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處可藏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的封面文章:「無處可藏(Nowhere to hide) 」。

今天這篇文章是由這個月的《經濟學人》雜誌中的三篇專題報導所組成的,內容是探討最近很熱門的「臉部辨識技術」。

你看,上週的蘋果發表會上,最新推出的iPhoneX採用了最新的臉部解鎖功能,用FaceID取代了以往的TouchID
這種新技術的誕生,讓我們可以透過臉部完成上班打卡、手機解鎖之類的事情。

但今天這篇文章的內容則是想要告訴我們:

臉部辨識不僅是一種新科技,而且還有可能會改變人類的生活型態!

下面分成三個部分來為大家講述本期《經濟學人》雜誌的內容。

 

一、臉部辨識技術的應用

對於人類而言,正是因為我們能夠辨識人與人的不同,識別出不同的面容,我們才能夠因此建立出複雜的社會結構。

這種臉紋(faceprint)作為一種生物特徵,並不像指紋(fingerprint)那麼隱蔽,而是可以遠距離觀察的

而且,現在的臉部辨識技術甚至可以做到不受干擾因素的影響。
例如劍橋大學的研究人員就發現,AI的辨識能力強大到「縱使一個人帶了墨鏡、化了妝,一樣能夠透過臉部特徵辨識出這個人來。」

而這種「臉部辨識技術」其實正在我們身邊悄悄普及。

例如:在美國的某些教堂會透過臉部辨識技術來識別「教徒有沒有按時出席教堂的禮拜活動」;

而英國的商店則用臉部辨識技術來分辨到店裡的顧客中有沒有慣竊。
今年英國威爾士的警方也透過這項臉部辨識技術,在足球場外抓到一名犯罪嫌疑人;

而在中國,臉部辨識技術則用來作為上班打卡的依據。
例如用來當作滴滴打車的司機們辨識身份的方法,接單之前還得先「刷臉」。

 

二、臉紋甚至可以用來識別性取向

除了基本的分辨人與人之間的區別外,臉部辨識甚至還可以用來分辨「性取向」。

史丹佛大學研究員柯辛斯基(Michal Kosinski)和王依倫(Yilun Wang,音譯),收集美國交友網站上 35000 張公開的人臉照片樣本,利用深度神經網路(deep neural networks)技術,以精密的數學系統分析大量的照片資料,並從照片中擷取特徵,研究結果對男性的準確率為 81%,對女性則為 74%

研究發現,男女同性戀往往具有「非典型」的性別特徵,同性戀的臉部表情和裝扮風格也與異性戀大不相同。
此外,男同性戀者似乎表現出更加女性化的特徵,而女同性戀者則反而表現出更加男性化的特徵。

該研究還分析出一些同性戀的臉部特徵,相較於異性戀,男同性戀具有較窄的下巴,較長的鼻子,以及較寬大的前額。女同性戀則具有較長的下巴,和較小的前額

相較之下,人類辨識同性戀的能力遠不及電腦,對男性的準確率只有 61%,對女性則只有 51%
如果提供同一人的五張照片讓電腦分析,其準確率更高,男性高達 91%,女性則高達 83%
研究人員表示,廣義來說,這表示人臉具有許多性傾向的相關資訊,讓大腦能察覺與解讀。

這篇論文指出,一個人在出生前就受到特定荷爾蒙 -「睪丸酮」的影響,而決定了其性傾向
表示同性戀並非後天形成的,該研究對此結論提供「強而有力的支持」

至於電腦對女性的辨識率低於男性,則可解釋為女性的性傾向較容易改變

當然,這項研究是在實驗室裡完成的。
至於出了實驗室之後,成功率會下降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可以想見的是,隨著這些能夠作為判斷依據的資料逐漸增加,以及演算法的不斷迭代,未來這種臉部辨別性向的精準度勢必會越來越高。

這種「辨識性取向」的功能有什麼用處呢?

其實這個技術突破還可以幫助夫妻確定另一半的性取向

因為根據數據顯示,在網路上搜尋「我的老公是不是同性戀」的比例,比「我的老公是不是出軌了」還要高出10%
這個數據說明了受「性向不明」而困擾的人其實並不在少數。

但是,這種臉部辨識的技術突破當然也有很大的問題。
例如在一些同性戀不合法的國家裡,執法機關如果使用這種臉部辨識技術,那非但會破壞個人隱私,而且還會威脅到個人安全。

 

三、臉部辨識技術帶來的社會問題

儘管臉部特徵是屬於個人的隱私。但於此同時,我們每個人的臉孔其實也是具有社會功能的。

但萬一哪天記錄、儲存和分析人臉的技術變得越來越便宜、越來越便捷,而且數據量也變得越來越大的時候,勢必會帶來隱私和公平性的問題,甚至可能會改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方式。

舉例來說,現在透過拍照來搜集圖像實在太方便了。
一些矽谷的公司就會搜集那些參加汽車展的人們的資訊,再加上臉部辨識技術來對這些人發送汽車廣告;

而像美國的執法單位,大家熟知的FBI的資料庫裡則存有美國一半以上的成年人的照片。
這其實是執法部門的強力武器。因為一旦資料庫裡的任何一個人哪天犯了罪,那麼FBI就可以透過這套臉部資料庫來確定犯罪嫌疑人,並且可以像電影裡演的一樣,透過臉部比對來鎖定嫌犯的行蹤。

雖然這種技術看起來對打擊犯罪很有幫助,但這也是一把雙面刃,也是有不好的一面。

 

最容易想像的情況就是:「這種臉部辨識技術被用來侵害公民的隱私權。」

例如機器可以透過辨識一個人的臉部表情來片段其當下情緒,這時候這個技術確實可以用來幫助那些「有情緒識別困難」的自閉症患者讀懂他人臉上的表情,讓他們能夠更順利地融入社會。

但如果是父母用這套系統來識別孩子現在是不是心不在焉呢?
或是老闆用這套系統來區辨員工是否心懷不滿?

如果是這種情況,那我們可以預見「家庭關係與工作關係將變得越來越誠實,但也越來越不和諧!」

此外,透過臉部辨識來歧視性地挑選員工、透過臉部辨識來了解你的政治傾向來拉票,或是透過你的臉部資訊建立的個人資訊來判斷你的健康狀況,也都將得以實現
所以,這種「臉部辨識」技術確實會成為現代人的一大隱憂。

因此,歐洲的監管部門才會出於對數據與個人隱私的保護立場,對這種臉部辨識技術採取保留態度。
像美國那種走進一家售車中心之後被辨識出身份,進而收到各種推銷汽車的廣告資訊的做法,在歐洲是犯法的!
而且歐洲的法律也明文禁止雇主透過臉部辨識技術來歧視應徵者。

就如同前面提到的,因為人臉是兼具社會性與隱私性的個人特徵,所以各種技術的研發與推廣,都需要比分辨指紋技術更加謹慎。

而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我們其實不需要對新技術抱持著抵抗的態度,但還是需要嚴肅、認真地思考這些新技術的兩面性,做好準備,以防範任何可能出現的問題。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The ability to record, store and analyse images of faces cheaply, quickly and on a vast scale promises one day to bring about fundamental changes to notions of privacy, fairness and trust.

如果紀錄、儲存和分析人臉的技術變得越來越便宜、愈來越便捷,而且搜集的數量也越來越大的話,那麼總有一天,終將會為人們帶來嚴重的隱私性與公平性問題,甚至使人與人之間的互動發生改變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