來「14條魚/天」的淨收入。
所以,這艘船的賣價就等於「這艘船每天能賺多少」乘以「這艘船還能夠用多久」,它的價值大概就值這麼多。

為了方便,我們就把這艘船的售價記作「14(X)條魚」。

然後新船主就開始出海捕魚了。
但是捕了一陣子之後,新船主發現「根本就賺不了每天14條魚這麼多」,懷疑老船主做假帳,想要討個公道。
他問老船主說:「你當初不是保證這艘船每天能賺14條魚嗎?但我現在怎麼就沒辦法賺那麼多了?」

老船主說:「不可能!我沒騙你!那不然我陪你出一次船,看看你是怎麼捕魚的。」

結果出海之後,老船主一看就說:「不對不對!你們這樣的捕魚方式不對!難怪你們捕不到14條魚!」

那麼這時候新船主的最佳策略是什麼呢?
是把舊船主揍一頓,痛斥他為何不早點說嗎?
當然不是!我們有更文明的做法。

 

那就是「把老船主聘回來當顧問」,直到老船主教會新船主正確的捕魚方式,也就是捕到14條魚,發揮這艘船應有的經濟價值為止。

這就是「私有制」的另一項特徵:「經營權與所有權可以分離」。

船的主人不需要是捕魚的專家,但是他有發揮這艘船最大經濟效益的積極性,所以他會請這方面的專家來經營漁船,將自己手上資源的價值發揮到極致。

所以,在這種「私有制」的情況下,船的主人會「更關心長遠的利益」。

我們前面說過,在「集體所有制」的情況下,如果要將漁船的設備升級,可能會因每個人的利益不一致,而遭到反對。
因為成員們關心的是「在成員所有權的期限內,這艘船能給他的收益」,至於那些「成員所有權期限」以外的收益,他們並不關心。

但在「私有制」的情況下,財產只屬於船主一個人,所以他有發揮資源的最大價值的積極性。
他會關心這艘船的長遠利益,他的眼光看得多遠,就關心到多遠。

哪怕他將來退休,他也可以把船賣出去,把自己眼光的總價值以「14(X)條魚」價格把船賣出去,把最大價值賺回來。

 

好,我們來總結一下「私有制」的幾個特徵:

  1. 工資,是由一個人在別處所能得到的最大機會所決定的;

  2. 資產所有者(船主)在意的是「邊際」那個欄目,「邊際收益」和「邊際成本」。因為只要盯著這兩種「邊際」,就能實現「資產價值的最大化」;

  3. 由於資產是「私有的」,所以資產所有者擁有「財產轉讓權」。但他並不會因為轉讓而吃虧,因為這項資源的現值,就等於它「未來能夠帶來的所有收入的總和」;

  4. 「所有權」與「經營權」可以分離。所以就算資源是掌握在一個門外漢手裡也無所謂,只要他關心自己手上資源的經濟價值,那他就會任能用賢,請專家來幫忙,使資源的利用達到收益的最大化;

  5. 在私有制下,所有權人也會更關心資產的「未來收益」,因為資源的現值就等於「未來所有收益的總和」。之所以有考慮未來的積極性,就是因為他能夠在想把資產拋售時,那些對於未來的規劃與關心,能在現在就讓他們享有未來才能實現的利益。

 

你看,這種「私有制」看上去好像也不錯,那它有沒有什麼問題?
當然有!那就是惡名昭彰的「貧富差距」問題。

你看,本來漁村裡的每個村民都是在岸上捕魚,收入都很平均。
但是忽然間,某個人只因為一時的幸運而發現了一艘船,結果每天都比別人多捕14條魚。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比別人多賺了好多錢,於是彼此的貧富差距就這樣拉開了。

既然這種「私有制」的問題這麼嚴重,那麼這樣的制度還能夠持續下去嗎?為什麼?

這就是本週留給你的思考題,歡迎你在下面留言,說說你的看法或質疑。

 

好,本週就到這裡,我們下週一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