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不能以權利來與取予求?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近幾年來,無論是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很常走上街頭,公開主張:「XXX是我們的權利!政府應該保障我們這種XXX的權利!」

當然,我們基本上是支持人們「有走上街頭的自由」,有為自己發聲的權利的。
但是,走上街頭的理由有沒有道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們總不能「為了保持這種自由,就對一些透過這種自由來壯大聲勢的謬論概括全收。」

那麼這些謬論有哪些呢?
我們在看待這些「主張:我有XXX權利」的街頭運動、群眾運動時,應該以什麼樣的標準來檢查他們的主張是不是有道理呢?

評判標準有三個:

一、世上並不存在絕對、永恆的權利

我們上週就說過了:「權利不是天賦的,而是人賦的!
權利,是人們在長期的互動之後,才慢慢形成的一些規則。」

因此,在權利的行使與保護過程中,兩種極端都是不對的:

一是「完全不尊重權利,隨意破壞他人權利」;
二是「認為權利是絕對的,不可更動的」。

尤其是後者,這種對於「權利」的極端,往往是促使人們走上街頭的關鍵錯誤。

例如:你擁有一雙腿,你可以用它們來走路、跳舞、跑步、踢球……等,但你並不能用來傷人,也不能用來損害他人的財物。

也就是說:就算你擁有某樣東西,也不代表你能夠以此為所欲為。
因為「權利永遠是有限選擇的集合」,我們並不能以此無限上綱、予取予求。

當然,權利究竟是「法律沒有禁止就得以為之」這種「減少型」的界定;
還是「法律沒有准許便不可為」這種「增加型」的界定,這是法學界需要去爭論的問題,並不在我們今天的討論範圍之內。

我們這裡要表達的重點只有一個,那就是:「任何權利都不是任意的、永恆的與絕對的!

錯誤實例:護家盟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

 

二、福利不等於權利

第二項準則是「福利並不等於權利」。

當我們回顧歷史,人權的初衷是「防止政府的權力(power)過大,大到對個人自由造成威脅」,因此才確立了一些基本人權,讓個人的自由獲得保障。

這些人權例如:「遷徙的自由」、「生育權」、「職業選擇權」、「信仰自由」……等,為了破除當時有貴賤之別、世襲之弊的階級社會而訂定的,為了避免受到政府的過度干預而形成的「初代權利」。

但這些權利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開始擴張權利的內容。
人們在「初代權利」的基礎上加上了「就業權」、「國民教育權」、「醫療福利」……等,「福利型」的權利,是為「次代權利」。現在諸多社會議題的討論,多半也就是圍繞在這個「次代權利」上。

但這種「福利型權利」的想法其實是有問題的。

因為如果「福利=基本人權」的話,那就表示「別人向你提供福利、提供工作職位、提供醫療照護……等,是他們的『義務』」。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人們才會時常主張自己想有這樣、那樣福利的權利。
但是,如果我們真的天生就享有這些福利的話,那應該由誰來提供這項福利?由誰來承擔這個提供的「義務」?

所以,其實我們並不該將福利當成是一種基本人權,因為沒有任何人有義務非得提供什麼給你

錯誤實例:軍公教年金改革。

 

三、產權保護的是物理屬性,而非經濟價值

第三個評判的標準是:「產權保護的是物理屬性,而非經濟價值。」

這個概念比較好理解,就是「產權的保護範圍只限於物理範圍」。
例如:我不能因為我家後面的燒臘飯不好吃,就做出砸爛人家的店,或是在他們的店門口潑油漆、撒冥紙……等各種阻礙顧客上門的行為,這就叫做「保護產權的物理屬性」;

而「不保護經濟價值」,指的是「並不保護你是否能夠賺錢、賺多少錢」這種難以估算的經濟價值。

例如:我家後面的咖啡店一號生意原本很好,但後來它的斜對面也開了一家咖啡店二號,把原來咖啡店一號的顧客都吸引過去,導致生意一落千丈。
那麼這個時候,咖啡店一號少做的生意並不在產權的保護範圍之內。
因為它失去的是「經濟價值」,而不是「物理屬性」,所以不在產權的保護範圍之內

實例:計程車公會抗議Uber搶生意。

 

上面三個關於權利的概念,就是我們在他人主張:「我有XXX的權利」的街頭運動、群眾運動時,用來評判他們的行動是否合理的標準。而上面附的三個實例,則是誤解、無視「權利概念的本質」的錯誤示範。

以上,就是本週的《五分鐘經濟學》,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