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寶寶來了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本期《彭博商業雜誌(Bloomberg Businessweek)》的封面文章:「AI寶寶來了(AI Babies Are Coming 」。

大導演 史蒂芬·史匹伯曾執導過一部在2001年上映的電影《AI人工智慧》,內容描述的是一個擁有人類外表的機器人男孩 大衛,學習如何與人類相處、融入人類社會,以及他如何尋找愛的故事。

但是這種電影情節似乎跟我們對AI人工智能的想法不一樣。
對一般人來說,現在的AI技術不外乎就是蘋果手機的Siri、亞馬遜的Echo,或是谷歌的Google AI 這類簡單機械,這種人工智能的外觀、功能、智商、理解力……等還差了人類一大截。

但隨著人工智能的快速發展,現在已經有人做出了一種具有人類外表、擁有和人類極度相似的大腦與神經構造,還能夠像人類一樣主動進行探索、學習的「人工智能寶寶系統」。
只要未來的材料科學發達到我們可以將這套系統植入仿生機器人的身體的話,那麼電影中的那些情節就都能實現了。

紐西蘭的「靈魂機器(Soul Machines)」公司已經開發出了一種「AI寶寶系統 」,名叫「Baby X」。
這家公司的創辦人是 馬克·賽格爾(Mark Sager),而「Baby X」的形象,就是來自於 賽格爾的可愛女兒。

下面我們將分成三個部分來為你解說。

 

一、AI寶寶 Baby X

在開始之前,我們不妨先來看一段「Baby X」的影片:

 

這套系統並不只是一個簡單的3D虛擬人物,而是一套前所未有的「虛擬神經網路」。
Baby X」的大腦結構與運作方式完全仿造人類,包括大腦神經對外部刺激的反應,都是以人腦的運作方式為基礎而設計出來的。

例如:Baby X的虛擬大腦一旦受到了外界的刺激之後,釋放出虛擬的多巴胺、內啡肽和血清素之類的神經傳導物質之後,Baby X就會微笑。

截至目前為止,「Baby X」的版本已經升到5.0了,這表示「她」和人類的距離又縮短了一些。

現在如果在「她」的面前投射一架虛擬鋼琴,那麼Baby X就會像真人小孩一樣在鋼琴鍵上亂彈,製造出一些聲音,並笑呵呵的以此為樂。
而且更厲害的是「這完全是Baby X自己主動做出來的行為,而非有人對她下達了什麼指令。

Baby X的手按下琴鍵時,軟體就會把產生的聲音傳送到Baby X的生物模擬器裡,觸發她的聽覺訊號。
如此一來,當Baby X按下琴鍵時,她的虛擬大腦就會釋放出虛擬多巴胺,讓她感到快樂以持續這個行為,為她帶來和人類在發現新事物、學習與探索世界時一樣的感受。

 

二、為何要開發AI寶寶呢?

賽格爾這麼做的目的有兩個:

一是希望透過研究人工智能來弄清楚人類的大腦究竟是如何運作的,找出人類產生情緒、欲望和思想的根源;
二是希望能將這些原理移植到電腦與機器人身上,讓它們更像人類。

賽格爾認為人類和機器應該要處於一種「合作共生」的狀態。
如果我們想要利用人工智能,那我們就得學習如何與機器合作。

 

三、從藝術、科技到電影產業的跨界追求

相信大家多少都聽過一些關於人工智能的研究與創新。
也就是說,賽格爾並非第一個研究人工智能的人,那麽他究竟是怎麼在這個領域脫穎而出,做出巨大貢獻的呢?

其實這和他的人生經歷息息相關。

賽格爾的母親是一位畫家,非常擅長畫人物肖像。而 賽格爾就在這樣的耳濡目染之下,也學會了怎麼畫人物肖像,因此對人類臉部的五官特性有很深刻的認識。
而他在讀書的期間,為了環遊世界,也曾經為路人畫肖像畫來賺取旅費。
這個經歷讓他對各國、各種人物的臉部表情有了更加精準地把握和理解,也為他日後的事業埋下伏筆。

而在學業方面,賽格爾先是在奧克蘭大學拿到一個工程博士,之後又去了麻省理工學院做博士後研究。而他在麻省理工的時候就和同事一起創建了人類眼球的數位模型,用來讓外科醫生練習眼球手術。
在這個階段裡,賽格爾學到的是「在電腦上模擬人類」的技術,這也為未來打好了基礎。

在1998年的時候,好萊塢延攬他為電影做人物的合成特效,希望能讓觀眾分不清哪些人物是電腦合成的,哪些是真實的程度。

就這樣,賽格爾在這個行業做了十幾年,而且他還憑藉兩部大家都非常熟悉的電影《金剛》和《阿凡達》,兩度獲得奧斯卡獎。所以說 賽格爾絕對可以算是人類表情的專家了。
他既有藝術家的敏銳和對人物表情的深刻理解,也有工程師的技術, 還有人物合成特效的行業經驗。

然後在2011年的時候,賽格爾回到奧克蘭大學創立了動畫技術實驗室,致力於做出能跟人類一樣主動學習、探索,和人類互動的人工智能。

從結果上來看,在這之前的任何一段經歷對於 賽格爾來說都是非常必要的:

如果他不會畫畫,那他對人臉就不會有那麼深的理解;
如果說他沒有讀工程學,那他對技術就一無所知;
而在電影特效行業的工作經歷,給了他充足的機會去實踐。

其實 Baby X就是他在好萊塢工作的升級版,只是為那些虛擬的人物裝上人類的大腦。
所以,從賽格爾的例子來看,把自己獨特經歷進行跨界結合,就會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技能和優勢。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When scientists see the world and artists see the world, they are looking at the same thing, using a different language and viewpoint to describe it.
科學家和藝術家們看到的其實是同一個世界,只是他們用了不同的表達和視角來描繪世界。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