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制度的危機

你好,歡迎來到《發現新視界》。

本週要跟大家聊的是延續上週的《科技時代的另一項隱憂》的衍生內容,也就是「民主制度的危機」。

上週說到:

民主制度的基本假設是: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政治意願,每個人的意願都一樣重要,而且每個人的想法都可以自由表達。」

正因如此,所以才有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
如果有的人沒有自己的意願,或者這個意願可以被他人操縱,那一人一票不就變得非常荒唐了嗎?

在上週的文章之後,私下有人問我說:

「縱使網路與科技有可能讓人們更加極端地偏好某一個政黨、政策,或是某種主義。但這種情況畢竟是隨機的。
大部分的人基本上是『隨機地』接受這類極左或極右的消息。所以,總的來說,這種極端消息造成的偏差是可以被平衡掉的。」

 

這種說法看起來好像蠻符合直覺的,也蠻有道理的。
但我必須說:「這種想法可能是有問題的!因為你起碼忘了考慮『馬太效應』!」

而且,網路時代的隨機性,並不如我們想像地那麼隨機!

 

首先,什麼是「馬太效應」呢?

之所以會有這個名稱,是根據《馬太福音》裡的一段話:「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凡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去。

意思是指:實際情況總會使得強者愈強,而弱者越弱

換句話說,就是「名聲越盛者的言論就越會被重視,而後起之秀就越容易被忽視。」


也就是說,只要你有了一點成功,這份成功就會使你產生優勢。
而這份優勢會反過來讓你擁有更大的機會獲得更卓越的成就。
這種「優勢的複利效應」,也是造就了貧富差距的原因之一。

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就是因為這個緣故。
而資訊的曝光效率也同樣依循著這個原理!

因為「馬太效應」,我們就越有可能接受到大量的錯誤資訊、錯誤概念、錯誤思維,只要這個「錯誤」使用了對的傳遞方法,那就有可能會在網路中造成病毒式的傳播,進而進入大眾的腦中。

例如前陣子,有一個名為「台客劇場」的影片頻道,就上傳了一支名為「挑戰糖尿病營養學該更新了嗎?」的影片,在短短幾天裡,點閱率就突破了一千萬。


內容主要是在宣傳「糖尿病患者應該用『低醣飲食』和『生酮飲食』,來取代胰島素跟降血糖藥物。」
影片一出,立刻就在網路上被瘋狂轉貼、分享。

不久之後,許多醫生就跳出來跟大家解釋這個說法是「有很大的問題的!不搞清楚就亂做,可能會死人」。

你看,在這個時代裡,每個人都可以講述知識,但是這個知識的來源是什麼?是自己想的?是聽人家說的?還是只是某一本書裡說的?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沒有足夠的知識背景與系統性的內容作為支撐,那麼講授的內容就可能會過於武斷、片面,甚至是錯誤連篇的道聽塗說。

但你看,這種錯誤認知、偏見不僅會因為馬太效應而放大其效果,還會帶起一波社會風潮,讓更多不明其究的人們群起效尤。


而且,現在社群網路的演算法,還是以「馬太效應」來設計的。

他會讓「你喜歡的東西」,和「你可能會喜歡的東西」更大程度地出現在你面前;並盡力遮蔽掉你可能不喜歡的東西,或是會引起你反思的東西(例如我們的文章),讓你盡量活在思維的舒適圈中,活在同溫層裡,相互取暖

這種因為演算法而讓極端訊息在我們眼前重複曝光的結果,可能會導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綠者綠,近藍者藍;近左者左,近右者右」,大多數人將會因網路資訊的發達而更加分化。

 

而且,除了馬太效應之外,網路的內容也不是隨機的。

1995年時,戈巴契夫基金會邀請了當時世界上500位重要的政治家、經濟界領袖和科學家。
包括美國前總統老布希、英國前首相布萊爾、美國重量級智囊 布里辛斯基,以及金融巨鱷 索羅斯、世界首富 比爾·蓋茲、未來學家 約翰·奈斯比等人,在舊金山費爾蒙特飯店(Fairmont Hotel)舉行高層圓桌會議。

名義上是討論關於全球化以及如何引導人類走向21世紀的問題,但實際上是要找出「如何讓80%窮人不要來打擾20%統治階級」的方法。

那麼他們這場會議得出了什麼結論呢?

他們的結論就是:「透過色情、八卦等腥羶色,能夠痲痹、又低成本、又能滿足大眾好奇心的娛樂內容,來讓多數人類被沈浸其中。」

也就是往人們嘴裡塞進一只「奶嘴」安撫貧困人群,也順便堵住人們反思與討論的可能。

這裡的「奶嘴」主要指兩種產業:

一是發洩性的產業。如:色情業、賭博業,暴力型影視劇、遊戲、體育等;
二是滿足性的產業。如:娛樂節目、電影、明星八卦等。

這兩種產業會大量佔用普通大眾的時間,讓他們逐漸失去自主思考和判斷的能力,最終會期望媒體為他們進行思考,並作出判斷

 

這個想法是由美國重量級智囊  布里辛斯基(Z. Brzezinski)提出來的,名為「奶頭娛樂 (Tittytainment)」理論

當然,我們今天並不是要跟你說什麼陰謀論,而是想提醒大家一件事,那就是:

現在的人類社會,科技時代下的人類社會,是不是正朝 歐威爾筆下的《一九八四》,和 赫胥黎筆下的《美麗新世界》所描述的綜合未來邁進?

這兩本著名的「反烏托邦著作」都是描述一種可怕的光景,只是切入的角度不同,所以得出的結論也不同。

歐威爾擔心的是「權力導致的邪惡」;
而赫胥黎擔心的是「我們人性中潛藏的邪惡」。

歐威爾害怕的是「那些強行禁書,讓人們淪於無知的人」;
而赫胥黎害怕的是「再也沒有人願意讀書」。

歐威爾擔心的是「剝奪我們資訊的強權」;
而赫胥黎擔心的是「我們日漸變得被動與自私」。

歐威爾害怕的是「真理被隱瞞」;
而赫胥黎害怕的是「真理被遺忘在無聊繁瑣的世俗八卦之中」。

也就是說,《一九八四》裡的人們是「受制於強權而痛苦」
《美麗新世界》裡的人們是「因為享樂而失去自由」

前者描述的是「我們憎恨的東西會摧毀我們」;
而後者描述的是「我們將自毀於我們熱愛的事物」。

但你有沒有覺得人類世界越來越像這兩本書描述的綜合情景?

無論是前面的「馬太效應」也好,後面的「奶頭娛樂」也罷,你有沒有發現這兩個理論正好能夠解釋「為何人們的反思能力、深度思考能力,是如何一步步地被毀掉的?」

你看,網路上的那些公知也好,知識型網紅也好,是不是都為了在演算法上獲得更高的曝光量,而在熱門議題上發言,而且還越說越極端?

你覺得他們說的內容真的有道理嗎?
還是說他們也只不過是一群「深度思考能力早已被破壞殆盡,只能就熱門議題做一些表面思考,佐以一些煽情言論的投機者罷了?」

但如果這些人因為「馬太效應」而帶起一波輿論,但人們卻總是沈浸於「奶頭娛樂」而失去思考能力與注意力,只依靠「馬太效應」給出的資訊來思考議題來決定輿論方向和投票結果的話,那麼我們又該如何看待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制度」呢

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不是民主制度的危機呢?

 

以上,就是本週的《發現新視界》,我們下週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