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翼殺手回來了!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本期《連線(Wired)》雜誌的封面文章:「銀翼殺手回來了(Blade Runner is back) !」。

不知道你有沒有覺得很奇怪,為何《連線》這種以「致力於報導最新科技對於現在與未來人類的影響」的雜誌會報導一部新上映的電影?這種文章看似應該是一些娛樂型雜誌,或是一些電影雜誌該寫的報導。
而且科幻電影與科幻小說這麼多,為何挑了這部作品來寫?而且還作為封面文章?

這些問題的答案很簡單,因為這部35年前的《銀翼殺手》是一部神作!

不但開啟了反烏托邦科幻電影的先河,而且還像預言一樣,在電影裡預示了許多人類的未來科技,並且還揭示了科技與人類社會之間的矛盾

最厲害的是「這部35年前的電影裡的科技已經在現在出現了。」

最近上映的《銀翼殺手2049》其實是1982年的《銀翼殺手2019》的續作,當時的導演則是後來拍攝了《異形》系列電影的 雷利·史考特。

下面我就以避免劇透,但又為大家描繪故事梗概的角度來為大家說明這部《銀翼殺手》的背景。

第一部《銀翼殺手2019》的故事,顧名思義就發生在2019年,場景位於美國的洛杉磯。
故事這時候的人類科技已經可以製造出幾乎與人無異的複製人了。
而這些複製人專門處理一些人類不太願意從事的工作,例如:太空探索這種有巨大危險性的工作。
為了人類的安全起見,這些複製人的壽命都被設定為「僅有4年」。

而在一次的意外事件後,人類決定要撲殺所有的複製人,並成立的專門的執法部隊,也就是「銀翼殺手(Blade Runner)」。而故事的男主角就是這支部隊裡的菁英。

故事則是起源于幾個複製人逃回地球,想在自己壽命結束前找到自己的創造者,請創造者幫他們延長自己的生命。
而男主角的任務則是找到這幾個複製人,並消滅他們。

但在任務的過程中,男主角卻愛上了一個美麗的女複製人,同時還產生了「自己究竟是人類?還是複製人?」的疑問。

以上就是35年前的那部《銀翼殺手2019》的故事梗概啦!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或許可以找來看看。
因為這部片的特效就算放到今日,也絲毫不遜色於現有的科幻電影。
它的內容融合了科幻、動作、懸疑、偵探、愛情等元素,非常精彩。

只是因為這部片對比當時的電影環境顯得特別緩慢、壓抑、陰鬱,而且還是一部探討人性黑暗面的反烏托邦電影,挑戰了當時人們對科技充滿期待,認為未來皆是一片美好的想像,所以這部片的票房在當年可說是十分慘淡。

但是《銀翼殺手》這部片是一部開低走高的神作,因為這部片對未來科技的想像十分貼近現實,而且隨著科技的發展,片中各種對於科技與人性的討論也一一成真。所以使得這部片的深度日漸加劇,因而被越來越多的人所討論與接受。

它甚至還影響了許多後來的科幻電影,例如:《第五元素》、《駭客任務》、《攻殼機動隊》……等。在這些片中都能看到《銀翼殺手2019》的影子。

 

簡述了一些電影背景之後,我們就要回到文章的核心了。
也就是:「一部優秀的科幻作品對我們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bladerunner_diptych

 

如果你重看35年前的《銀翼殺手2019》,你應該會驚嘆這部電影對科技的前瞻性與預言性,會讓你感到異常的真實。

例如:裡頭的「孚卡測試(Voight-Kampff test)」就是用來判斷受試者究竟是人類?還是人造人?
換句話說,這其實就是「圖靈測試」的升級版。

這幾年隨著人工智能的興起,我們對「圖靈測試」已經是耳熟能詳了,但這部片卻早在35年前就已經在思考這個「人與機器的邊界究竟在哪?」的大命題了。

另外,這部片對於生物的基因技術的描寫、人類可以透過基因來改造生命等觀點,今天也都已經實現了。
其他還有視訊通訊的技術,早年電腦上的Skype,乃至於現在的智慧型手機上也都是一些大家司空見慣的技術了。

除了科技之外,《銀翼殺手2019》還對人類未來的生活有所預言。
片裡說:「高科技並不見得會帶來高質量的生活(high-tech low-life」,現在也確實在發生。

我們身邊的電子設備變得越來越多,通訊交流變得越來越方便,但於此同時,全世界的貧富差距也正不斷地擴大;
每一次的技術創新之後,往往都造成大量的工作被機械取代,大量的人因此失去工作;
城市的建築越蓋越高,但我們的生活環境卻越來越差;
我們面臨的生態問題、道德問題,科技造成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與衝突也變得越來越嚴重。

而這類科幻作品的作用,就可以作為眼前問題的一種警示。
就好比蘋果的廣告詞:「為了不讓真正的1984成為 喬治·歐威爾筆下的《1984。」

生物科技、基因編輯、人工智能……等,都已經不再是科幻電影與小說裡的情節了,新科技帶來的威脅其實就近在咫尺。
而透過這些科幻作品的推演與想像,則能夠讓我們提前思考科技發展可能帶來的問題。
我們不但可以因此提前得到警示,還可以提前預防這些危險。

換句話說,科幻電影的意義就是「將可能的危險視覺化,並透過大眾媒體的力量來讓更多人意識到這些問題,從而讓大眾重視這個問題。」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The power of science fiction, and whats positive about it, is that youre able to experience the worst-case scenario without actually having to live it.

(科幻小說的魅力在於:「你不必真的經歷過那種生活,也能夠體驗最糟糕的未來。」)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