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不是免費的!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上週我們為大家分析了「『權利』是什麼?」,並且解釋了「權利」的來源為何。
而這個禮拜則是要為大家區分一下「權利的兩種樣貌」。

這兩種樣貌,分別是「政治上的自由權利」和「經濟上的自由權利」。

 

先跟你說個在1980年時,發生在美國加州的小故事。

當時在加州的 Pruneyard購物中心裡出現了一群學生,這群學生高舉著抗議的布條與紙板,在購物中心裡向顧客們宣傳自己的理念,同時徵求顧客們的連署簽名。

那麼他們抗議什麼呢?
是抗議購物中心壓榨勞工嗎?還是購物中心佔用了居民的土地?

都不是!
這群學生們抗議的內容是:「反對聯合國做出的某項決議」。

你是不是感到有些荒唐?
怎麼會跑到人家做生意的場所去抗議一個毫不相干的事情,干擾人家做生意?

對,購物中心的業者也覺得匪夷所思,所以就一狀告上了法院。
這就是著名的「Pruneyard購物中心訴羅賓案(Pruneyard Shopping Center v. Robins」。

 

這個案子並不複雜,看起來很簡單,但結果可能和你猜得並不一樣。

加州法院最後的判決是:「人們得以在向群眾公開的私有土地上,平和地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

但就在1972年的時候,美國最高法院也對類似的案件做過判決,判決的結果則恰恰與加州法院相反。
最高法院的判決是:「在私人的購物中心裡,並不存在法律賦予的言論自由的行使權。

 

好,那問題來了,請問:「為何法院會對這類的案子產生截然不同的看法?而這兩種看法哪個才對?」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1972年的判決才是對的。

因為加州法院的法官弄錯了一件事,就是他們把「政治上的自由權利」和「經濟上的自由權利」搞混了,甚至是將兩者視為一體。
但其實兩者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權利」。

也就是說,你要行使「言論自由」這種政治的權利是一回事;
但一旦你在行使這種政治權利需要動用或損害一些經濟資源時,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因為這些經濟資源本身是有所有者的,所以我們在行使自身的政治權利時,應當尊重這些所有者,尊重他們經濟權利、尊重他們的產權。
因為他們的經濟產權和你想保護的那些政治權利一樣重要

你看,現在社會上有很多人主張「政治權利比經濟權利來得重要!」

但這種說法對嗎?筆者認為這是有待商榷的。

 

我們不妨以產權經濟學大師 Armen A. Alchian 的話,來作為一種對這種當代社會思潮的反思。
他是這麼說的:

 

私有產權與人權並不衝突,因為它們都是人權。私有產權是人們之所以能使用與交易特定物品的人權。
而如果私有產權(private property rights)的行使受到了限制,那麼權力(power)就會朝其他方向傾斜。

換句話說,如果對於產權的保護不是平等的,那麼人在其他權利上也就會不平等。
這就是產權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因為產權正是保障了我們個人自由的基礎。

 

今天文章的重點很簡單,就是:

政治上的自由權利雖然很重要,但是要行使這種政治權利,往往也需要動用到經濟資源。
而經濟資源本身並不是免費的,我們不能因為自己要實現政治上的權利自由,就以此去傷害他人的經濟自由。

因為經濟自由本身就是人類非常重要的權利,它同時也是政治權利之所以能實現的重要基礎。

一旦我們偏袒某個權利,縱容天秤向某個權利傾斜,那麼人們就勢必會曲解這種態勢,得寸進尺地掠奪、欺壓另一項權利,最終將會導致社會的權利系統徹底失衡、瓦解,走向無秩序的紛亂狀態。

 

以上就是今天的內容,我們週三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