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是如何產生的?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本期《紐約客(The New Yorker)》雜誌裡的文章:「文明是如何產生的(How Civilization Started)? 」

在文章開始之前,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

「你認為『文明』這個詞,是個褒義詞?還是貶義詞?」

我想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會覺得「文明」這個字是個褒義詞吧。

但看完今天的內容之後,你可能會稍微對「文明」這個詞有所改觀。
因為對這篇文章的作者來說,「文明」其實是個「中性詞」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  約翰·蘭徹斯特(John Lanchester
他是一名英國的記者和作家。在德國出生,香港長大,在英國受教育。
而作者的知識涉獵領域十分廣泛,思考問題的角度也相當獨特。

而他在今天的這篇文章裡所提出的觀點是:

文明,誕生於技術,但文明未必會讓人類生活得更幸福。

所以,「文明」其實是個中性詞,而非單純的褒義詞。
下面,我們將文章分為四個部分來向大家解說。

 

一、科技並不是一個概念

我們總會在文明的進程上用到「科技」一詞,就算到了今天,我們也時常將「科技」當成一個概念來使用。
其實「科技」並不是一個概念,而是兩個概念
也就是「科學」與「技術」。

雖然科學與技術的結合為人類帶來很大的貢獻,但在漫長的人類歷史當中,從人類文明的發展和延續上來說,「技術」的功用其實比科學要大得多,而且大部分的技術進步都與科學沒什麼關係

因為「技術」的作用就是「發展工具」

例如:在對抗死亡的環節上,「肥皂」其實遠比「抗生素」還來得有用。
但肥皂只是一種「製作技術」,而不是科學。

而對於人類文明而言,最關鍵的「技術」有下列三種。

 

二、文明與火

人類最重要的技術發明,首先是「」。

根據耶魯大學的政治系教授  詹姆斯·史考特(James Scott)的研究,「火」對人類而言最少有兩層意義:

  1. 火讓人類可以烹調食物。 請不要小看這個你我習以為常的事情。
    因為用火烹調食物能讓人類獲得更多的能量,同時也擴大了人類採集食物的範圍。
    跟人類基因非常相似的黑猩猩的結腸是我們的三倍大,就是因為牠們難以消化未經火烤的生食; 而火烤的另一個好處是「我們可以負擔更大的大腦」。
    人類的大腦消耗了全身20%以上的能量;但一般哺乳類的大腦消耗量,頂多是身體的10%

  2. 人類可以用火來改變環境。 例如:人類可以用火來燒出一片荒地,並在這上面從事生產,種植作物。 此外,人類還可以用火來驅趕其他動物。
    也正是因為「火」的大規模應用,才讓人類爬到了食物鏈的頂層位置。 根據目前的考古學發現,在史前洞穴最底下的地層中,挖出來的骨骸是「完整的獸骨」與「破碎的人骨」。
    這表示在這個地層年代,人類只是這些穴居野獸的盤中飧; 但我們再往上一點,就會發現在那些「有用火痕跡」的地層裡,挖出來的骨骸是「完整的人骨」與「破碎的獸骨」。
    這表示「在人類開始用火之後,食物鏈的位置發生了變化」。
    人類從本來的「猛獸的食物」,搖身一變成「猛獸獵人」,以這些猛獸作為食物。 因此,「火」這個技術的發明,正是人類之所以能夠主宰地球的關鍵,也是日後文明的開始。

 

三、農業的真相

而第二項技術關鍵就是「農業」。

在多數人的觀念裡,農業文明比原始的狩獵、採集生活要好。
因為人類開始大規模透過農業生產維生作物,所以擺脫了靠天吃飯的天性。

但很遺憾的,事實卻可能正好相反。

作者提出了一個問題,說:
「為何人類從學會種植作物,到定居下來從事大規模農業生產花上了4000年的時間?」

換而言之,如果農業生活真的有明顯的優勢,那麼人類就不會花這麼長的時間才進入農業生活。

實際上,農業生活反而讓人類的生活壓力變得更大,也更不健康。

以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為例,在遠古時期,那裡是一片廣袤的濕地。所以無論是種植糧食、捕魚還是打獵,生活在此處的人們的食物來源是非常多元的,生活也十分富足。

但後來進入農業文明之後,食物的來源反而變得單一了。
一旦出現任何的病蟲害、旱災,就可能會因此產生饑荒;
而且,農耕生活的另一項特點是「與馴化後的動物混居在一起」,這反而增加了跨物種間的病毒感染機會。

而且,根據目前的考古研究,農業時代的人類壽命其實比採集、狩獵時代的人類壽命要短,健康情況也更糟。

那麼為何人類最終還是走向了農業社會呢?
關於這一點,目前學界還沒有定論。

說完了農業社會的起源,接著我們再說說「農業的種類」。

你有沒有想過「為何人類的主要作物是小麥、水稻這類的穀類食物,而不是馬鈴薯、地瓜、芋頭這類根莖類食物呢?」

作者認為,這是因為「穀類作物更容易收稅」的緣故。

像馬鈴薯、地瓜這類植物都生長於地下,不易觀察,所以容易躲過收稅的檢查。
因為他們必須「通通挖出來」之後才能知道確切產量,十分麻煩。

所以為了收稅方便,所以要選擇那些具備「可見性」、「可區分性」、「可徵收性」、「可儲存性」、「可運輸性」與「可統計性」等特點的作物。

而穀類作物具備上述的所有特點,因此才成為人類的主要糧食作物。
所以,糧食作物為何,其實和「政治」、「經濟」是有直接關係的。

也正是因為有多餘的糧食,所以才可能有國家的出現。
而國家的出現,就勢必要區分不同的工作種類、技能與階級。

為了要生產更多的糧食,所以國家就需要更多的勞動力,所以「奴隸階級」就應運而生了

一個國家想要獲得更多奴隸的方法,就是向外侵略、征戰,以獲得更多的勞動力與土地。也因此國與國之間的大規模戰爭也就因此出現了

 

四、文字與統治

但無論是戰爭、生產,還是統治國家,都因為這第三項技術的出現而變得更加容易了,這項技術就是「文字」。

對最早期、最原始的國家來說,如果沒有完整的大規模紀錄系統,那就無法進行有效統治。

我們現在對「文字」的理解,例如傳承文化、娛樂、交流、保存歷史……等,都是後來才出現的。
「文字」這種技能在發明之初,其實是方便統治者用來「記帳」的。

統治者必須要了解國家的勞動力狀況、糧食產量,以及稅收等等,以便隨時取用與分配資源。

所以,縱使是「文字」這種複雜而美麗的事物,若回到歷史的長河之中,以長遠的眼光視之的話,它其實也不過就是統治階級用來奴役人民的工具罷了。

如果我們是以「我們祖先的生活過得特別淒慘,直到他們進入農業社會,創造文明社會之後才過得越來越好」來看待歷史的話,這種解釋就非常符合一般人對於歷史與文明的想像;

但如果我們從以上幾個層面來看的話,其實則不然。
因為我們那些採集、狩獵時代的祖先非但沒有生活的很悲慘,反而可能還過得不錯。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文明」這個詞的含義就變得相當複雜了。

一方面,我們在文明的軌跡中發展出了越來越高級的科技、醫療與精美的藝術;
但另一方面,我們也因此造成了瘟疫、戰爭、奴役與社會的階級分層,包括現代社會中缺乏同理心的精英階層,以及無聊至極的選秀、綜藝節目。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There is not document of civilization which is not at the same time a document of barbarism.
(任何文明的紀錄,無一沒有野蠻的痕跡)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