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與佛陀辯論?

你好,歡迎來到 -《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跟大家聊的是一個有點大逆不道的話題:「如何與佛陀辯論?

當然,今天不是要向廣大的佛教徒下戰書,而是要為那些心靈雞湯的愛好者提供一點反思。
所以,如果這個標題對你的信仰做出了嚴重的批判,那也希望你能包涵!
當然!如果你有話想反駁,我們也非常歡迎!
雖然我們完全沒有引戰的意味,但我們這個專欄也好、網站也罷,其實都是十分樂意接受來自各方的挑戰!
我們知無不言,錯無不認,我們相信真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才有了它發展的條件。

 

好,我們回到今天的主題:「如何跟佛陀辯論?」

或許你曾看過這樣的一篇文章,說:

 

「佛問一名僧人說:『你認為你的身體是你的嗎?』

僧人說:『是啊!身體是我的一部份!』

接著佛又說:『如果一個東西是你的,那你就應該能夠隨著自己的意志來改變它了!
例如:你的身體病了,那麼你能夠想讓身體好起來,就真的好起來嗎?
如果你長得不好看,那麼你能夠想讓自己變得好看,就立刻讓自己變得好看嗎?』

僧人回答說:『不能!』

佛接著說:『那麼既然你不能隨心所欲地操控你的身體,那麼你的身體就不是你的一部份。』」

 

好,看到這裡,不知道你有什麼想法?
是不是覺得佛陀真的是有人生的大智慧,不愧是作為一名「覺醒者」!

但我想告訴你的是:「你千萬別被佛陀唬住了!」
倘若你學過一點語言學或邏輯學,你就會知道佛陀其實只是在利用「語言的模糊性」來偷換概念而已,其中並沒有什麼人生智慧。

你想,如果你手上各有一顆飯糰和一顆石頭,那你確實能對飯糰做出各種捏扁揉壓,但對那塊石頭呢?
對!你對它其實無能為力!它長什麼樣,除非你摔碎它,否則它是怎麼樣,那就是怎麼樣!

再例如:你的寵物。
如果牠生病了,那麼你能夠因為自己想要牠好起來,牠就真的好起來嗎?
如果牠沒有如你所願地好起來,那麼牠難道就不再是「你的」寵物了嗎?

當然不是!
在這裡,佛陀其實很狡猾地運用了「語言的模糊性」來混淆視聽。

你看,如果佛陀的道理成立,那麼就意味著「所有權可以突破物理法則的限制」。

但你仔細想一想就能明白「這有多荒謬啊!」

問題還不只如此!
你想,如果我揍了你一拳,那麼我傷害的究竟是「你」?還是「你的」身體呢?
如果「你的」身體不屬於「你」的一部份,那麼我揍了「你的」身體,就不是揍了「你」了!
你會同意這樣的詭辯嗎?

如果你同意這樣的觀點,那麻煩告訴我你的位置,因為我想去搶奪「你的」財物。
因為那是「你的」,而不是「你」的財物,所以我不應該因此被判刑。

從這裡我們就能看出語言在日常生活中的高度模糊性,我們往往會將「主詞」與「所有格」混用
而佛陀也就是利用這兩者之間的模糊性,才創造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人生智慧。

 

換而言之,我們可以合理地指責佛陀說:「正是因為這種『語言的模糊性』,才有了他的哲學問題。

 

其實綜觀歷史來看,尤其是哲學的歷史,我們不難發現「很多哲學問題都是這樣的」。
它們歸根結底都只是「從語法上憑空製造的問題」,而唯有那些語法上解決不掉的問題,才能稱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哲學問題」

 

又例如:

佛說:「如果有一名犯人在一個國家裡犯了罪,那麼國王有沒有權力懲罰這名罪犯呢?」

弟子 火吠舍說:「國王當然有權這麼做!」

但佛又說:「那國王有權改變犯人的身體嗎?」

火吠舍啞口無言。

 

但如果你仔細地想一想,如果我們按照佛陀的這套邏輯推演下去,那麼我們又能問一個問題:「如果這名犯人在這片領地裡犯了罪,那麼國王是否能依自己的意志讓這名犯人欣然悔悟呢?」

很明顯的,這又是另一個「語言問題」。
難道只有「你能夠完全控制的東西,才算是你的東西嗎?」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根據這個邏輯,「你的妻子」到底算不算你的妻子?
因為你並不能完全地「控制」你的妻子啊!

所以,我們必須要問佛陀的問題是:

「難道只有『能完全地控制』,並且還是能夠360度無死角地控制某個人事物,才能算得上是真正地擁有它嗎?」

如果按此標準來看的話,那我們根本就沒有任何人能夠說我們擁有自己。
換句話說,我們也可以說「我們根本就不存在!」

但我們能夠用這套邏輯來說這世上的所有「主詞」與「所有格」都不存在嗎?
我想這是有困難的!

如果這時候佛陀追問「主詞」與「所有格」之間的差異要在何時做出區分呢?
那這又會回到那個更根本的哲學問題:

多少沙子才能稱得上是沙堆呢

一個沙堆我們稱它是沙堆,但拿走一粒沙子,我們也仍舊稱它是沙堆。
但當我們不斷地拿走沙子,直到剩下幾顆沙子的時候,我們便不會再稱其為沙堆。
那問題就來了:「我們是在何時判定這些沙子到底能不能被稱為沙堆?」
或者,我們又是在「拿走第幾個沙子的時候,才讓沙堆不再是沙堆了呢?」

其實,追根究底 佛陀在操弄的就是這種「文字遊戲」。
這種源於「語法」的「看似哲學問題的問題」

但是這種問題對我們來說到底有沒有意義呢?

我的回答是:如果從「語言學」和「邏輯學」來說,這些問題其實「沒有意義!」

當然,你完全可以不必接受我的觀點。
因為我這篇文章發出去,甚至是說我從寫這篇文章的動心起念開始,它就已經不再是「我」的想法了,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內容了,所以當然也就不再是「我的」觀點。

同理,當佛陀說出了那些你所認同的話時,那其實也不再是「他」的想法,因為那不是「他的」!

所以換個問題問你:「你信佛,是在信什麼呢?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
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