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次大滅絕

你好,歡迎來到「開卷有益」。 本週為你帶來的是新主題-「變遷」的第一本書,書名為《第六次大滅絕:不自然的歷史》(The Sixth Extinction: An Unnatural History)

本書作者為伊麗莎白‧寇伯特(Elizabeth Kolbert)她是一名記者,《紐約客》雜誌環境專欄的特約作家。她的寫作致力於公共議題探討,著重人類文明對自然生態系的影響,曾多次榮獲雜誌類文學獎。

你可曾想過從前的世界是什麼模樣?在經歷幾次大滅絕後,哺乳類稱霸地表,人類逐漸活躍,未來的世界又會變成什麼模樣?寇伯特在此書描述的是,一場現正進行中的大滅絕,並將這事件放入更廣闊的生命史背景脈絡,我們每個人都參與其中,為這份滅絕的力量貢獻一份心力。在生命的歷史上,無論經過多少次更迭,有許多生物因此不復存在,存活下來的卻依舊強韌。再大的風雨過後,總有存留下來的物種,在這片土地上繼續繁衍茁壯,成就一番新氣象,但作者要提醒大家的是,未來並非永遠如此

本書藉由幾種已消失的物種,以及目前瀕危生物的故事來探討環境變遷與人類之間的關係。目前我們正在經歷的大滅絕事件並不是天災(例如小行星撞擊地球),也不是地變(強烈的火山爆發或是冰河時期)很可能是由人類所引起-第六次大滅絕

以下將本書分成幾個部分簡單帶過,希望能引起讀者的興趣。

 

一、五大滅絕事件

遙遠的過去,地球曾因極為離奇的變化而導致生命的多樣性驟減,其中有五次特別慘烈,使它們被稱為五大滅絕事件,分別是:奧陶紀末大滅絕、晚泥盆紀大滅絕、二疊紀末大滅絕、晚三疊紀大滅絕以及白堊紀末大滅絕。古生物學家將大滅絕定義為:「在地質上微不足道的時間內,消滅全世界顯著比例的生物」,或者是「短時間內全球性生物多樣性的重大損失」。

會引起滅絕事件的原因有很多推測,例如奧陶紀末的直接原因是岡瓦納大陸進入南極地區,影響全球環流變化,導致全球進入冰河時期。晚泥盆紀的滅絕有可能也是冰河時期所引起。而二疊紀末是史上最大規模的滅絕事件,直接導致三葉蟲消失,消滅83%的海洋生物屬、70%的陸地生物,據信是因為西伯利亞大規模玄武岩噴發所造成。三疊紀末的滅絕事件成因目前尚無定論。白堊紀末大滅絕則是讓原本的地球霸主恐龍消失,同時75%的物種滅絕,一般認為是墨西哥尤卡坦半島的隕石撞擊所造成,可參考希克蘇魯伯隕石坑KT界線

科的驟減

(橫軸為距今百萬年,縱軸是科的總數)

每次的滅絕事件,都曾導致領銜地位的生物族群整個消失,或是退居次要角色,可說是「地球卡司大換角」。在大滅絕發生的期間,原本的生存法則都不管用,因為環境改變得太突然,本來應付普通威脅最有用的特質可能是最致命的。

 

二、那些已消逝的生物

作者隨著生物學家四處實地調查,在書中以不同章節的故事呈現,在此我只簡短整理幾篇較具代表性的物種來說明。

菊石的運氣一直不錯,但到了白堊紀末期,牠的運氣似乎用完了,菊石並沒有做錯什麼,只是原本的生存策略對上突如其來的隕石,顯得不堪一擊,雖然還是有許多頭足綱的表親存活下來。倫敦古生物學家泰勒(Paul Taylor)有一句話可以說明:「生存遊戲規則驟然改變了,幾百萬年來的有利特質一下子變成了致命傷。」諸如更早之前因冰河時期或火山爆發而滅絕的物種,或是同為此次受難者的大型爬蟲類恐龍,而存活下來的生物並不是特別優越,而是幸運,相對那些罹難者的不幸。

近代大型動物如乳齒象、猛瑪象及大懶獸也都已絕跡,居維葉(最早確認滅絕理論的生物學家)說:「地球上的生命常受到可怕事件的干擾,無數生物已成為這些災難的犧牲者。」事實上,美洲乳齒象大約消失於一萬三千年前,牠們只是「大型動物群滅絕(megafauna extinction)」的一部分,這波滅絕恰逢現代人類的擴張,原本大到無所畏懼的生存法則,怎麼會遇到人類就不管用了呢?

或許有人會想,技術上還很原始的幾小撮人類,怎麼可能消滅這麼多巨大、強壯又兇猛的動物?但事實是,這些大型哺乳類動物的孕期通常很長,要生長到繁殖期也需要數十年,人類族群只消每隔一段時間射殺一頭猛瑪象或是巨型地懶,且保持這種行為幾個世紀就足夠了,便足以使繁殖緩慢的動物族群逐漸減少,最終歸零。人的一生太短,可能難以察覺到牠們數量的變化,只能說地質上瞬間發生的生態浩劫,緩慢到令引發它的人類渾然未覺

一如大海雀、度度鳥、史特拉海牛,牠們全都是被同一物種殺光的(就是人類),原本繁衍的速度跟不上個體消失的速度。這種由人類所造成的滅絕應該自成一類嗎?可以想像的是,這些例子不會就此打住,有愈來愈多物種的生存遭受威脅,那些由於棲地破壞、人類獵捕、氣候變遷的影響而陷入生存危機的物種數目,隨著日子過去而有增無減。

 

三、急速變遷的環境

歡迎來到人類世(Anthropocene),這個從一萬一千七百年前,上個冰河時期結束時,持續至今的人類世。

人類的碳排放量太過快速,不僅增加了溫室效應,也加速了地質與海洋酸化,原本的大自然中和作用顯得慢吞吞。藉由燃燒煤礦和石油,人類正將蘊藏了幾億年的碳排放回大氣中。科學家擔心,這很可能會是人類世所留下的遺物,就算不是地球史上最災情慘重的事件,也會是有名的事件之一。在海洋中,受影響的層面廣泛,除了可愛的小丑魚與好吃的牡蠣,也包含了食物鏈底層的藻類與浮游生物,沒有東西給海裡其他生物吃絕對不是件好事。更不用說美麗的珊瑚,對溫度及pH極為敏感的珊瑚蟲,牠們的生存空間正急遽縮小,許多地方都陸續出現珊瑚白化的情形。珊瑚礁常被比喻成熱帶雨林,一旦珊瑚礁不存在了,生物多樣性也會隨之破壞,整個生態系跟著完蛋。
如果碳排放依舊,將來我們所擁有的頂多是珊瑚殘塊而已。」珊瑚研究團隊的負責人華德(Selina Ward)這麼對作者說著。

許多物種的演化是一連串的交互作用,當我們發現某個東西仰賴別的東西,而別的東西又轉而仰賴其他東西時,整個連結就是牽一髮而動全身,一種唇亡齒寒的概念。正如《1493物種大交換》一書所提及,隨著人類活動而四處傳播的外來種,已相當程度地改變各地生態系,花費數百萬年演化出來的結果,抵擋不了一個外來病菌或天敵威脅。當然這些傳播不全然是壞事,但顯而易見地是物種多樣性的確減少了,就整個地球整體來說,地理隔閡已不再是問題,從前飄洋過海是難如登天,一旦有了飛機和船之後就都不是問題。

 

四、尼安德塔人與智人

目前學術界大部分認同「晚近單一起源(recent single-origin)」假說,認為所有的現代人類(智人),都是差不多二十萬年前生活在非洲的一小族群後裔。大約十二萬年前,該族群的一小群人遷徙到中東地區,然後往西北至歐洲,再往東至亞洲,再一路往南到澳洲。當他們遷徙到北方時遇見了尼安德塔人,也在其他地區遇到了所謂的早期人類。現代人類「替代」了早期人類,這是比較好聽的說法,但實際上就是這支來自非洲的智人,使其他早期人類都消失了

說消失也不盡然,從最新的定序研究結果可以知道,不同地區的現代人類帶有1%~4%不等的尼安德塔人基因。可以推測這兩種人類就算沒談過戀愛,也曾經做過愛,並且生下混種小孩,也因此得以讓滅絕的尼安德塔人,其基因能以另外一種形式繼續存在著。某方面來說,這挺酷的,表示他們並沒有完完全全滅絕,而是留下一點點東西活在現代人類身上。有同樣例子的還有丹尼索瓦人、海德堡人以及弗洛瑞斯人等,雖然他們都已不存在,但都有少許混血後代流傳至後世。那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智人得以壯大,而其他的早期人類滅絕了呢?只因為一丁點的基因差異,還有因這些差異而表現出來的行為,也許是創造力,也許是瘋狂,也許是靈性。智人在擁有了描繪世界的能力後,進而慢慢地改變世界,這是與尼安德塔人的區別,實際上可以說是天壤之別。

目前我們很有可能正在經歷第六次大滅絕這次純粹是由人類活動改造生態景觀而引起的。作者想告訴大家的是,我們不會單單只是始作俑者,同時也會是受害者。人類可能已經掙脫了演化束縛,但依舊仰賴地球上的生態系統,砍伐熱帶雨林、改變大氣組成、使海洋酸化等行為不僅壓迫到其他物種生存,同時也使自己處於危險地帶。從來沒有別的生物處理過這種狀況,最糟的情況是這將會是我們最不朽的遺物,在目前所見的世界都已灰飛煙滅後。

最後以史丹佛大學生態學家艾利希(Paul Ehrlich)的一句話為本書作結尾:「在迫使其他物種滅絕的舉動中,人類正忙著鋸掉自己所棲息的枝幹。」

 

以上,就是本週的「開卷有益」,祝你週末愉快,我們下回再見。

對「第六次大滅絕」的一則回應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WordPress.com.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