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總是想要耍廢?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跟大家聊的是一個有趣的話題:「人類的本質究竟是什麼樣子?」

前陣子和一個朋友聊天,具體都聊了些什麼我其實也記不太清楚了,只記得那位朋友最後給我留下了一個問題,他問我說:「你覺得人為什麼總是想要耍廢啊?」

我把這個問題擱置在案許久,今天抬頭忽然看到這個問題,覺得很適合跟大家聊聊。
而且回答這個問題的思路,或許也能解釋為何現代人多有「遊戲成癮」的症狀。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一頭霧水,一下說要談「人類的本質」,一會兒又問「我們為何喜歡耍廢」,然後現在又扯到 遊戲成癮,這三件事到底有什麼關係?別急,容我慢慢說給你聽。

我先問你,你有在路上看過貓咪曬太陽,或是狗狗懶洋洋地趴在路邊嗎?

我想絕大多數的人都有看過。

為什麼會提到路邊貓、狗呢?
因為人類的本質就和那些貓、狗是一樣的。

不只是貓、狗,絕大多數的哺乳類動物都是如此。除了肚子餓了的時候會出來狩獵、覓食之外,其餘的時間不是玩樂、漫無目的地走來走去,不然就是躺著耍廢或睡覺。

我知道很多人會對這段論述感到心有戚戚焉,但你不必因此自責,因為人類的本質其實和這些動物沒有兩樣。

請你想像一下,我們的祖先在狩獵採集時代的生活方式和今天有什麼不同?

 

第一,那個時候的人類天天都處於探索的狀態,大自然是那麼龐大,我們無法知道它的全部面貌。

所以我們每天都要從住的地方出發,探索周遭的環境,採集蔬菜果實、打獵,每一次的收穫都是意外的驚喜。

但是現代社會就完全不是這樣了。

探索的精神在衰退,因為大量的事情都是確定的。
你每天上班開車、搭車,都會藉由一樣的路徑,然後在差不多的時間,抵達確定的地方;
很多工作內容,都是預先計劃好的、都是重複的、都是機械性的。
因為絕大多數的人工作只是為了生計,不是為了探索世界與生命,也不是為了意外的驚喜。

 

第二,在狩獵採集時代,人類並不追求效率,每天勞動時間都很有限。

為什麼原始社會不追求效率?

因為沒有儲存設備啊!所以採集、狩獵了再多食物也沒有用。因此每天都有大量的閒暇時間,能夠讓我們跟家人或熟悉的人相處。你看人類的近親猴子與猩猩,就有大量時間都在社交和玩耍。

而在現代社會呢,效率的螺絲每天都在旋緊。
整個現代社會體系其實就是一台榨汁機,把人彼此合作的效率潛能給榨出來。

只要你還有一點時間、一點精力,都會被誘導投入到能夠提高效率的事情裡。
你看,按照現代社會的標準,當你在耍廢的時候,是不是會被人譏笑說你不上進,沒出息?
甚至連你自己都是如此看待自己、責怪自己。

 

第三,在狩獵採集時代,人類會為了解決某些特定問題,而製造一些用途明確的生活物品。每做一件事,都能直接看到它的結果。

例如:做一把石斧可以用來砍樹枝、做一把石刀可以用來切肉、把獸骨串在一起可以做成首飾……等,大部分行為的用途與結果都是直接的、可見的。

但在現代社會呢?幾乎你做的每一件事,都缺乏直接可見的結果。

例如:你寒窗讀書十多年,甚至二、三十年,就是為了一張又一張的文憑,越來越高的學歷。
但這些經年累月的努力,卻不知道能否在畢業後換到一份讓自己滿意的工作;

再例如:你進入職場工作了,但你每一項努力的結果都非當下可見,總是要等到專案結束,甚至季度、年度總結的時候,才能看到成績。

你看,在狩獵採集時代,人類的生活方式隨時隨地有探索的樂趣,有大量的社交和閒暇,所有的行動也都有即時的反饋。

但是,這是一萬年前的事情了。


進入農耕社會之後,人類的財富迅速增長。
代價就是「這些狩獵採集時代的生活方式,徹底消失在歷史的深處」。

雖然這種生活方式已經被人類遺忘,消失在遙遠的歷史彼岸,但有一樣東西卻沒有消失,那就是「人類的基因」

它一直被複製、傳遞到了我們現代人的身上。
一萬年的時間對進化來說太短,所以基因幾乎沒有什麼變化。

理解了這些之後,我們就能夠回過頭來看看「遊戲為什麼會讓人上癮」了。
你看,遊戲能給我們的,不就是一萬年前人類熟悉的那種生活方式嗎?

 

第一,有探索的樂趣,每一個遊戲都是一個嶄新的世界

一款好的遊戲,幾乎有無窮多的細節和深度等待你的發現,而且可以讓你隨時獲得成就感。

 

第二,有大量的社交和閒暇

很多人說愛打遊戲的宅男生活非常孤獨,但其實這種說法太過片面。
他們雖然在現實世界裡孤獨,但遊戲正巧就是治療他們孤獨的最佳藥方。
遊戲裡面的戰隊、夥伴、社團,其實遠比現實世界的人際關係還要真誠、熱絡。

 

第三,很多人沈迷遊戲的原因,是因為遊戲有直接的即時反饋

在遊戲裡,你每打一隻怪,都會非常明確地獲得一些經驗值,絕對沒有例外。

你的每一項成就,都會反應在徽章、排位和積分系統裡,讓你可以隨時知道自己的進步。
所以現在的遊戲都會竭盡全力地優化這些反饋。

所以,「沈迷遊戲」本質上不是遊戲本身的問題,而是現代文明與人類自然的生活方式之間出現斷層所導致的問題。遊戲只是讓我們回到一萬年前狩獵採集時代的一條精神通道。

 

人類從狩獵採集社會的狀態裡走出來,不過也就一萬年左右。
從農業社會、工業社會一路狂奔到今天的科技時代。
但是,我們身體深處的需求和思維模式,卻還是停留在狩獵採集社會的那種模式。

所以追根究底,遊戲只是讓我們可以暫時回到過去,暫時「返祖」而已

「遊戲成癮」雖然被當作一種負面現象,但這並非遊戲本身的罪過,而是因為人類生活方式與我們基因出現一種「斷層」。
雖然我們為了生活和工作不得不適應現代社會,但其實我們的大腦卻都還停留在一萬年前。

文明雖然是人類的產物,但人類畢竟不是文明的動物。
或許在遙遠的未來,人類可以順利變成一種獨一無二的文明動物(但那還是我們現在說的「人」嗎?這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但無論如何,現在人類在「文明這方面」的基因進化並沒有比其他動物先進多少。
換句話說,就是我們的基因尚未跟上人類所創造的文明腳步

而這也就是為何我們總是想要耍廢的原因。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
我們下週再見!

對「為何我們總是想要耍廢?」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1. 意思是說人類的本性就是被動的,非得要有刺激或責任感推著自己才可以不耍廢嗎?那關於找到熱情而工作的人又是怎麼一回事?能夠幾乎不耍廢終生只做好一件事的人到底是怎麼這樣堅持下來的阿?

    1. 感謝提問,這對我們的寫作也是一種正向刺激。

      您問題裡提到的關鍵「為熱情而工作」其實就是一種鞭策自己繼續工作的「刺激動力」。

      舉例來說,荷蘭畫家 梵谷生前並沒有將自己的話賣給弟弟以外的人,但他還是持續地作畫,而不是放棄耍廢。
      原因就在於「對於繪畫的熱情」本身就是驅使他繼續行動的動力。
      亦即,他在作畫的每個瞬間都實實在在地獲得了一種即時的反饋。

      相反的例子是那些「做那些自己毫無興趣的工作的人」,因為他們在做的事情是「透過自己毫無熱情,也並不在意的勞動來獲得薪資」,在用這筆「薪資」來去換取自己想要,或是「被馴化成想要」的商品。

      換句話說,「做那些自己毫無興趣的工作的人」能獲得的刺激都是「間接」的。
      更甚者,他們連自己要把這些間接刺激(也就是「薪資」)用來買什麼,可能也都是「間接(例如:另一半想要)」和「被動的(例如:某些品牌會用廣告告訴你應該買他們家的東西才是做自己)」。

      所以,大多數的人既然都是活在這種「間接激勵」的世界裡,我們又如何能不耍廢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