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該拿多一點?誰拿少一點?

你好,歡迎來到《巷內商學院》。

這週依舊是圍繞著「管理學」的內容來為你講述。
我們這幾週的內容,都是圍繞著「組織的構成」這個環節來為大家分析企業是如何分工合作的。因為唯有瞭解了組織結構,我們才能夠真正理解之後的內容。

在前兩週的內容裡,我們向大家說明了兩種「誰該當管理者?誰該當被管理者?」的關鍵:

一是「由誰的投資更難以收回,容易被欺負的一方」來當管理者;
二是「由誰對公司的成敗更關心,誰的資源更加專用的那一方」來當管理者。

而我們在文章裡也提到一個被管理者(也就是勞工)常說的一句話,說:

「賺都是資方在賺!我做得好也是拿這些錢,做得不好也是拿這些錢,為什麼要為他們的利益著想?」

但我在這段話下面補充了一句話說:

「賺是他們在賺,但賠也是他們在賠!你有什麼好抱怨的?」

而這句話也稍稍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服氣。
所以,今天的內容就要來解釋「誰該拿得多一點?賺得多一點?」

 

一般來說,我們都認為資方賺的比較多,而身為勞方的自己拿的永遠都是死薪水。
然後又看到資方一天到晚不是打高爾夫球,就是藉機去吃飯、喝酒、唱歌,什麼正事都沒做,但拿的錢卻最多。
所以勞方心中始終仇視著資方,覺得他們憑什麼拿這麼多?

很多人聽到這種話的直接反應是:「你報怨這麼多,不然你自己出來當老闆啊!」但我們畢竟是知識型網站,當然不可能用這麼粗糙的方式來回答。

今天我們會援引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奧立佛·哈特(Oliver Hart)所提出的「剩餘控制權(residual rights of control)」理論來解釋「為何老闆拿的比你多」這件事。

請你先試著想像一下,現在某間工廠裡只有兩名員工,假設就你和我好了。
然後我和你必須合力生產某種售價為10塊錢的商品,我和你的工作貢獻都一樣是5塊錢,所以我們總是平分所得。

我和你在兩間不同的房間裡工作。
兩個房間之間有一扇單向的玻璃窗,我看得到你的工作情況,但你看不到我的工作情況。

而當我知道只有我看得到你的工作情況,但你卻看不到我時,我心想:

「我可以監督你保持5塊的產能,但你卻看不到我在偷懶,所以我就偷懶,只做價值3塊前的勞動。」

但你看,你做的是5塊,我做的是3塊,我們的總產值是8塊。
而這8塊還是得對半分,你拿4塊,我也拿4塊。
但你的勞動付出是5塊,我的是3塊,所以你其實虧了1塊,而我賺了1塊,其實不太公平。

那麼我們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

 

一般的想法有3種:

一、我和你輪流進去「看不見的房間」裡工作。
但這種做法的問題是:不同的工作職位其實受到專業分工限制,需要長時間培訓和經驗積累,換來換去只會讓整體效率降低;

二、派人在「看不見的房間」裡監督。
但是「看不見的房間」本身就意味著「沒辦法監督的工作」,所以無法派人監督;

三、KPI考核。
但是這個做法的問題在於「必須事先知道該職位應該貢獻多少,依據職位的貢獻來決定KPI的考核標準。」
因為「看不見的房間」裡的人總是在偷懶,於是我的KPI標準就會落在3塊。
當我真的做到了3元,大家以為我已經盡力了,仍然不能解決偷懶問題。

 

所以,最好的解決方法是什麼?

答案是:

讓你些看得到、容易評估貢獻的人拿固定的薪資;
而那些不容易看到貢獻的人、不被監督的人,則是拿『剩下的錢』。也就是讓他們當『剩餘索取者(residual claimant)』。

相信聰明的你一定看出來了,在上面的思想實驗裡,兩個人所代表的,分別就是「勞資雙方」。
我代表的是「不容易被觀察監督的資方」;
而你代表的是「容易被觀察監督的勞方」。

所以,就是因為勞方容易被看到、被監督其產值、產能,所以勞工拿的是「固定薪資」;
因為資方的貢獻不容易被看到,也不容易被監督,所以資方拿的是「剩下的盈餘」

這才是「賺是他們在賺,但賠也是他們在賠!」的真正原因。
因為資方拿的是「剩下的」,所以他們可能會賺,但也可能會賠;
但勞方則是穩賺不賠的,因為他們拿得是一筆固定的薪資。

 

好,本週的內容就到這裡。
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