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利不是天賦的,而是人賦的

你好,歡迎回到《五分鐘經濟學》。

從本週開始,我們要為你講述一個時常被人們誤解的概念「權利」。

今天要延續週一的問題:「權利從何而來?」

 

你一定聽過這麼一句話,說:「天賦人權」。

這句話說起來是擲地有聲、大義凜然,非常受人歡迎。
但我要問你的問題是:「這句話說得對嗎?」

其實,今天有許多權利之所以被我們認為理所當然,是因為「我們忘了它們是怎麼來的!」

很多人以為我們今天擁有的各種權利本來就是如此、天生如此、古今中外皆如此。
但很遺憾,這種想法是「錯的!」

權利不是天生如此的,而是在歷史的長河裡,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衝突、矛盾、錯誤之後才得出的「共識」。

還記得我們週一的文章裡說的嗎?

「能力」,取決於「自己能佔有多少」;
「權利」,取決於「社會上的其他人願意給你多少」。

意思就是「權利不是天賦的,而是人賦的!

 

為了說明「權利不是天賦的,而是人賦的」這件事,我們先來看看幾種關於「權利起源」的說法:

一、「權利源自於神授」

這種說法的問題在於:「每個人心中都有『心目中的神』。不同的人口中的神可能有共同的名字,但卻不見得有共同的內涵與外延。

換句話說,這種「神諭」或「神授」是可以自由詮釋的。
而且,如果權利來自於神,那麼不同的宗教之間,不就可以擁有不同的權利了嗎?那我們到底該聽誰的呢?

所以,權利不來自於神!

 

二、「權利源自於自然」

自然本身是「中性的」,並不具有任何客觀價值,不帶有任何主觀傾向。
但權利則不然。

「權利」是具有某種程度的「主觀傾向」的,也就是「社會上的其他人願意給你多少」這種複合性主觀。

所以,權利不是自然的!

 

三、「權利源自於邏輯」

因為「一套完備且健全的邏輯系統是一致的、永遠為真的」,但這種「一致且永遠為真」的邏輯系統本身「無法告訴我們任何關於這個世界的具體知識」

例如:「如果明天下雨,則明天下雨」這句話在邏輯上就是一句「恆真句」。
但對現實知識來說,它卻是一句「廢話」。

我們雖然可以透過邏輯來判斷一段論述是否有矛盾之處,但那僅僅是透過「邏輯規則」來判斷、尋找論述的漏洞。

「邏輯規則」本身無法推導出任何知識
「邏輯」只是一種「除錯標準」,並無法告訴我們世界該往什麼方向去、該如何管理、如何運行。

所以,權利並不是來自於邏輯。

 

四、「權利源自於法律」

這可能和多數人的認知有所出入。

但關鍵在於「法律是果,而權利是因」。
我們是因為「某種權利存在之後,才透過法律將其紀錄並確定下來的。

因為,如果權利來自於法律的話,那我們該用什麼標準來評斷一個法律的正確與錯誤,一個判例是合適還是不合適呢?

所以,權利並不是來自於法律。

 

那麼「權利到底從何而來?」

其實,權利來自於「人類對於錯誤的經驗教訓」。
我們經歷過巨大的錯誤與慘痛經驗後,為了避免未來再次犯同樣的錯誤,所以才會逐漸建立對權利的約定與安排

換句話說,權利是因為人類為了「減少錯誤、減少損失、減少失敗」才制訂出來的。

「正確來自錯誤,權利來自錯誤(Rights from Wrongs)」,我們因為過去的慘痛經驗,所以一點一點地修正我們的行為,規範、確立,同時也約束每個人的權利,以免憾事重演。
這才是「權利的起源!」

也正因為如此,從古至今,任何權利在確立之前,勢必都有正反兩方的僵持與拉鋸,例如:

「胎兒的生存權」與「婦女的墮胎權」;
「人的生存權」與「安樂死的權利」;
「言論自由權」與「不受他人冒犯權」;
「同性婚姻權」與「異性夫妻權」……等。

世界上現存的任何一種權利,未來可能出現的任何權利,都勢必存在與其相悖的權利主張。
我們現在熟悉的「財產權、隱私權、同性結婚權……等」,都是經過人類的長期衝突、長期博弈而慢慢形成的。

這就是「權利」的起源。

綜合週一的文章與上述的內容,我們用經濟學的角度來為大家區分了「能力」與「權利」的不同,並分析了「能力」並不等於「權利」這件事。

當然,一定會有人很不服氣,認為「權利,就是任何想做的事,只要在沒有傷害到他人權益的前提下,就有執行的自由。」

所以,我再舉一個例子就能說明「能力(你想做什麼)」和「權利(你能做什麼)」的差別。

那就是「自殺」。

你看,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屬於自己的吧!
如果「能力(你想做什麼)就等於權利(你能做什麼)」的話,那麼當你真的想要執行自殺這個能力的話,社會應該會恭喜你,而不是阻止你。

但事實是什麼?
事實是社會會阻止你,法律也會阻止你,而不是去幫助你執行自己的意志。

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了「自殺」不是社會認可的一種行為。

換句話說,自殺雖然是你的「能力」,但並不是你的「權利」。
也就是「你並沒有自殺的『權利』!

因為對於社會來說,「自殺」並不是一個人的事,而是他周遭的所有人,甚至是牽連到整個社會的事件。
所以,為了保持社會的人力資源,大部分的文明都有禁止自殺的社會共識。

這也是為何「安樂死」的問題到今天為止,也仍舊是一個未決而嚴肅的話題的原因。

 

好,本週的內容就到這裡。
我們下週一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