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的謬誤

你好,今天為你講述的是《紐約客》雜誌裡的一篇文章:「假新聞的謬誤(The Fake-News Fallacy)」。

網路時代最為人詬病的其中一個問題就是:網路上充斥著大量的假新聞


這些可信度低,甚至是毫無根據的臆測、陰謀論,由於網路上的資訊量越來越龐大,和資訊的傳播速率越來越高,以至於人們根本來不及查證這些訊息的真偽。
又因為資訊的傳播速度過快,一則假新聞、假資訊很容易就能因為下了一個聳動的標題而廣為流傳,在大眾面前重複曝光,使其更容易被人們所相信。
所以,無論是老年人還是年輕人,都很容易因為上了這種假新聞的當,而成為傳播假新聞的幫兇。

那麼對於這種網路的假新聞現象,我們該如何解讀與處理呢?
今天的這篇文章要帶大家從一個特別的視角,「廣播史與網路史的相似性」來看待這個問題。

 

今天這篇文章的作者是 陳立宇(Adrian Chen,是一名美籍華裔的專欄作家,同時也是《紐約客》、《連線》雜誌,和《紐約時報》的特約撰稿人。

現在提到「廣播」,大家一定會覺得這是一種相當過時的資訊傳播方式。
但是,在廣播被發明之初,其實就和今天的網路一樣,都是被人們寄與厚望的,而兩者的發展過程也非常相似。而且,廣播至今仍舊存在。

所以,我們或許可以以廣播的歷史為參照來審視今天的網路發展變化。

廣播在剛出現的時候,全世界都為之傾倒。
因為在此之前,人類世界從沒出現過這麼有效率,又具備影響力的資訊傳播手段。
廣播的出現,能夠讓眾多聽眾在不出門的情況下,就能在同時間接收到同樣的資訊內容。

甚至,當時的美國還說:「廣播,是這個人類史上前所未見,最強而有力的社會教育工具!

但你看,人們對廣播的感想與期望,適不適合我們今天對網路的感想與期望相仿呢?

而從獲利模式來看,廣播業最早的盈利模式是「讓人包下電台裡的一個私人時段,並利用這個時段來發表自己想要發表的言論。」
換句話說,這種經營模式就和網路早期的BBS的盈利模式非常相近。

BBS的全名叫做「Bulletin Board System(電子佈告欄系統)」,早期是由私人出資包下一個論壇的頁面抒發自己的觀點。
這種包下網域的做法,是網路早期的交流模式,而這種論壇的模式如今早已式微,改由「靠廣告盈利」的模式。

而在美國的廣播發展史上,其實也出現過和網路時代一樣的「假新聞事件」,甚至還造成全國性的恐慌。

話說在1938年的1030號,所有聽眾都在當天晚上的廣播節目裡聽到了一則讓人震驚的消息,那就是:

火星人正在攻佔地球!

於是乎,有人拿著獵槍衝出門要保衛家園;
也有人帶著全家上下倉皇逃難。

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其實,這只是一場誤會!
因為當時電台正在播放一齣廣播劇,這部廣播劇大家也都很熟悉,就是前幾年由 史蒂芬·史匹伯執導, 湯姆·克魯斯和 達柯塔·芬尼主演的那部由 威爾斯的小說改編的電影《世界大戰》。

但就因為這部廣播劇做得太好,內容太逼真,各種模擬的音效、模仿新聞即時報導的橋段,讓聽眾們信以為真,將廣播劇誤認為是真新聞。
而這個美麗的誤會,在全美引起了軒然大波。

那天晚上,有人嚇得心臟病發作,有人嚇得服毒自殺。
總之,這個誤會把那個晚上的美國嚇得是雞犬不寧,亂成一片!

這是一個傳媒界的經典案例。
這個案例在當時也引起了美國社會的討論,質疑:「廣播作為一個具有強大影響力的傳播媒介,內容的尺度究竟在哪裡?

原先眾多知識份子都對廣播寄以厚望,希望廣播能夠承擔普及知識、啟迪民智的責任,以開創一個更加平等和諧的民主社會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大失所望,甚至還發生這種荒謬可笑的動盪。

所以這些人就集結起來要求政府應該好好管管廣播業,並對這些新聞,尤其是假新聞進行該有的審查與取締

 

看到這裡,你是不是覺得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和最近聽到的「網路管制言論」並無二致,對吧?

但是,作者認為要抑制假新聞,除了寄望政府的嚴加審核管制之外,我們其實還可以透過「更商業化的方式」來達到。

首先,作者說假新聞的影響其實並沒有專家學者們說得那麼嚴重

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RC)的調查數據顯示,只有4%的鄉民們會相信那些網路上的小道消息、荒謬資訊。

這和我們的日常經驗也是相符的。

哪怕是我們的父執輩,看到一些難以置信的消息時,也多半會問:「你這消息是哪裡看來的、聽來的?網路?網路上的消息要當心啊!不可全信啊!

換句話說,對於網路訊息有假這件事,大多數人其實都是心理有數的!
網路假新聞的影響力,並沒有你所想的那麼大!

其次,作者對當前處理網路假新聞的做法並不認同。

現在處理假新聞的做法是什麼?
就是「找到假訊息的來源,並予以刪除。

但這麼做其實於事無補。
因為假新聞早已傳播開了,刪除訊息的根源其實完全沒有意義。

另外,還有人主張說:「我們可以透過人工智能的技術來幫我們區分哪些訊息是可靠的?哪些是不可靠的?

但這種做法的問題是:「真假的標準是由人類制定的!
我們必須先有一套衡量真假的標準,才能以這套標準教導機器如何識別真假資訊。

但連人都很難分辨真假了,何況機器?
我們又要怎麼將這種「價值判斷」的任務交給機器去做呢?

而且,這也會剝奪人類的思考樂趣。

作者說,只要我們在網路上這些真真假假的訊息經歷的夠多之後,我們其實就能習得一套識別真偽的方法,比機器還好用。
而且,如果把這件事權交由機器代為執行,那麼人也會失去思辨的能力,失去對環境的適應性。

萬一某一天機器失靈了,需要人們動腦思考的時候,這個階段的人類就會像是把習慣在四季如春的環境裡生活的人們,突然丟到酷熱或嚴寒的極端環境一樣,反而會讓人們的身體受不了!

 

那麼難道我們就對假新聞置之不理了嗎?
當然不是!

作者認為,除了透過政府的監管之外,其實還可以借鏡「廣播業是如何打擊假新聞的」。

我們都知道「假新聞的氾濫,對一個平台的公信力是有害的」。
但是,一旦一個電台的盈利模式變成了以廣告為主時,那麼廠商自然就會希望有更多的聽眾。
所以,當這個平台沒有公信力的時候,它做的廣告自然就會沒人信
漸漸地,電台的內容就會隨著時間越來越自律。

作者認為「網路也是如此」。
如果一個平台總是散播一些荒謬的假消息的話,那麼他的受眾就勢必會越來越少,因而不被廣告商的青睞

所以,像臉書、推特這樣的超大型社群平台都不斷地在強調他們的社會責任。
也就是說,他們都在告訴平台上的資訊供給者說:「如果你要散播假消息,我不會明著趕你走,但我會透過各種方法限制你!你別來妨礙我做生意!」

簡單來說,網路今天所面臨的問題,過去廣播產業其實也都碰到過。
所以,我們其實可以借鏡過去的處理方法。

商業內部的競爭壓力,其實也會對網路造成很強的約束力,讓內容的提供隨著時間變得更加自律。
這種「靠著商業利益驅動的結果,往往會比透過『道德約束』和『政府監管』還要來得有用,更有利於解決問題。

而且,只要傳媒存在的一天,假消息、假新聞就不可能被完全杜絕。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提升自己的認知,提升自己是別假新聞、假消息的能力

 

最後,用文章裡的一個句子來做結尾:

Men dont live by bread alone, nor by fact alone.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靠的不僅是麵包,亦不僅是真相)

 

以上,就是本週的《國際快訊》,我們下週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