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不該讓「器官買賣」合法化?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我們在昨天的文章中向大家介紹了《摩爾訴加州大學董事會案(Moore v. 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並把故事停在上訴法院。

今天我們要接下去把這個案子說完。

雖然上訴法院最後的決議是:

人對自身器官的所有權,與對其他財產的所有權並沒有本質的區別。所以 摩爾也應該要具備這種權利。

理由是「憲法和其他法律裡都沒有明文反對人們擁有自己器官的權利,所以器官當然是『自然屬於』我們每個人的。」

但是並不是所有法官都認同這個判決。
其中一位法官就持反對意見,他在意見書上寫道:

法官沒有權力去擅自立法,憲法中沒寫的事情,我們就該保持緘默。雖然憲法裡沒有明文說『個人不得擁有自己的器官』,但也沒說『個人擁有自己器官的所有權』啊!所以法官應該保持緘默,不該越雷池半步!

而且這位法官還說道:

摩爾沒有知悉自己器官的價值又如何?因為 摩爾也坦承如果知道自己的胰臟這麼值錢,那他就會在不同的醫院兜售他的胰臟。

所以,如果法院承認他應該擁有自己器官的所有權,也該知道自己器官的價值的話,那不就等於承認了 摩爾有販售器官的權利了嗎?而這正是他想要的,但法院判決不該給的。

這個案子最後到了加州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推翻了上訴法院的判決。
認為「原告 摩爾不具有買賣自己身體器官的權利。所以他身體裡的獨特細胞也不屬於他所有。

因為 摩爾並不擁有器官的所有權,所以不能分一杯羹,因此他也沒有損失。
既然他沒有損失的話,那麼就算他「不知道自己的器官這麼值錢」,那也是可以的。

你當然可以繼續討論這個案子的「應然」部分,但經濟學要討論的是「實然」的部分。
也就是「如果我們擁有對於器官的權利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不擁有這種權利,又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這種對於「制度上」的因果分析才是經濟學關心的事

 

人類為什麼會禁止器官買賣呢?

因為早期醫學還沒有那麼發達,器官移植很容易導致病人死亡,認為這種嘗試不該再繼續下去,所以「禁止器官移植的成本很低」。

但是後來醫學進步了,發現器官移植之所以容易導致病人死亡,是因為人體會有「排斥反應」。
而後來的研究也不斷朝攻克這種「排斥反應」努力,器官移植終於變成可能了。
這時候禁止器官移植的「成本就變得越來越高了」。

還記得嗎?「成本,是我們放棄了的最大代價!
隨著移植技術的成熟,器官移植的價格就越變越低。
換而言之,就是「這條禁令造成的損失就變得越來越大」。

也就是說,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我們反而該「支持」器官買賣的合法化。

我知道這有點離經叛道,而且一定會有人說:「如果器官買賣合法化的話,那不就等於鼓勵人們販賣器官?到時候『偷盜器官』的黑幫份子豈不更加猖獗?」

這種論點看起來很有道理,但其實並不對!
因為這是以「器官買賣是非法」為前提所造成的「果」,並不能作為「反對合法化」的「因」。因為這是兩個不同前提的「可能世界」,彼此並不適用對方的「結果」來作為推論依據。

 

你看,在「器官交易不合法」的世界裡,窮人賣腎、不法分子偷盜器官的事件我們是時有耳聞對吧!
那麼為什麼會有這些駭人聽聞的事情呢?

答案很簡單,就是「有需求,沒供給」。

在「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器官的價格自然就高,可以在黑市上賣到很高的價錢,所以才有人會昧著良心去做這種傷天害理的「工作」。

那麼假設我們讓器官的販賣合法化了,那會發生什麼事呢?
對!會讓這批偷盜集團大程度地消失,因為買賣器官合法了嘛!
市場供需出現新的平衡,供給變多了,他們的利基就變小了,所以就不值得再冒險了!

而且窮人也會更不願意賣腎了,因為「不划算」嘛!
以「沈沒成本」的角度來看,活人是永遠鬥不過死人的!

大量因病、交通意外、自殺而去世的人身上,如果有堪用的器官,那麼就是市場上最新鮮的供給。
只要每個人在生前簽訂一張「有價的器官販賣同意書」,而不是一張「無償的器官捐贈同意書」即可。

其實「器官販賣」的議題,就跟「毒品到底該不該合法化」的議題一樣,都可以用經濟學的角度來思考。

所以我們明天就要以經濟學的角度來向你推導「毒品到底該不該合法化」的議題,繼續「離經叛道」!

 

好,我們今天就到這裡,明天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